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工业化时代人类肠道微生物与古人大不相同

2021-05-19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古粪中的微生物的组成和功能与现代粪便中的微生物相比有显著差异。工业化微生物群落中黏液降解物种和基因的患病率高于古代和非工业化微生物群落,这可能是由西方饮食驱动的

居住在人体肠道内的微生物细胞,统称为肠道微生物群,对我们的新陈代谢和免疫系统生物学有关键影响。许多微生物是一代代传下来的。然而,肠道微生物群(通过分析粪便中的微生物DNA来追踪)可能在某些事件发生后的几天至几个月内彻底改变,比如移民到另一个国家或抗生素治疗。确定哪些微生物曾经是我们进化历史的一部分,但后来消失了,这可能为理解微生物和人类健康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关键。 Wibowo等人在Nature杂志上撰文,通过利用微生物“时间机器”-古粪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对1000 - 2000年前的人类粪便样本进行DNA测序,这项研究为了解工业化之前的肠道微生物提供了有价值的见解。 古粪样本的微生物门、科和种组成与现代非工业个体的肠道微生物群落相似   人类的微生物群是我们的生物学中具有可塑性的组成部分,它能适应特定的环境,例如显示出与食物供应相对应的季节性变化。虽然这种延展性为治疗与微生物群有关的人类疾病提供了一个潜在的途径,但它也是一个弱点。工业化生活的许多方面,如抗生素的使用和缺乏纤维的西方饮食,对肠道微生物有负面影响。 哪些来自工业化前微生物群的核心微生物和微生物功能随着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1-06-09 ms1000000626849540

    感谢分享

    0

  2. 2021-05-20 神盾医疗局局长Jack

    有趣

    0

相关资讯

NEJM:DNA测序预测结核菌耐药

WHO最新全球结核报告中显示因结核分枝杆菌复合群(下文简称结核分枝杆菌)造成的死亡人数约170万,新发病630万人。新发60万耐利福平结核中有49万为耐多药结核(MDR-TB),其中印度、中国、俄罗斯金砖三国便占据了半壁江山[1]。 来源:WHO Global Tuberculosis Report 2017. 在结核病高负担国家和地区,能够获得及时的诊断和药敏检测尤为不易

NEJM:DNA测序用于预测一线结核药物的易感性

研究认为结核分枝杆菌一线药物敏感性基因预测结果与药物的表型易感性高度相关

聚焦 | 他曾推动DNA测序革命, 如今又带来手持超声波仪

一位曾推动DNA测序革命的企业家最近将他的目光瞄准了一个新的突破点:重新设计超声波扫描仪。

挺过人生最黑暗的一周,她为数百万乳腺癌患者带来了光明

玛丽-克莱尔·金(Mary-claire King)博士站在有“诺贝尔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奖(Lasker Award)领奖台上时,大概想起了33年前,丈夫说要离开的那个夜晚。

英国首席医疗官强烈呼吁:每个癌症患者都应做DNA测序

建议每个癌症患者接受DNA测序,以防止误诊、不必要的反复确诊和无效的化疗。

有了新一代测序,瘟疫不再是可怕的疾病

过去,瘟疫是一场可怕的疾病,往往持续多年。如今,通过新一代测序(NGS),研究人员正在梳理病毒的起源,并追踪其扩散,希望将来可防止疫情爆发。在美国微生物学会的年会上,研究人员表示,NGS在诊断、监控和疫情调查上表现出巨大潜力。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