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Nature: 新冠疫情会成为大流行吗?国外病例激增引起广泛担忧

2020-2-26 作者:Nature自然科研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我要评论0
Tags: 新冠病毒  SARS  MERS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科学家担心COVID-19不久之后可能成为大流行。

随着中国境外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激增,科学家担心该病毒的传播不久将变得不可遏制。一些科学家甚至在咕哝那个p词:pandemic(大流行)。


意大利都灵的一家医院,这里出现了几百例COVID-19确诊病例。来源:Mauro Ujetto/NurPhoto via Getty

韩国已有900多人受到感染,许多都集中在大邱市。在过去的几天里,意大利官员一直在竭力控制该国北部的聚集性传染:300多人感染,约10人死亡。最令人担忧的是,伊朗的疫情已经造成至少15人死亡,感染人数未知,而且似乎已经将该病毒传播到了中东其他国家。

最新的暴发——包括许多与中国没有明确关联的病例,以及一些连续几周未被检测出来的病例——可能意味着要遏制COVID-19的致病病毒,已变得不再可能。

香港大学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Ben Cowling表示:“韩国,尤其是伊朗和意大利之前未被发现的病例,现在得到了大量确诊,这其实在告诉我们,要遏制此次的新冠病毒或许已经不可能了。”

科学家表示,可能需要采取新的策略来控制其蔓延,包括在中国境外采取更大面积的措施来限制人员聚集,例如停课。但是想要此类措施得到最有效的部署,研究人员需要先回答有关疫情的一些关键问题。一个是儿童是否会像成年人一样大量传播该病毒,另一个是儿童是否同样易感。

大流行可能性?

世卫组织官员于2月24日表示,全球新冠病毒暴发尚不构成大流行。大流行被广义理解为某种感染在多个地区不受控制地蔓延。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这种病毒有大流行的可能吗?当然有。已经大流行了吗?从我们的评估来看,还没有。”目前,世卫组织正在派遣专家组前往意大利和伊朗,帮助控制那里的疫情。

但其他科学家表示,全球病例激增标志着此次已持续两个月的疫情的转折点。“无论世卫组织怎么说,我认为大流行的流行病学条件已经满足了,”哈佛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Marc Lipsitch说,“从大流行的所有合理定义看,目前的证据都表明它正在发生。”

例如,美国疾控中心(CDC)的一位官员在2月25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社区传播很可能在美国发生。“现在的问题不是美国是否会发生社区传播,而是什么时候发生。”疾控中心的国家免疫与呼吸疾病中心主任Nancy Messonnier说。

研究人员认为伊朗的死亡病例尤其令人担忧。Cowling说:“如果第一批得到确诊的病例就是致命病例,那意味着感染可能已经持续了好几周。”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地理学家Andrew Tatem带领团队模拟了新冠病毒的全球传播形势。他说,过去一周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等地发现了从伊朗输入的大量病例,这值得警惕。由于经常国际旅行的伊朗人并不多,这表明病毒在伊朗的传播时间较长,可能存在大量未被发现的病例。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公共卫生研究员Devi Sridhar补充说:“我认为就伊朗而言,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因为我们只看到最严重的病例被通报。”

遗漏的接触者

Lipsitch和其他科学家认为,不管是否被认定为大流行,原本看似已经阻止了疫情在中国境外进一步扩散的控制措施(已有一个多月),很快可能就要变得不再可行,其中包括迅速确定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并隔离他们以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Lipsitch说:“我认为大多数地方没有足够的资源来追踪所有遗漏的感染者,以及这些漏诊者感染的其他人,等等。”

世卫组织决定暂不将此次全球暴发的疫情描述为“大流行”,一部分是基于以下数据:中国感染人数在1月23日至2月2日之间达到峰值,而且中国采取了控制措施,例如局部封锁武汉等城市,对预防新增病例起到了作用。

但是Cowling也说,这类措施在更大范围内是不可行的。封锁措施只有实施几周或更长时间,才可能有效;而且,放松检疫隔离后随着感染者的出城,会带来重新暴发疫情的风险。他补充说:“我们必须更加审慎地考虑,哪些措施是可持续的,可以在不封锁城市、不限制人员流动的情况下,减少病毒传播。”

儿童的角色

这种缓解措施需要增加社会距离(social distancing),降低人们见面的平均机会。Lipsitch说:“我想不用多久,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会以各种形式增加社会距离,这种措施不用事先确定具有感染性的人。”

例如,对1918年流感大流行1的研究发现,与较晚实施此类措施的城市相比,那些较早关闭公共场所(如学校、教堂和剧院)的城市的死亡率较低,总体病例也较少。

但是流行病学家说,我们对于当前的疫情和冠状病毒的了解还太少,无法有效地利用社会距离这一措施。Cowling说,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开展这种措施的最佳时间。最常用的一种是关闭学校,但是只有在科学家确定儿童传播冠状病毒能力很强的前提下,才值得尝试。有报告指出,儿童感染后出现重症的概率较低,但研究人员不知道的是,儿童是否像成年人一样易感,或者儿童是否容易将病毒传播给他人。Cowling说:“这是我们迫切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Lipsitch则表示,儿童对季节性流感和流感大流行的传播能力非常值得重视,“但是对这次的病毒来说,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Lipsitch说,要确定儿童传播COVID-19的能力,最好的方法是分析密切关联的病例,例如某一个家庭中的病例;通过这样的方式,确定病毒如何传播以及儿童是否被感染并将病毒传播给了他人。

免疫力问题

如果新冠病毒变得无处不在,并在社区中大量传播,研究人员还需要研究被感染者如何对病毒免疫。Lipsitch说,研究人员假设,感染者在一定时期内可以避免再次被感染——但时间多长还不好说。他指出,在感染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后,对该病毒的免疫力不会持续太久,因此对于此次新冠病毒的免疫力可能也不会持续很长时间。通过研究感染者康复后抗体水平随时间推移的变化,或许能回答这个问题。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流行病学家David Heymann说,对COVID-19的响应并非一个非堵即疏的问题。他希望意大利和韩国等国家在准备缓解措施的同时,可以尽力遏制新增病例并追溯其来源。“我认为人们太关注大流行了。而重要的事情是,对疫情暴发以及如何应对疫情有基本的了解。”他说。

原始来源:
Hatchett, R. J., Mecher, C. E. & Lipsitch, M. Proc.Time to use the p-word? Coronavirus enters dangerous new phase.  Natl Acad. Sci. USA 104, 7582–7587 (2007).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所属期刊:NATURE 期刊论坛:进入期刊论坛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