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国际顶尖的病毒学家管轶为何逃离武汉!

2020-02-04 不详 网络

1月23日,管轶到访武汉后,接受采访“连我都选择做了逃兵”、“我现在在自我隔离”、“有心无力,悲从心来”。由此开始,他开始遭遇了全国网民们的骂。管轶,1962年生于江西宁都,医学微生物学专家,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香港大学于崇光基金教授席(病毒学)、新发病毒性疾病学讲座教授,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香港大学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1983年毕业于江西医学院,获得学士学位,并留



1月23日,管轶到访武汉后,接受采访“连我都选择做了逃兵”、“我现在在自我隔离”、“有心无力,悲从心来”。由此开始,他开始遭遇了全国网民们的骂。

管轶,1962年生于江西宁都,医学微生物学专家,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香港大学于崇光基金教授席(病毒学)、新发病毒性疾病学讲座教授,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香港大学流感研究中心主任。

管轶1983年毕业于江西医学院,获得学士学位,并留校担任江西医学院附属医院儿科讲师及住院医生;1989年获得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学位,后入职于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任儿科主治医生;1997年获得香港大学博士学位;2000年1月受聘返回香港大学医学院,历任研究助理教授、助理教授、副教授;2001年担任汕头大学医学院联合流感中心主任;2005年担任香港大学教授、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2007年担任汕头大学微免教研室国际感染与免疫研究所主任;2013年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一、管轶是国际顶尖的病毒学家,国内屈指可数,他到底有多牛?1,他的学术到底有多牛?
 
学术方面,已发表240多篇的SCI学术论文,包括:10篇science(科学)、9篇nature(自然)、3篇NEJM(新英格兰医学杂志)、10篇柳叶刀(世界权威医学杂志)、7篇nature子刊、14篇PNAS(美国科学院院报),h因子96。
他的论文被引用次数达到近30000次,2014-2018年,连续五年被国家权威机构Thomson评为“高被引科学家”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2,Nature、Science有多牛?

这两个是全球上百万种学术期刊的金字塔顶,能在这两杂志上发一篇文章,在国内就可以直接教授博导,国内个别985高校,至今还没一篇。

算上世界上第三个最牛的期刊Cell(细胞),以上三个合成CNS论文,以第一身份发过两篇以上CNS论文的,百年来,中国大陆总共才二十六人,而中国科学院院士,只有一个人在这26人名单,其他院士绝大多数是一篇都没有。光凭论文的质量和数量,国内没有多少科学家,比管轶强。

3,世界上对他如何评价?管轶是最先提出果子狸是传播SARS冠状病毒的科学家之一,曾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18位救人英雄之一、亚洲英雄。他是世界顶级的病毒专家,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

管轶在SARS、H5N9、H1N1、H5N1等流感上的贡献,世界公认,按国际权威机构美国Thomson的排名,近十年来在禽流感的研究领域,管轶排名全世界第五位,在H1N1的流感研究领域,全世界排名第4位;汤森路透评析,在微生物领域,他在全世界排名第11位。  

二、管轶是03年SARS的大功臣,此后中国每次流感,他几乎都参与过,对中国流感防疫的贡献巨大   

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带领团队,率先证明果子狸是SARS的直接来源,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他在果子狸身上找到SARS病毒,2003年底,有人感染变种SARS病毒,他和钟南山上报国务院,广东下令清除野生动物市场上所有果子狸,有效遏止了疫情的扩散。

通过长期的努力,管轶和他的团队已成功排出了250多个 H5N1禽流感病毒的基因序列,基本摸清了中国禽流感起源、发生、变化的规律。他们的实验室已成为世界卫生组织 (WHO)在全球的八个参比实验室之一,已鉴定出世界上所有的20多种H5N1禽流感变异形。

 每一次疫情爆发,他都在一线研究过,经历过禽流感、SARS、甲流H5N1、猪瘟等,他都深入一线进行研究,研究病毒,为中国的流感预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三、1月初,管轶对武汉疫情的判断为何出错?1月初,管轶说过情况不严重,于是无数的国人扒出这个黑点,猛烈攻击他。

管轶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他相信武汉政府,他的判断都是基于武汉政府的结论,当时前一个月,武汉政府一直对外讲“可防可控”,而且连续5天发布0病例,医护人员没有任何人感染,所以根据这个结论,很自然得出情况不严重的结论。包括北京的王专家为什么会自己感染,不是武汉方面提供的信息一直都是“没有人传人”,一个传染病专家,至于会防护措施不够吗?

管轶在1月21日之所以亲自到武汉,就是已经知道了武汉的瞒报,被气得打哆嗦。




四、近二十年,管轶和钟南山一直亲密合作,解决中国的流感传染病问题,钟南山把管轶当做他最得意的学生,没有之一。

03年SARS期间,是钟南山主动找的管轶,一起攻克SARS病毒,这是当时的记录:

2003年1月中旬以来,焦灼,每时每分撕扯着钟南山的心。他是呼吸疾病的专家,让人慕名而至的大专家,他的责任感从来没有如此沉重过,不是为名所累,而是感到:我,应该担当! 在如此万般紧急的时刻,钟南山联络了香港大学管轶专门搞动物病毒研究的教授。凌晨3∶30。钟南山稍做准备,就由研究所的另外一名专家黎毅敏教授陪同,乘坐两地车,从广州出发,过深圳罗湖桥然后直接到了港九龙。这时,时间是早晨6∶30分。 一到港大学,随同的人就让钟南山用手机跟他的学生联系。钟南山说:“还是等一等吧,他们还在睡觉。”为了不惊动学生的睡眠,所以他就在车里坐着等。他还有一个顾虑,半夜三更,他的学生在电话里听说这么严重,会不会不敢来见他?何况是睡眠时间。他一直等到8∶15分。

钟南山很赏识他的学生管轶,他曾经说:“管轶很聪明,在香港是很出名的一位微生物学家,也是禽流感方面的研究专家,一直在用心探索。” 早上8∶30分,钟南山拿起电话开始与管轶通话。管轶听见老师的声音,就急着问:“老师你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很辛苦?要保重啊!”他听老师说到了香港,不禁喜出望外:“钟老师,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当管轶听说老师6∶30分就到了,已经等了2个小时,而且就在他的楼下,他大吃一惊,心疼地说:“老师,您怎么能在车里等这么久?!”钟南山对管轶说:“我要见你。”

管轶说:“老师,我马上下楼去接您。”

钟南山说:“噢,不用了。我已经在你宿舍的楼下。”

二十年来,每当我国面临流感性的问题,都是钟南山和管轶联合做,两个人是师生关系,也是同事关系,呕心沥血,解决了我国的一个又一个的流感问题,为了中国的民众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次武汉肺炎,1月18日晚上钟南山来到武汉,1月21日钟南山就发布新闻发布会,管轶肯定知道自己被武汉政府蒙蔽的事实,21日就来到了武汉,马上到了武汉进行第一线的调研,呆了两日,先后的时间关系就能看出两者的默契和沟通。

由于两者的关系如此亲密,而且钟南山遇到什么重大的问题,都会优先咨询管轶,所以两个人肯定是事先经过了充分的协商,管轶也了解了病毒传染的严重性,到了武汉,也发现了武汉的松懈和不作为,所以才会有所愤怒。     

当然了,钟南山是体制内的人,严重的话是不能说的,毕竟背后是国wu院,包括新闻直播中,后面都有人打断他的话,他不能说的过火,只能更多的说鼓励和稳民心。但是管轶是体制外的人,而且也还是港人,他无所顾忌,通过钟南山了解了病毒的严重性,和武汉当地的不作为,所以说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当然中间也暗含对武汉不作为的悲愤之情。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