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国内抗体药物市场和临床研究现状

2019-08-27 彭梦娟 火石创造

2018年全球药品销售额Top 10中,抗体药物有8个,包括单抗药物6个,融合蛋白2个,分别为阿达木单抗Humria(修美乐)、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可瑞达,“K药”)、曲妥珠单抗Herceptin(赫赛汀)、贝伐珠单抗Avastin(安维汀)、利妥昔单抗Rituxan(美罗华)、纳武利尤单抗Opdivo(欧狄沃,“O药”)和依那西普 (Etanercept)、阿柏西普 (Afliberc

一、全球范围内抗体药物市场庞大,抗肿瘤邻域不可或缺

2018年全球药品销售额Top 10中,抗体药物有8个,包括单抗药物6个,融合蛋白2个,分别为阿达木单抗Humria(修美乐)、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可瑞达,“K药”)、曲妥珠单抗Herceptin(赫赛汀)、贝伐珠单抗Avastin(安维汀)、利妥昔单抗Rituxan(美罗华)、纳武利尤单抗Opdivo(欧狄沃,“O药”)和依那西普 (Etanercept)、阿柏西普 (Aflibercept),销售总额约占前10名总销售额的76%。Top10榜单内的8款抗体药物中6个为抗肿瘤药物(阿达木单抗、阿柏西普除外),主要针对TNF-α、PD-1、HER-2、CD20和VEGF等热门靶点,提示抗体药物在治疗肿瘤领域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图1  2018年全球药品销售Top10

数据来源:各公司财报

二、我国抗体药物市场发展现状分析

(一)抗体药物市场广阔

聚焦国内,恶性肿瘤已经成为严重威胁中国人群健康的主要公共卫生问题之一。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恶性肿瘤死亡占居民全部死因的23.91%。近十年来,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每年保持约3.9%的增幅,死亡率每年保持2.5%的增幅。其中肺癌位居我国恶性肿瘤发病首位,其次为癌、直肠癌、肝癌和乳腺癌等,前10位恶性肿瘤发病约占全部恶性肿瘤发病的80%。

我国恶性肿瘤发病、死亡率逐年上升,每年恶性肿瘤所致的医疗花费超过2200亿元,医药研发需求迫切,也给医药市场带来了更广阔的空间。近年来我国抗体药物飞速发展,在治疗各类恶性肿瘤疾病中潜力无限。

(二)抗体药物市场发展迅速

国内抗体药物起步较晚,但我国肿瘤的发病和死亡率在逐年上升,因此国内对抗体药物的需求巨大。国内抗体药物的市场飞速发展, 2018年我国抗体药物产业总体市场规模约144.09亿元,2013—2018年平均年增长率超20%,预计到2025年,我国抗体的市场规模将超300亿元。


图2  2014—2018年国内抗体药物市场规模情况

数据来源:火石创造

(三)我国抗体药市场以进口品种为主,国产品种在加速研发进程

我国抗体药物上市速度有较大提升。2018年至今,我国已有13个抗体药物(不包括融合蛋白)新获国家药监局CFDA批准上市,其中国外进口品种9个,包括“O药”(Opdivo)、“K药”(Keytruda)、依达赛珠单抗、依洛尤单抗、依库珠单抗、艾美赛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地舒单抗;国内药企开发品种4个,包括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恒瑞的卡瑞利珠单抗、复宏汉霖的利妥昔单抗生物类似药,除复宏汉霖的单抗药物为CD20靶点外,其余三家获批的品种均为PD-1抗体药物。

目前,我国的抗体药市场仍以进口品种为主,而面对巨大的国内市场和国民对高昂药价的抱怨,亟待加速国产抗体药物的研发和上市。


表1  2018—2019H1国内已上市的抗体药物

数据来源:火石创造根据公开数据整理

三、热门靶点国产抗体药物的上市和临床研究进展

目前我国已成为抗体药物在研数量最多的国家,先后有200余个抗体药物获批临床试验申请,部分产品已完成Ⅲ期临床试验并提交了上市注册申请。目前抗体药物研究最热门的靶点包括PD-1/PD-L1、TNF-α、VEGF、HER-2、CD20、EGFR等,此类靶点已有9个品种获批上市,且有多家企业的产品处于上市审批或三期临床阶段。

1. PD-1/PD-L1

自2018年以来,君实、信达、恒瑞分别开发的三款国产PD-1抗体陆续获批上市,目前仅有百济神州的PD-1抗体处于审评状态,PD-1的首发竞争也基本暂告一段。由于PD-1抗体的适应症开发潜力巨大,目前上市产品适应症仅包含黑色素瘤和霍奇金淋巴瘤,因此包括已有上市产品的多家药企均已投入PD-1其他适应症的大力开发与探索中,其中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恒瑞和康方天成的新适应症开发均已进入Ⅲ期临床。可见,PD-1单抗药物的竞争已白热化,未来将进入适应症的“军备竞赛”。

2. HER-2

几类热门靶点中,仅HER-2还未有国产的抗体药物上市。目前,国内药企已有三生国健和复宏汉霖率先提交了抗HER2单抗的NDA申请,其中复宏汉霖的HLX02是按照《生物类似药研发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试行)》进行“头对头”3期临床试验后申报的,而三生国健的赛普汀是在7.22临床自查后重新申报,预计2019年内将会有首个国产抗HER2抗体上市。另外目前紧随其后处于三期临床开发的还有海正药业、正大天晴、百奥泰、嘉和生物。

3. CD20

目前,复宏汉霖的“汉利康”(利妥昔单抗生物类似药)率先于2019年2月获得首个国产抗CD20抗体的上市批准,也是国内首个上市的生物类似药,适应症为非霍奇金淋巴瘤。另外,还有信达生物、正大天晴、海正药业、神州细胞、喜康生物的抗CD20抗体处于III期临床试验中。

4. TNF-α

TNF-α是自身免疫疾病治疗的重要靶点。国外产品阿达木单抗、依那西普(融合蛋白)、英夫利昔单抗均是全球销售额超50亿美元的药物,尤其阿达木单抗处于遥遥领先的Top1,因此该领域的市场容量巨大。目前该靶点已有3款国产融合蛋白上市,分别为三生国健的“益赛普”、海正药业的“安佰诺”和赛金生物的“强克”。

而抗体药物开发方面,国内进展最快的是海正药业的HS016、信达生物的IBI303、百奥泰的BAT1406和复宏汉霖的HLX03,均处于NDA阶段,而这些品种均为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其他,还有海正药业、赛金生物、正大天晴、嘉和生物、君实生物、齐鲁制药开发的品种均已进入三期临床,涵盖了对标阿达木单抗、英夫利昔单抗、依那西普的产品。

5. VEGF

目前该靶点已上市的产品为康弘生物的“康柏西普”,是一款融合蛋白药物,适应症为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病变性(wAMD)、病理性近视(PM)和糖尿病黄斑水肿(DME)。而对标贝伐珠单抗研发进展最快的抗体药物是齐鲁制药的QL1101和信达生物的IBI305,均已提交NDA。另外恒瑞、复宏汉霖、正大天晴、嘉和生物、百奥泰、博安生物、天广实、东曜药业、华兰基因等多家药企的产品均处于III期临床阶段。

6. EGFR

目前抗EGFR单抗国内研发最快的是由百泰生物开发的“泰欣生”(尼妥珠单抗),已于2008年获批上市,并且该产品还处于适应症开发的三期临床中,另有四川科伦、迈博太科进入三期临床。


表2 热门靶点抗体药物的上市、申报和Ⅲ期临床研究进展(数据截至2019年8月)

数据来源:CDE,火石创造

四、小结

我国恶性肿瘤发病、死亡逐年上升的态势,给医药研发带来了更迫切的需求,也给医药市场带来了更广阔的空间。从全球销售TOP10的药物看来,抗体药物在市场占据了大片天地,并且是治疗肿瘤的重要药物,涵盖抗体药物开发的热门靶点。随着市场需求的扩增,近年来我国抗体药物飞速发展,市场规模逐年扩大,增长迅速。但国内抗体药市场仍以进口品种为主,国产品种市场潜力巨大,各大企业正加大研发速度。

目前我国已成为抗体药物在研数量最多的国家,国内抗体药物研究的热门靶点主要包括PD-1/PD-L1、TNF-α、VEGF、HER-2、CD20和EGFR等,目前均已有多家企业的产品上市或处于上市审批中,国内单抗产品即将进入收获期。

相关资讯

Cell Rep:免疫激活型抗体药物作用机制研究获进展

生命在于运动,免疫在于平衡。一个健康的个体体内的免疫细胞足以消灭体内不断出现的病变细胞,其中就包括一些可能会发生癌变的细胞。T细胞是机体所有抗肿瘤免疫体系的主力军,T细胞的活性很大程度上受到“阴”“阳”两类分子的调节,也就是抑制型和激活型“免疫检查点”平衡分子。通过抗体来阻断这些抑制型免疫检查点分子受体-配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解除对T细胞的抑制,使得肿瘤特异性T细胞恢复其肿瘤杀伤能力,进而达到治

Sci Transl Med:我国科学家设计出新型肿瘤靶向治疗策略和抗体药物

近日,第二军医大学基础医学部生物物理学教研室雷长海教授和胡适博士课题组,在针对癌症治疗上,设计出一种新型肿瘤靶向治疗策略,并自主制备了一种新型抗体药物有效阻止肿瘤生长。该成果发布于《科学·转化医学》。据介绍,在肿瘤的分子靶向治疗中,一种称为EGFR的分子靶向药物常结合放射治疗使用。但该疗法仅在初期见效,长用则易产生抗药性。为克服这一难题,课题组致力于肿瘤细胞中具有干细胞特征的“肿瘤干细胞”(CSC

Blend再获2100万美元投资助力抗体药物偶联疗法研发

最近,由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创立的生物医药研发公司Blend获得了一项总额为21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用于开发抗体药物偶联疗法治疗癌症的早期研究。研究人员希望利用转移性抗体与抗肿瘤药物偶联,从而达到靶向治疗实体瘤疾病的目的。同时,研究人员还采用纳米颗粒技术,保证药物在肿瘤患者体内能够运输到相应位置。利用这笔资金,Blend公司希望能够完成这一疗法的临床前研究。 其实,抗体药物偶联疗法并不是近两年

Angiochem新型抗体药物可成功穿过血脑屏障有望治疗脑癌

如果说癌症是人类面临最难以解决的一个健康问题,那么脑癌可以说是这一领域中最难以攻克的一种疾病。摆在研究人员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如何将药物透过血脑屏障。 血脑屏障是指脑毛细血管壁与神经胶质细胞形成的血浆与脑细胞之间的屏障和由脉络丛形成的血浆和脑脊液之间的屏障,这些屏障能够阻止某些物质(多半是有害的)由血液进入脑组织。血液中多种溶质从脑毛细血管进入脑组织,有难有易;有些很快通过,有些较慢,有些则完

Nature:抗体药物将重振偏头痛药物的开发

Emily S.7岁时开始遭受反复头痛的困扰,12岁时头痛发作恶化成典型的偏头痛。过去几年她尝试了各种预防性治疗,但收效甚微。抗惊厥药物托吡酯引起恶心和短期记忆丧失使之得不偿失,三环类抗抑郁药与β受体阻滞剂联合用药已无法控制头痛发作。“真是令人厌恶。我依然一直在头痛,” Emily说,她现在已经31岁,是波士顿地区一家博物馆的教育工作者。 Emily绝非个例。有超过10%的成年人患规律性地存在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