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来那度胺为基础的治疗方案贯穿MM全程管理

2019-6-20 作者:佚名   来源:肿瘤资讯 我要评论1

欧洲血液病学会(EHA)年会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召开。作为最重要的血液学会议之一,本次EHA年会共有2000多项研究将报告其研究结果。来那度胺已成为多发性骨髓瘤(MM)当前的标准治疗,并且在近十年也积累了大量临床应用实践数据。本届EHA年会期间展示了多项有关来那度胺治疗MM的研究结果,强调了来那度胺为基础的方案在MM治疗中的重要性。针对来那度胺在MM全程管理中的应用进展进行了采访,详情如下:

夏忠军副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山大学肿瘤医院血液肿瘤科,广东省抗癌协会姑息与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侯任主委),广州市抗癌协会化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广州市医学会血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抗癌协会临床药理学会常委,广东省抗癌协会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医学会免疫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老年血液学会委员,中国抗癌会姑息与康复专业委员会会员。

治疗模式和治疗理念的改变使MM患者生存显着改善

夏忠军教授:目前为止,多发性骨髓瘤(MM)仍是无法治愈的疾病,治疗的主要目的是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近几年,MM的治疗现状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从生存角度而言,既往老药时代MM的总体生存时间为3年左右,当前治疗模式下的总体生存时间接近8年,这就提示目前MM治疗的总体生存时间明显延长。其次是治疗理念的变化,从原来提倡的“固定周期”治疗模式转化为当前的“次序治疗”模式。

MM的规范化治疗主要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年龄小于65岁、可接受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的年轻患者,在诱导治疗缓解后行大剂量化疗和ASCT,患者通过这样的巩固治疗总体无进展生存(PFS)甚至总生存(OS)得以延长。第二部分是对于年龄大于65岁或有重要脏器功能并发症的患者,通常采用非ASCT的治疗策略。但无论是否行ASCT,目前均强调所谓的“次序治疗”,即移植患者通常诱导缓解之后行包括ASCT在内的巩固治疗,包括使用原方案和改变方案的巩固治疗2~4疗程,后续采用单药或两药的维持治疗。对于非移植的患者,诱导缓解后仍考虑采用单药或两药维持治疗,这样可使无论接受移植或不接受移植的MM患者PFS或OS得到延长。

来那度胺贯穿MM全程管理,患者疗效再度升级

夏忠军教授:目前有众多循证医学证据支持维持治疗在MM中的价值。既往多项研究报道了包括沙利度胺、硼替佐米和来那度胺在内的药物用于MM维持治疗的意义。包括移植后维持治疗、非移植患者维持治疗的研究在内的大部分研究提示,这三个药物均会延长MM患者的PFS,个别研究也显示可改善患者的OS。

然而,近两年,指南不再推荐沙利度胺作为MM维持治疗的药物,原因包括:第一,患者接受沙利度胺维持治疗发生末梢神经毒性;第二,接受沙利度胺维持治疗后,患者一旦疾病进展,其PFS或OS会缩短。因此,目前沙利度胺已从指南的维持治疗推荐中剔除。目前的指南通常推荐来那度胺或硼替佐米用于维持治疗,其中来那度胺的循证医学证据最充分,具有IA类循证医学证据。当前的治疗模式下,指南推荐对于移植或非移植的患者经过诱导缓解和巩固治疗后使用以来那度胺或硼替佐米为基础的维持治疗。对于大部分“标危”患者,现有循证医学证据显示单药来那度胺维持治疗可明显延长患者PFS,个别研究提示会延长患者总体OS。但对于一部分“高危”患者,特别是伴17p-或“双打击”的MM患者而言,单药来那度胺维持治疗延长患者PFS的疗效不是很显着,而蛋白酶体抑制剂硼替佐米等药物作为维持治疗可延长这部分高危患者的PFS。

在今年EHA会议上,加拿大真实世界研究回顾了加拿大临床工作中来那度胺维持和非来那度胺维持这两组患者的数据。结果显示,非来那度胺维持组患者的中位OS可达98个月(约8年),而来那度胺维持治疗组患者的中位OS未达到。这一结果提示目前规范化治疗特别是来那度胺进行维持治疗可明显改善患者的总体生存。后续随访结果提示,来那度胺维持治疗组第二次疾病进展后生存时间(PFS2)比非来那度胺维持组明显延长,分别为 54个月和35个月。

疗效与安全性并举,期待来那度胺为更多MM患者带来获益

夏忠军教授:无论美国NCCN指南还是欧洲指南,均推荐来那度胺作为非移植新诊断MM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尤其推荐像Rd这种疗效较高且毒性较低的方案。目前,有很多循证医学证据支持来那度胺作为此部分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今年EHA会议上,有临床研究纳入300多例患者,比较了来那度胺为基础的Rd方案和非来那度胺为基础方案的整体毒性(包括感染、肾脏损伤等)。结果发现,来那度胺治疗组与非来那度胺组治疗患者的整体毒性发生率无显着差异。

另外,今年EHA会议也报道了来那度胺治疗MM方面的一些其他临床研究,特别是针对来那度胺与其他新药组合的方案的相关研究。

近几年,新药与新药的组合尤其美国目前最常用的VRD方案、欧洲目前最常用VTD方案,与传统的新药与老药组合如PAD、VCD方案相比,有效率进一步提高,患者PFS有进一步延长的趋势。因此,在新的临床诊疗指南中,新药与新药组合联合地塞米松可能是现阶段诱导缓解治疗最常用、疗效最好且毒性相对较低的方案。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135********(暂无匿称)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6-25 15:38:48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