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34年护士之后,我的结论是“不后悔” |护士节特辑

2021-05-11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白衣天使们,感谢你们的付出,为我们撑起了广阔的蓝天。

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从事这样一份默默无闻但举足轻重、每天和生关死劫打交道的工作,每个白衣天使的背后,都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在护士节到来之际,我们专门采访了一名拥有34年工作经验的一线护士。从她的故事当中,我们看到了整个护士群体的缩影,种种喜怒哀乐,有你,也有我。

采访对象:杨护士 工作单位:江苏省苏州市某公立医院 工作年限:34年

工作中的杨护士

今天,杨护士值的是早班,早上7点半,她已经到达医院,在清点好物品、向同事了解完注意事项后,8点钟正式交班,她忙碌的一天便开始了。

首先是晨间护理,这是一项极为需要耐心的工作,34年来,杨护士曾经待过外科、内科、感染科、儿科、预防保健科,看遍了病房内的人生百态。

绝大部分病人态度和善,小部分病人会嫌她唠叨,也有的病人一看到她,就面露欢颜,抓住她就开始不着边际地聊了起来。

对于这些,杨护士都不卑不亢,照单全收,在了解完每个病人的基本情况后,还要挂药打针、分配药品、处理垃圾,通常处理完这些任务,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

最忙碌的时间这时才刚刚开始,9点过后,很多临时医嘱陆陆续续就进来了,此时的她需要见缝插针,一边负责安排床位、量四测、询问病人的基本情况,一边需要留意外面此起彼伏的铃声,随时给病人换药。

这项工作视病人的数量,可以一直持续到好几个小时以后,很多刚毕业的年轻护士,都被折腾得身心俱疲,一听见铃声就头皮发麻,但是杨护士本人,已经坚持了34年。

一份工作能坚持一辈子,本就是一种传奇,那么,她身上,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从“别人家的孩子”到和死神搏斗的硬核勇士,

这个转变太突然

55岁的杨护士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举手投足间,尽是医护人员那久经沙场的干净利索,不说话的时候,神情还会有点肃然。只有当她开口,温声细语地说着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名已经战斗了34年的硬核勇士,底子里一直都留存着细腻与温柔。

把时钟拨回到三十几年前,那时的她恐怕自己也不知道,人生将会发生怎样的转变。

在说起“为什么会选择当护士”的时候,她有点腼腆地笑了,“当时还是有点糊涂的,哪知道这么多啊。”

那是在80年代初,一切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学生们的读书条件并不好,更没有现在各种模拟试卷、报考指南,不要说大学,普通人家的孩子能读到中专或高中,已经算是百里挑一。

因此,初中毕业后考上了卫校的杨护士,可以说是“别人家的孩子”。而之所以是卫校,是因为她当时一口气填了很多志愿,但卫校是提前批的,所以就这样无心插柳地成了一名卫校学生。

跟所有普通人一样,一开始,她对护士这份工作,还抱着很多美好的刻板印象,以为护士就是白衣天使、救死扶伤。

所以当她拿着针筒,被要求和同学们互相扎针做练习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护士,从来都不是一份悬浮在空中的工作,扎针、输血、铺床、擦浴、清理排泄物……所有的这些“脏乱差”工作,在她多年的临床工作中,不知不觉,已被重复过数万次,硬生生从一个温柔如水的女孩子,磨成了徒手和死神搏斗的女勇士。

如果重来一次,当初的她,会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呢?

杨护士顿了顿,仔细地思量了一下,才回答道:“这份工作我干了一辈子,没什么可后悔的,虽然总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嘛,当一个病人愁眉苦脸地出现在你面前,通过你的努力,最后高高兴兴地和你说再见的时候,还是有点成就感的。”

是啊,当你真的从这份工作中获得了认同感,苦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最怕的,是生命消逝的那种无能为力

从卫校毕业后,杨护士被分配到了北方的一家医院,那时的冬天,供暖不足的医院里滴水成冰,她就着冷水清洗器材,刺骨的感觉令她至今依然印象深刻。

但是,令她感到最害怕、最难过的,并不是艰苦的工作环境,也不是没日没夜的值班、加班,而是眼看着生命在自己面前消逝,自己却无能为力。

某一年,刚好碰上了乙脑流行,短短一个月,医院就收治了接近200个孩子,杨护士和她的同事们每天中班、夜班连着上,已经没有了“下班”的概念,家长们抱着哇哇哭的孩子,挤在了病房、走廊上,酸腐的汗味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任谁看了这个情景,都忍不住心里发怵。

杨护士和同事竭尽全力,最后将大部分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但依然有十几个孩子情况不容客观。

其中一个孩子,她至今印象深刻,因为孩子的小名就叫做“电冰箱”,父母为了生下他,被罚了一个电冰箱的钱,当时一个电冰箱,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整整一年的工资。

父母对孩子的珍视程度可见一斑,护士们也在竭尽全力,抢救这个垂危的孩子,一刻也不敢懈怠地为孩子量体温、输液、做各种急救措施。但不幸的是,孩子的病情还是不可挽回地恶化了下去,最终停止了呼吸。

孩子父母的哭声响彻天空,病友、医护们也从开始的不敢置信,到难以抑制的悲凉。那次疫情,医护人员们一共送走了11个孩子。

在34年的工作中,杨护士经历过包括非典在内的各种疫情,也见过无数生死,但唯有那一次,孩子和父母们的生关死劫,令她印象最深刻,也最动容。

“工作辛苦不算什么,但当有人在你面前死去,你还没有办法的时候,那是最难过的。”

护士,就是一份和死神抢人的工作,世人眼中的护士,永远是既理性又强大,但人心始终是肉长的,谁能想象,护士们看透生死的背后,是怎样的一份沉重呢?

 

现在的护士要求更高了,

但还是希望不必要的考核能少点

后来,杨护士来到苏州工作,此时的医护行业,也在悄悄地发生各种改变。

在被问及现在的护士工作和以前的护士工作相比,有什么区别时,她答道:“现在提倡以病人为中心,要求可比以前更高了。”

如果说以前对一个好护士的要求,是业务能力过硬,那么现在,这份工作就更强调服务性质,不但活要干得好,还要时时刻刻照顾病人的感受,偶尔还要客串家庭关系调解员、情绪疏导员、保姆、科普讲解员……总而言之,这份工作不好做啊。

所以这些年来,杨护士也能明显感受到,护士的工作压力是越来越大了,百上加斤的是,各种检查、考试、资料、会议,无时无刻不在碾压护士们原本已经很脆弱的神经。即使好不容易不用照顾病人,光应付这些东西,就已经令人心力交瘁。

“护理人员的工作压力本来就已经越来越大了,还要应付各种考试检查,护理部每个月都要考核。如果可以让我提出建议的话,我觉得不必要的考试少一点,大家都会开心很多的。”

如此朴实无华的愿望,相信代表了绝大多数护士的心声,但愿在不久的将来,能有更多人,听见白衣天使们的声音,分担他们的生理和心理负担,毕竟即使是白衣天使,也始终不是神。

 

“如果我的孩子要当护士,我不会反对”

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现在的父母,愿意让孩子当护士的已经越来越少了。那么,作为一个已经干了34年,对护士行业的酸甜苦辣了解得清清楚楚的人,会不会支持自己的孩子当护士呢?

她笑了笑,“我不会反对,也不贸然支持,我会把当中的利弊慢慢分析给他们听,让他们自己考虑。”不卑不亢的态度,是历尽千帆之后的云淡风轻。

与其他行业相比,护士更像是一份“良心活”,没有医生的高大上,没有老师备受推崇的江湖地位,也没有互联网、金融行业那样新潮、来钱快,但却是一份不可或缺,又无比重要的工作。

坚韧、勇敢、善解人意、不怕苦不怕累……这些都是我们会附加到护士身上的标签,也是事实,但我们也希望,世人也能看到护士的另外一面,护士并非天生的“天使”、“英雄”,一切的强大,都是因为病人需要他们。

这些白衣飒飒的奉献者,应该被尊重,而不是被辜负。

随着时代的发展,护士的工作压力的确是越来越大了,一方面是不平衡的医患关系,另一方面是医疗系统附加的很多无形压力。但是,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思考一下,对于护士群体的关心,以往真的太少了呢?

事实上,在护士群体中,还有大量像杨护士那样的人,甘于奉献、不卑不亢,默默用自己的努力改变着他人,他们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所以我们也希望,对护士的关爱,不应该只停留在每年5月12日的护士节,当我们每一天、每一次接受他们无言的付出时,都应该对他们说声“谢谢”。

白衣天使们,感谢你们的付出,为我们撑起了广阔的蓝天。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展开1条回复
  2. 2021-05-11 ms2000001051330459

    学习了,涨知识了!

    0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