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临床数据表明,仑伐替尼联合吉非替尼是晚期HCC的潜在疗法

2021-07-26 haibei MedSci原创

临床数据显示,用仑伐替尼和吉非替尼的组合治疗12名对仑伐替尼治疗无反应的晚期HCC患者(临床试验号:NCT04642547),产生了有意义的临床反应。

肝癌是癌症相关死亡的一个主要原因。肝细胞癌(HCC)作为最常见的肝癌形式,是一种侵袭性的恶性肿瘤。统计显示,HCC约占所有肝脏恶性肿瘤的85-90%,但是目前针对HCC有效的治疗方案很少。此外,HCC中如果出现最普遍的致癌突变是无法治愈的。

晚期HCC患者一般会接受系统性治疗,如索拉非尼、仑伐替尼或阿特唑单抗和贝伐替尼。

仑伐替尼(lenvatinib)是一种口服的多种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主要抑制VEGFR1-VEGFR3、FGFR1-FGFR4、PDGFRα、KIT和RET,其被用于治疗晚期HCC患者。遗憾的是,仑伐替尼的总反应率只有24.1%,这突出表明我们需要确定联合疗法,以提高HCC治疗过程中,基于仑伐替尼疗法的临床效益。

最近,研究人员利用以基因组为中心的CRISPR-Cas9遗传学筛选,并发现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的抑制与仑伐替尼在肝癌中的合成致死效应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吉非替尼和仑伐替尼的组合在体外表达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肝癌细胞系中,以及在体内异种移植的肝癌细胞系、免疫功能健全的小鼠模型以及带有患者来源的HCC肿瘤的小鼠体内都显示出强大的抗增殖作用。

在体外和体内,仑伐替尼和EGFR抑制剂对EGFR高表达的肝癌细胞的合成致死作用。

从机制上讲,仑伐替尼治疗对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的抑制导致了EGFR-PAK2-ERK5信号轴的反馈性激活,而这一信号轴被EGFR的抑制所阻止。

临床数据显示,用仑伐替尼和吉非替尼的组合治疗12名对仑伐替尼治疗无反应的晚期HCC患者(临床试验号:NCT04642547),产生了有意义的临床反应。

因此,该研究结果显示,联合治疗可能代表了约50%的晚期HCC患者的一种有希望的策略,这些患者的EGFR水平较高。

 

原始出处:

Haojie Jin et al. EGFR activation limits the response of liver cancer to lenvatinib. Nature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10-07 杨三

    方案越来越多了

    0

  2. 2021-07-26 JZ Yang

    0

相关资讯

Br J Cancer:SLC38A4调控Wnt/β-catenin/MYC/HMGCS2信号通路抑制肝细胞癌的发生发展

肝癌作为全球第六大常见癌症,也是全球癌症相关死亡的第三大原因。

J Gastroenterology H:肌肉体积在乐伐替尼治疗肝细胞癌中的临床重要性

肝细胞癌(HCC)是最常见的肝脏原发性恶性肿瘤,也是全球第五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

Clin Cancer Res:预测仑伐替尼(Lenvatinib)在不可切除肝细胞癌中生存获益的药效学生物标志物:来自III期REFLECT研究

基线高表达的VEGF, FGF21,和ANG2可能是较差OS的预后标志物;而基线高表达的FGF21是仑伐替尼较索拉非尼改善预后的预测标志物,这些还需要进一步的证实。

Liver Cancer:雷莫芦单抗(Ramucirumab)治疗甲胎蛋白升高的中期肝细胞癌(HCC)患者的疗效:来自两项3期研究(REACH和REACH-2)的汇总结果

REACH和REACH-2研究是随机、安慰剂对照、双盲、多中心、3期临床研究,评估研究了既往接受索拉非尼治疗进展或不耐受的肝细胞癌(HCC)患者使用雷莫芦单抗(Ramucirumab)的疗效。 患者每

Hepatol Int: 前瞻性研究评估TACE单纯使用碘油对比TACE使用碘油联合可降解的淀粉微球(DSM)治疗肝细胞癌的疗效

肝细胞癌(HCC)中经动脉的化疗栓塞(TACE)是常用的治疗手段。近期,Hepatology International杂志发表一项前瞻性研究,评估TACE单纯使用碘油对比碘油联合可降解的淀粉微球(D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