加载中........
×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老年医学科主任:我们只要最优秀的员工

2019-9-16 作者:徐青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0
Tags: 医学人文  

编者按:每年夏天,美国各大医院都会期待同一个时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最佳医院排行榜”。随着“美国最佳儿童医院”和“美国最佳医院”两个榜单的公布,各家医院的网站上也会紧锣密鼓地更新排名。

健康界选取了上榜的多家医院,走进一个个专科,希望通过与不同专家的对话发现优质专科的共性和个性。

对于医学界人士来说,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是一个无需过多解释的名字。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布的2019-2020美国最佳医院排行榜中,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位列第三,其中风湿科、神经科和老年医学科排名专科第一。

近日,健康界对话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老年医学科(Division of Geriatric Medicine and Gerontology)科主任Dr. Samuel Durso,说起排名第一的成绩,Dr. Samuel Durso坦言,这归功于多年的积累和所有人的努力。Dr. Samuel Durso 强调说:“我很早就意识到,好员工和优秀员工的区别,最优秀的员工是自驱性的,他们的表现往往超出预期。所以我们尽力招聘最优秀的员工。”

DURSO chris_meitu_3.jpg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老年医学科科主任Dr. Samuel Durso

除了优秀的员工之外,Dr. Samuel Durso还聊到了科室在老年病上的探索和创新、科室内部和外部之间的协作、老年患者的差异性、针对老年患者的一些特别措施,以及自己担任科主任10年的管理心得。采访内容整理如下:

科室设置和人员分工

健康界:目前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老年科是如何设置的,人员如何分配?

Dr. Samuel Durso: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老年医学科成立于50年前,不仅在医疗服务上有丰富的经验,还有非常完善的领导力培训项目、临床创新项目和基础生物学研究项目。老年医学科吸引了该领域一些顶级的研究者和专家,目前科室有30多名医学教授和80多名员工,不同专业、不同专科和不同学术领域间都可以展开合作。

作为一个需要照顾多种类型患者的部门,我们将基础诊疗(primary care)、专业诊疗(specialty care)和住院治疗(inpatient care)相结合。其中,专业诊疗包括记忆和阿尔兹海默治疗中心(Alzheimer’s Treatment Center )、霍普金斯老年护理Plus、约翰·霍普金斯住家诊疗,住院治疗、围手术期护理、医疗精神健康项目和住院康复项目。因此,患者无论是来医院就诊,还是在家里或其他地方,都能接受最高水平的护理。每年,仅日间诊疗中心的门诊量就超过了5000人次。

就像全力以赴做诊疗一样,我们在研究上也全力以赴,以保证提供更好的诊疗服务。我们的老龄化研究项目包括:健康老龄化生理研究、老龄化和健康中心、老年医学转化研究中心、美国老年人独立中心,和老年医学教育中心。

健康界:日常工作中员工之间如何相互支持和配合?所有员工共同遵循的使命和核心理念是什么?

Dr. Samuel Durso:我们都遵从同一个使命,即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使命:通过设立医学教育、医学研究与医疗服务的卓越标准,改善社区乃至全人类的健康状况。老年医学科是一个包容性强的、有活力的学术团体,在老年医学领域设立临床、教育和科研的国际标准,以提升老年群体的健康水平就是我们的目标。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每个员工都需要做到临床、科研和教学三方面并举:

在临床上,我们不仅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内提供这些服务,还会通过基础医疗服务、住院咨询服务和约翰·霍普金斯家庭医学等,为社区提供长期的服务。

在科研上,我们科室的研究只有一个目标:改善老年人的生活质量。为达到这一目标,我们的研究者不断开发新的范式以研究健康老龄化、健康服务和老年人生活质量等问题。

教育和培训项目则拓展了临床和科研活动的广度和深度。通过将最好的医疗和最新发现传授给下一代的老年医学专业人士,我们才能确保老年人的医疗质量得到持续改善。

这三个领域本身是复杂的,相互之间的合作是我们科室成功的主要因素。除了内部紧密合作之外,同时我们也和约翰·霍普金斯医疗系统内的其他组织保持紧密合作,例如我们和约翰·霍普金斯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工程学院、基础生物学研究所等,都有一起合作的项目。

NCB-signage-b_meitu_1.jpg

老年疾病诊疗和创新

健康界:老年医学科目前正在尝试哪些创新疗法?效果如何?

Dr. Samuel Durso:我们科室正在开展的一项健康干预措施——居家医护(家庭医院)——在全美备受关注,我们被公认为这一模式的开创者。通过这个项目,患者可以在家接受在医院级别的护理,效果和医院一样,甚至比医院更好。很多老年人患有多种慢性病,如关节炎、心脏病、痴呆症等,对于一些老年人来说,在家治疗有很多优势。在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老年医学科的医生和其他健康专家会到患者家中进行诊疗,确保患者即便不能挪动,其治疗也不会被打断。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项目是老年全包服务项目(Program of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PACE),也被称为Hopkins ElderPlus。该项目适用的人群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原本需要到养老院接受护理,但在社工帮助下可以独自生活的人。此项目可以为老年人提供、协调所需的预防、基础诊疗、急诊、康复和长期照护服务,还提供交通接送、轮椅等设备、组织社交活动,最终目的是让老年人可以尽量自主生活。这一项目是一种多学科协作团队模式,其中有75个员工,除了医生和护士之外,还有面包车司机、管家、陪护等,我们提倡每个人都认真观察参与项目的老年人,并和临床员工分享其观察到的结果。这一模式有助于更早地发现疾病,并更好地管理慢性病

我们发现,相比于在医院,居家医护服务确实可以改善效果,避免并发症。

此外,基础科学实验室的一些研究也在寻找更好的治疗方法。例如,我们有两个研究者发现,可以将一种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做成奶油状,来治愈伤口,目前他们正在研究该方法在人身上是否可行。基础科学实验室也在研究一些干预措施能否捕捉老年人的“衰弱”迹象(肌肉无力、行动迟缓、健康状况迅速下降),并逆转它。另一个研究的主要领域是,改善疫苗对老年人的有效性。

健康界:和过去相比,老年病的治疗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请介绍现在正在做的研究工作和治疗计划?

Dr. Samuel Durso:事情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例如,居家医护。萌生这种想法是一件事,但验证它并证明它有效是另外一件事。最难的是将其转化为临床实践。

过去几年,最有变革性的是关于患者安全、患者满意度、新疗法的倡议和治疗方面在全面推进。在家治疗患有急性疾病老年患者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推行,尤其是以色列、澳大利亚和美国,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

近些年,我们研发了老年住院患者的协同管理。最初,这一想法是围绕髋部骨折的老年人展开的,因为很多老年人很容易跌倒,导致髋关节受损,需要到医院进行专家问诊,但真正修复髋关节或替换它一般需要好些时间,所以我们科室就想到了扩展协同管理。

协同管理和专家问诊不同的是,协同管理中一名老年医学科的医生可以和其他医疗团队一起坐诊,可能是骨科、外科或创伤外科医生,然后一起合作给出治疗方案,从而加快整个诊疗过程。

我们还联合外科手术部门进行了一些创新。我们和外科医生一起研发了一种针对老年人的术前路径,评估这些人的衰老程度、认知水平以及管理疼痛所需的医学技术,并开展了一项全国性术前评估项目。我们外科的同事是最早使用和优化老年医学理论的部门,领先于其他很多专科。他们对老年医学的理解、应用和优化,可能是未来5年、10年老年人外科手术改革的保障。

我们也在研究新的生物标记物的鉴定,寻找新的针对药理靶点,以改进记忆退化新的预防和治疗。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最近的研究表明,特定的高血压药物可以降低老年人的痴呆风险。

我们相信,进行研究并发布数据是21世界学者的必须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将研究结果应用到现实世界中。

健康界:随着大数据、AI和5G等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发展,老年医学科的日常工作有没有应用到这些技术?

Dr. Samuel Durso:健康信息技术确实可以改善老年人护理质量和医疗服务交付,给所有老年人健康及护理人员提供帮助,更好地管理健康。然而,技术只是健康服务的诸多重要因素之一,并且健康信息技术系统需要仔细设计和评估,这一点也至关重要。

我们的研究者正在设计一个计算机辅助的教育工具,帮助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更有效地管理自己的健康。另一个项目是,评估这些技术对出院患者护理的改善状况。这些项目将提供重要的信息,帮助我们了解老年人,看护者,还有他们的医护人员在使用这些技术平台时的具体效果。

此外,我们还在运用大型的全国数据库来分析老年人对于健康类平台的使用模式,优化个人健康记录的使用,推进老年人对健康类移动应用的使用。

最后,我们还在探索如何在门诊中运用新技术来提高就诊满意度。

AlzheimerStampDedication.jpg

患者体验和患者安全

健康界:在您看来,医护人员能为老年病患者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有什么独创的方法来改善患者体验?

Dr. Samuel Durso:作为老年医学科的医生,我们必须意识到,无论是在文化上、身体上还是可用资源上,每个患者都是不同的,尤其是老年人。认识到每个人有不同的健康目标非常重要,这是个关键的出发点。我们必须学会倾听每一个人,当然,也必须有出色的临床技能。

老年医学科医生对于他们的判断非常谨慎,因为他们始终谨记老年人大多都有重叠的病症。如果一名年轻患者因为发烧就医,很可能引起发烧的只有一个原因,但是老年患者的情况就更为复杂,好的老年医学医生必须在诊断上非常出色。

另外,我们做的大量工作是和慢性病相关的,这需要更多的人管理疾病,所以一个协作的团队对患者护理来说更有效,患者面临的压力也更小。

健康界:面对老年患者,是否需要一些特殊的措施来保证他们的安全?

Dr. Samuel Durso:除了遵循医院的标准外,我们还和约翰·霍普金斯阿姆斯特丹患者安全与质量研究中心(The Johns Hopkins’ Armstrong Institute for Patient Safety and Quality)合作,来降低可预防的伤害,改善临床效果,减少医疗资源浪费。例如,有一些项目专注于降低可预防性并发症和感染,持续提供循证护理。

在老年医学科,我们也在努力缩短住院时间,在患者家里提供医院级别的护理,以确保患者安全。

管理风格

健康界:您做科主任多久了?如何评价自己的管理风格?

Dr. Samuel Durso:过去10年,我一直在领导老年医学科,期间我专注于两个方面的管理。一方面是建立强大的行政团队,处理财务和所有行政上的事务,并保证这些工作顺利进行。我们要确保,出现任何异常时能及时作出反应。另一方面是,保证自己的“可见度”,因为只有知道你在的时候,大家才会觉得你是上心的、关心他们的。

管理科室,公平是非常重要的。我尽量保证资源公平透明,这样我们的领导团队就知道资源在哪里,是如何分配的。我说的资源不仅仅是资金,还有实验室资源、项目支持、人员招聘等。问题发生后,作为解决问题的一方你必须是一个公平倾听的人,做出平衡和公正的判断,这方面我一直在努力。

最后,以身作则也是我一直奉行的原则。几年前,科室里的年轻人担心,他们的假期值班时间比高年资医生要多。他们没有完整的排班表,可能会根据自己的猜测判断,科里理所应当会让年轻人多干活。我们临床主任把所有的排班记录下来,并给大家讲解,实际上大多数高年资领导者(包括我自己),比年轻人假期值班更多。以身作则是建立一个公平文化的关键。

健康界:工作中最触动您的是什么?

Dr. Samuel Durso:一起工作的同事和患者,让我的工作变得有趣,也让我时刻保持热情。看到同事们取得成绩,我也会感到满足,也非常荣幸,自己所做的工作在让老年人生活得到改善。虽然我们科室服务的是弱势群体,但并不会因此掉以轻心。

我认为,打造一种让所有人都感到自己受欢迎、受尊重和安全的环境非常重要。我的一位同事有一次告诉我,她之前没有考虑过来约翰·霍普金斯上医学院,因为听说这里竞争非常激烈并且员工之间也不那么友好。但2003年她来做访问学者(fellowship)后,就一直留在这里工作工作到了现在。她来了之后发现,大家都乐于分享并且非常友好,并且都在精益求精。现在的她,不仅践行全面照护(holistic care)的理念,还将这种理念带到社区和周边地区。

合作、热情、享受工作、互相支持的同事,正是这些精神成就了我们科室。

未来规划

健康界:科室的短期目标和长期计划分别是什么?

Dr. Samuel Durso:我们专科排名第一,靠的是多年的努力和整个约翰霍普金斯约翰·霍普金斯医疗体系的优秀基因。高效率的跨组织、跨学科合作对我们取得的成绩至关重要。短期内,我们会延续这种传统,不断探索其他让患者受益的举措。

从长期来看,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是在分子水平理解是什么变化让人们失去了灵活性,并且正在建立一个健康老龄化研究所。在这一领域,我相信约翰霍普金斯约翰·霍普金斯可以引领全球。

无论是在密度上还是在广度上,约翰·霍普金斯在老龄化方面的专家资源和团队协作能力都十分雄厚,它融合了护理、公共卫生、工程、医学、基础科学等各个学科和领域,这是其他组织难以具备的优势。我们相信,改善人类老龄化过程中的健康和机体功能的办法,就掌握在善于研发和创新的人手里,而约翰·霍普金斯恰恰就有这样一群人。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