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 L2014:Lifetouch可识别肝硬化晚期失代偿高危患者

2014-04-14 佚名 dxy

晚期肝硬化患者因其他疾病而再入院接受治疗的情况很常见,对这些患者基于信息技术而进行简单的病情社区监控,有助于对患者病情变化早发现、早干预。心率变异性(HRV)可视作表征自主神经功能紊乱的金标准测量指标,在肝硬化及其预后方面进行了广泛的相关报道。 然而,晚期肝硬化患者的相关研究有限,尚缺乏连续测量的研究。英国伦敦大学医学院Chatterjee等采用无线监控技术设备Lifetouch®对晚期肝硬化患者

晚期肝硬化患者因其他疾病而再入院接受治疗的情况很常见,对这些患者基于信息技术而进行简单的病情社区监控,有助于对患者病情变化早发现、早干预。心率变异性(HRV)可视作表征自主神经功能紊乱的金标准测量指标,在肝硬化及其预后方面进行了广泛的相关报道。

然而,晚期肝硬化患者的相关研究有限,尚缺乏连续测量的研究。英国伦敦大学医学院Chatterjee等采用无线监控技术设备Lifetouch®对晚期肝硬化患者进行HRV远程评估,并将评估结果与疾病和炎症的严重程度相联系。

研究纳入19例患者,男女比例为13:6,平均年龄52.5 岁。这些病人在医院介绍下使用了Lifetouch®进行HRV评估(通过SDNN参数)。这种新型系统能够连续地、无线地进行HRV评估,研究人员将该指标与其炎症指标进行比较,其中IL-6、IL-8和IL-10使用多重细胞因子分析技术进行检测。

结果显示,Child-Pugh分级评分< 10的肝硬化患者与> 10患者相比,前者的HRV(按SDNN参数比较)显著增高(两者分别为31.26 ± 14.90ms和10.80 ± 5.61ms)。与之类似,UKELD与SDNN呈反比(R2 = -0.4)。

对SDNN和炎症指标进行Spearman等级分析显示,WCC、CRP、IL-6、IL-8和IL-10水平分别为-0.60(P = 0.01)、-0.56(P = 0.01)、-0.77(P = 0.02)、-0.86(P = 0.01)和-0.79(P = 0.04)。使用≤20ms的SDNN界值识别病情进展的患者(Child C级)时,所有炎症指标均显著增高(P < 0.01)。

该研究为远程监控技术观念提供了依据,临床可应用该技术检测出HRV的降低,用以发现炎症加重、病情进展或那些可能出现急性失代偿的患者。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EASL 2014: 超声剪切成像对肝硬化诊疗价值显著

超声瞬时成像技术是临床显著门脉高压的非侵入性评价手段,但对于进展期肝硬化患者的评估,其应用受到了限制,并且精确度会大大降低。超声剪切成像技术是一种新的成像技术,十分有应用前景,能够与超声瞬时成像技术相媲美甚至更优,但是它对临床显著门脉高压(CSPH)的临床诊疗价值还没有得到系统的评估。 本项研究旨在从两方面比较两种技术对肝硬化患者的预测及评估价值:1、超声剪切成像技术与超声瞬时成像技术的应用 2、

EASL 2014:骨髓内皮祖细胞治疗失代偿期肝硬化安全可行

在急慢性肝病的动物模型中,骨髓内皮祖细胞可以促进肝细胞的再生,并提高生存率。本I-II期临床实验旨在评估失代偿期肝硬化患者采用自体骨髓内皮祖细胞治疗方法的安全性、可行性及效益。 研究选取了Child-Pugh大于7分的肝硬化患者,抽取50ml的骨髓进行体外分化及提纯内皮祖细胞,然后把50ml的内皮祖细胞注入肝动脉,随访12个月。 结果发现,共评估的14位患者中(Child-Pugh 9,MELD

EASL 2014:FIB-4I评分可用于门诊肝硬化患者危险分层

全球慢性肝脏疾病发病率高,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直至肝病晚期时,慢性肝脏疾病多无明显的临床表现而未能被早期发现。因此很有必要利用简单而准确的方法筛查出可能发展为晚期肝病的患者。 经验证,FIB-4(fibrosis index based on the 4 factors)和APRI评分是晚期肝病的良好评价指标。Nguyen教授为了验证FIB-4和APRI评分与慢性肝脏疾病的进展的相关性,进行

EASL 2014:3D-MRE可准确诊断NASH及晚期肝硬化

与二维磁共振弹性成像技术(2D-MRE)相比,三维磁共振弹性成像(3D-MRE)做为一种评估肝脏硬度的新方法更加地可靠。 为了验证三维磁共振弹性成像诊断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和晚期肝硬化的准确性,来自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Loomba教授进行了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 研究包括了80名(54%为女性)经过活检证实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的患者。通过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AUROC

EASL 2014:SBP不利于肝硬化伴腹水患者NSBB治疗结局

患者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SBP)进展后,维持循环系统储备是治疗的关键;而SBP的出现对肝硬化伴腹水的患者而言,可能使其失去了使用非选择性β受体阻滞剂(NSBB)治疗的机会。奥地利维也纳综合医院胃肠肝内科的Mandorfer等对此进行了研究探讨。 该队列研究连续纳入607例肝硬化患者,这些患者首次接受穿刺腹水放液治疗。Cox模型分析NSBB治疗对SBP发病率和非肝移植生存率的影响。SBP发病率模型通

EASL 2014:uNGAL可预测急性失代偿肝硬化患者短期预后

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NGAL)是一种22-kDa大小的蛋白,会在肾小管损伤后发生过表达。NGAL也会在其他类型细胞中发生过表达,特别是受炎症刺激的白细胞。在一般住院患者中,尿NGAL(uNGAL)是预测患者预后情况的重要指标,尤其是在肾衰竭和死亡率方面,但其在肝硬化患者中的相关信息却非常有限。 西班牙巴塞罗那IDIBAPS研究所Ariza等进行了一项多中心研究,通过检测尿中的NG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