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好了胡适的重病,可他对中医的评价,却耐人寻味

2020-02-21 不详 网络

反对中医者,总是说中医不科学,可科学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很多人大概都没整明白,即使是大名鼎鼎的胡适先生也不例外。1920年,胡适罹患肾炎,北京协和医院的西医都束手无策,却被中医施以黄芪党参等草药,仅三个月,便霍然而愈。令一向主张西化,反对中医的胡适无比尴尬,只得感慨道:"中医不科学,很糊涂,但是能治病。"这大概就是中医不科学一语的发端。不过我认为,胡适此言,其错有二。第一,中医不科学。胡适是新文化运

1920年,胡适罹患肾炎,北京协和医院的西医都束手无策,却被中医施以黄芪党参等草药,仅三个月,便霍然而愈。令一向主张西化,反对中医的胡适无比尴尬,只得感慨道:"中医不科学,很糊涂,但是能治病。"这大概就是中医不科学一语的发端。不过我认为,胡适此言,其错有二。

第一,中医不科学。

胡适是新文化运动的主将,提倡科学,这是好事,但他却和很多人一样,犯了个错误,就是把科学,仅仅当成从西方传来的一种自然知识和科技手段。认为西方的文化都是先进的、科学的,中国的文化都是落后的、不科学的。

实际上科学一词虽是舶来品,但其本义却无中西之别,放之四海而皆准。那就是用实事求是的态度,和客观严谨的方法,对事物进行探索求证的过程。通过了实践检验的,就是科学的,经不起检验的,才是不科学的。

“可问题是,中西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医学体系,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检验方法和标准。如果采用和西医相同的技术手段来检验中医,就像拿刀叉吃捞面,无从下口,那么就能因此说,吃捞面不科学,进而证明捞面不能吃么?

再者说,中医既然治愈了胡适的病,其效果已经被实践证明了,就必然有其科学的依据。西医对此既无能为力,又无法验证,只能说明现有的科技手段还有很大的局限性。承认"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这才是科学的态度。如果武断地对超出自己理解范围和验证能力的事,一概认为不科学,不予承认,这自己就违反了科学的规律。.

中医治好了胡适的重病,可他对中医的评价,却耐人寻味

《秋声赋》说:"人为动物,惟物之灵。"中医把人看作一个平衡和谐的整体。人体阴阳失调,打破脏腑间的平衡,就会得病。调节脏腑的关系,使之达到平衡和谐的状态,就可恢复健康,这是中医理论基础。

宇宙生成,原本万物皆备,自然具足,人往大了说,是整个宇宙的缩影,往小了说,与山河湖海,草木土石一样,都是大自然的产物。人与自然,既有紧密的联系,又能互相影响,这就是天人合一。只要懂得利用自然界中各种草药的偏性,作用于人体,"以偏救偏","补偏救弊",就可以调节人的平衡失调,不需要用化学的方法,人工合成。这是草药治病的原理,符合自然之道。

西药是抑制和杀死病毒,把人体当作了战场,难免会伤及无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抑制、消灭,往往会导致病毒变异升级,就得不断地研制新药,最终是药厂发财。中药不是赶尽杀绝,而是采取疏导、宣泄的策略,利用汗、吐、泄三法,把病毒邪气排出体外,让病毒发挥不了作用,再疏通气血,调和脏腑,恢复平衡和谐,不但科学,还充满了智慧,体现了以人为本。

二,中医很糊涂。

胡适说中医很糊涂,其实是他自己糊涂才对,因为他对中医的态度,是不听不看不做研究。

中医治好了胡适的重病,可他对中医的评价,却耐人寻味

中医用药,有君、臣、佐、使,相互配合。有大方、缓方、急方、奇方、偶方、复方,情势有别。有宣剂、通剂、泄剂、轻剂、重剂、涩剂、滑剂、燥剂、润剂,各有所主。

这就要求医生必须博通物性,妙解脉理。对人体经络的走向,各种草药的药性、禁忌,以及相互影响、制约的关系,都需谙熟于胸。人命关天,一丝一毫也马虎不得。要是搞不清楚这些差别,糊里糊涂地用药,那是要出人命的。

中医治好了胡适的重病,可他对中医的评价,却耐人寻味

中医没有仪器,诊病靠的是望闻问切。听上去似乎很玄,其实《黄帝内经》早就指出,五脏之气必发于面。所以名家都是以望诊居首,以切脉居末。先通过对面色皮肤舌苔等,查颜观色,闻味听声,询问病人症状感受,作出基本的判断,最后的切脉,只不过是借脉象来进一步证实。

在现实中,当病已成形,矛盾显露的时候,西医通过先进的检测手段,能很准确地发现病灶。而在早期体征不太明显的时候,仪器难以探测,中医用传统的手段,通过病人的身体语言,反而能够快速确诊,中医一点也不糊涂。.

中医治好了胡适的重病,可他对中医的评价,却耐人寻味

在2003年的非典中临危受命,担任卫生部长的吴仪女士。后来曾多次强调:

"非典防治临床研究证明,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有不可替代的优势。"

"要充分认识中医药的科学价值。"

"中医药作为中华民族创造的医学科学,其地位、作用、和科学性不容置疑。"

她还表示,退休后要继续学习和研究中医药学。

危难之中显身手,如果不是亲身见证了中医在治疗非典中的特殊作用,她的感受不会如此之深。为什么现在还有人认为中医不科学?原因只有八个字,就是:不听不看不做研究。中医究竟科学不科学,实践才是最好的证明。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多省中医药诊疗方案来了:桑菊、银翘、玉屏风……

新冠肺炎防治,中西结合取得效果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下发第四版诊疗方案的通知中要求,各有关医疗机构要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建立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促进医疗救治的良好效果。据人民日报消息,2月3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南楼一病区8名确诊新冠肺炎患者出院,这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依托中国中医科学院组建的国家中医医疗队,接管病区后治愈出院的首批患者,其中女性6名,男性2

河南再一次硬核!所有确诊病例全病程使用中医中药

编者按:此前,全国都知道,在新型肺炎疫情面前,河南从上到下的一系列超强和超快执得到举国上下赞叹:最早在年底停运班车,率先禁止售卖活禽,率先设卡劝离相关人员,率先进行乡镇防控,挖断、堵上路,从城市到乡村全面防控,全方位几乎无死角……对疫情反应之快,各种措施之准,布局之严防,被全国网友评为“教科书”级别。这一次,河南再次给出了让国人期待尤其是让中医界振奋和关注的举措。摘要:1,没有中医医师参与治疗的定

仝小林院士:中医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方案即将更新(附中医预防处方)

1月24日除夕,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高级专家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仝小林,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呼吸科主任苗青,北京市中医院呼吸科主任王玉光分别从北京、广州出发,在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第一线汇合。1月25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带领广安门医院、西苑医院医疗队抵达武汉。与此同时,仝小林院士带领专家组深入武汉市金

他是上海工匠中唯一的中医,用实践证明“推拿也可以治急病”

一直以来,推拿这一中医技术,在很多人眼里是一种需要长期做才能见效的治疗方式,但孙武权在实践中证实:“其实很多病,可以通过推拿快速见效。”出生于1967年的孙武权,是有着100多年历史的海派中医“丁氏推拿流派”的第五代传人,也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推拿科主任。近日,他获得“2019上海工匠”,成为目前上海工匠中的唯一一名中医。他所带领的推拿团队,称得上是国内顶尖的推拿团队,而他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拟推多项举措方便群众看中医

想看中医却不知道找哪家医院、哪个大夫合适,在网上预约也约不上号……针对群众看中医的这些难点、痛点、堵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近日印发通知,要求在各级各类中医医院中加快推广实施一批优化流程、改善服务的措施,不断提升患者的获得感和满意度。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关于方便群众看中医进一步改善中医医院服务的通知》,为让群众随时随地获取到真实权威的中医医院和中医专科等信息、查询更便捷,8月底前,国家中医药管

中医养生十二时辰

生活当中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我们晚上吃完饭以后,8、9点钟就昏昏欲睡,但一到11点就清醒了,所以现在很多人习惯11点以后开始工作!还有的人到了夜里11点总想吃点东西,在屋子里找点食,这是为什么呢?最近一部《长安十二时辰》热播,而后“十二时候”也成为了网络上热词,今天小编要给大家普及的是关于我们身体的十二时辰--“养生十二时辰”!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