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 Respir J:CILP1作为肺动脉高压患者右室不良改变的生物标志物

2020-11-1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CILP1是RV和LV病理重塑的新生物标志物,与PH患者的不良RV改变和心室动脉解偶联有关。

近日,呼吸疾病领域权威杂志Eur Respir J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分析右心室(RV)压力超负荷的小鼠模型中软骨中间层蛋白1(CILP1)的表达水平,并评估CILP1作为肺动脉高压(PH)患者心脏重构和RV功能不良生物标志物的效果。

在14只小鼠中进行了肺动脉结扎;另外9只小鼠接受了假手术。通过蛋白质印迹和免疫染色分析了所有心脏中的CILP1蛋白表达水平。在161例患者中测量了CILP1血清浓度(97例患者因PH引起了适应性和不良RV压力超负荷;25例患者伴有左心室(LV)肥大;20例患者伴有扩张性心肌病(DCM);19例患者无LV或RV异常)。

在小鼠中,结扎后RV的CILP1的蛋白量显著高于假手术小鼠。对照患者的CILP1血清水平低于其他病例组(p<0.001)。在不良RV功能的PH患者中,CILP1浓度高于具有适应性RV功能的PH患者(p<0.001),LV压力超负荷(p<0.001)和DCM患者(p=0.003)。在ROC分析中,CILP1对不良RV患者具有​​良好的预测能力(AUC为0.79)。CILP1和NT-pro-BNP的AUC之间无显著差异(AUC为0.82)。高CILP1值(不良RV临界值为≥4373pg·mL-1)与较低的TAPSE/PASP比值(p<0.001)和较高的NT-pro-BNP水平相关(p<0.001)。

由此可见,CILP1是RV和LV病理重塑的新生物标志物,与PH患者的不良RV改变和心室动脉解偶联有关。

原始出处:

Stanislav Keranov, et al.CILP1 as a biomarker for right ventricular maladaptation in pulmonary hypertension.Eur Respir J.2020.https://erj.ersjournals.com/content/early/2020/10/08/13993003.01192-2019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JAHA:二甲双胍治疗肺动脉高压的II期临床试验

在这项单中心、开放标签的II期研究中,二甲双胍对PAH患者安全且耐受性良好。探索性分析表明,二甲双胍可能与改善的RV分数面积变化有关。

肺动脉高压的危险分层评估及管理

既往研究认为,采用B型钠尿肽(BNP)或N端-B型钠尿肽前体(NT-proBNP)及六分钟步行距离即可完美地对肺动脉高压(PAH)患者的病情轻重进行有效分析。

Circulation:肺动脉高压 | 新内膜形成闭塞的“罪魁祸首”

肺动脉高压(PAH)是一种致命疾病,其特征是明显的血管重构,其中由于内膜增厚和新内膜病变闭塞导致肺动脉狭窄,进而导致肺血管阻力增加和右心衰竭。针对新内膜的疗法或可代表PAH治疗的重要进展;然而,目前我

Circulation:肺动脉高压-右心衰的新生物标志物——长链非编码RNA H19!

右心室(RV)功能是肺动脉高压(PAH)患者心脏功能和生存能力的主要决定因素。尽管已经认识到了保留RV功能的临床重要性,调控从代偿状态到失代偿状态过渡的亚细胞机制仍然知之甚少,使得目前尚无针对RV衰竭

Clin Transl Med:CD248,可能是肺动脉高压的新治疗靶点

肺动脉重塑是肺动脉高压(PAH)最重要的临床病理改变。PAH的主要表现是肺动脉平滑肌细胞(PASMCs)功能异常,导致肺动脉中层增厚和表型改变,进而动脉梗阻逐渐加重和出现右心室肥厚。据估计目前PAH在

Chest: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抑制剂在肺动脉高压中的使用和对死亡率的影响

使用ACEI/ARB与PH患者较低的死亡率相关。使用AA是PH患者疾病严重程度的标志。ACEIs/ARBs可能是多种PH表型的治疗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