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 Mal Infect:辟谣!多项研究显示羟氯喹对新冠病毒并无疗效!临床用药依然要慎之又慎!

2020-04-08 Paris 转化医学网

导言: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3月29日发布紧急授权,允许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这一紧急授权是基于美国纽约一位医生的成功经验,他用羟氯喹治愈了699例新冠肺炎,成功率高达100%!不得不说,这一

导言: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3月29日发布紧急授权,允许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这一紧急授权是基于美国纽约一位医生的成功经验,他用羟氯喹治愈了699例新冠肺炎,成功率高达100%!不得不说,这一批准对于美国乃至全球而言都意义重大。然而,不知是不是病毒太狡猾,一份法国医学杂志刚刚发表的研究对此有了新的说法:羟氯喹并不能帮助免疫系统清除冠状病毒。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4月4日举行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再次推荐美国患者使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治疗新冠肺炎,尽管他并未感染新冠病毒,但是在会上表示:“我可能会使用它,我会询问一下医生。”特朗普还补充说,联邦政府已储备百万剂量的羟氯喹。

此前,特朗普总统多次在公开场合推荐使用羟氯喹,形容此药可能是“医药史上最大的改变游戏规则的药物”。然而,美国联邦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福奇指出,此药的疗效尚未得到证实。

而且,已经有其他临床研究表明改药对COVID-19和其他几种病毒均无效。但前期的多项研究使市面上氯喹和羟氯喹脱销,导致那些真正需要该药的患者无药可治(疟疾,狼疮和类风湿关节炎的患者)。

在3月17日发表的一项研究后,羟氯喹与抗生素药物阿奇霉素有效对抗COVID-19的策略受到了更多关注。该研究描述了Philippe Gautret在法国马赛进行的80名患者的试验。结果显示,在接受此类药物治疗后的第7天,85%的患者聚合酶链式反应技术(PCR)检测转阴。另有1名患者死亡、3名患者转入重症监护室。尽管总体结果令人鼓舞,但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大多数患者仅表现出轻度症状。此外,有85%的患者甚至并没有表现出发烧等症状,因此,这些患者很可能无需任何干预即可自然清除病毒,而并非药物治疗的结果。

在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medRxiv上发表的另一项研究中,来自中国武汉市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中国科学家为仅患有轻度感染且没有医疗问题的患者提供了羟氯喹,类似于Gautret 研究。 结果显示,与对照组患者相比,接受药物治疗的31名患者症状减轻的时间早24小时。 此外,31例患者中有25例的肺炎症状有所改善,而对照组中有17例。正如在与手稿相关的一些评论中所指出的那样,该研究存在与论文翻译有关的问题,从而使对某些结果的解释变得模糊。但是,一旦论文完成了同行评审过程,这些问题可能会得到解决。

但是另两项研究却有矛盾的结果。由让·米歇尔·莫利纳(Jean-Michel Molina)领导的第二个法国小组现在在法国巴黎的圣路易(H?pitalSaint-Louis)的11名患者中测试了羟氯喹-阿奇霉素的联合治疗,其结果截然不同。

像马赛研究一样,莫利纳试验也是一项小型试验研究。Molina和同事使用了与Gautret相同的给药方案。但是,与Gautret研究相反,在11名患者中有8名患有潜在的健康状况,而11名患者中有10名在开始给药时出现发烧且病情进展迅速。

这些巴黎研究人员发现,在用羟氯喹(每天600毫克,共10天)和阿奇霉素(第1天为500毫克,第2至5天为250毫克)治疗五到六天后,在10例患者中,有8例仍呈阳性。在这10例患者中,有1例死亡,2例转入ICU,另一例因严重并发症而不得不退出治疗。

此外,在中国进行的一项类似研究也显示,在试验中接受或不使用羟氯喹的患者,经过7天的病毒清除率无差异。

因此,尽管该药物最近被批准用于抗COVID-19,但对于这种治疗的有效性仍存在疑问。目前,国内有多家医院相继启动了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临床研究。这些正在进行的羟氯喹随机临床试验应就这种联合疗法的疗效提供确切的答案,并将评估其安全性。

原始出处:

Molina JM, Delaugerre C. et.al. No Evidence of Rapid Antiviral Clearance or Clinical Benefit with the Combination of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in Patients with Severe COVID-19. Med Mal Infect

相关资讯

Lancet发布迄今最大规模观察性研究,羟氯喹/氯喹治疗COVID-19无益,反而增加死亡风险

近期关于羟氯喹/氯喹的研究发布了不少,5月22日,Lancet也发表了一项研究,是迄今针对羟氯喹/氯喹规模最大的一项观察性研究。

世卫组织(WHO)暂停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试验组:安全性堪忧

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表示,WHO已暂停了Solidarity试验中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试验组,目前正在等待数据安全监测委员会对安全性数据进行审查。

Circulation: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心律失常风险高!世卫组织分析

近日一项发表在Circulation杂志的研究表示,这非常不靠谱,两药本身会增加心律失常风险,而组合起来更是“要命”。

Lancet:羟基氯喹/氯喹治疗COVID-19结果公布:降低生存率!

研究人员表示,其无法证实羟氯喹或氯喹单独使用或与大环内酯类药物一起使用时,对COVID-19的院内结局有益处。这些药物治疗COVID-19的方案都与院内生存率下降和心室心律失常的频率增加有关。

BMJ:全球首个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多中心临床结果发布

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以下简称瑞金医院)牵头、全国 16 家定点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研究分中心参与的全国多中心、平行、随机对照临床研究——硫酸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研究成果论文近日发表于《英国

拓展阅读

CELL:我国研究人员从患者中鉴定出抗SARS-CoV-2的潜在中和抗体 

在此,我国研究人员报导,通过对60例康复期患者的抗原富集B细胞进行高通量单细胞RNA和VDJ测序,其快速鉴定出了SARS-CoV-2中和抗体。

CELL:美国早期SARS-CoV-2流行期间的传播情况

通过耦合该基因组数据与国内和国际旅行模式,研究人员表明,早期SARS-CoV-2在康涅涅狄格州的传播很可能是由国内引进所驱动的。

中国团队发布全球首个新冠疫苗动物实验研究结果,安全有效

研究者从11名中国、意大利、瑞士、英国、西班牙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分离出了新冠病毒毒株,包含新冠病毒毒株的11个样本广泛分布在所有可用基因序列构成的系统发育树上。研究人员选择了其中一

比尔 · 盖茨:1号大流行病将重新定义这个时代

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使全人类都深受其害,对人们的健康、财富以及福祉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这就像一场世界大战,但不同的是,我们都在同一条战线上。全人类可以通力合作,了解这种疾病并开发工具与之斗争。我认为全

姜世勃:广谱抗冠疫苗和药物是战胜新冠疫情的终极武器

在4月23日未来论坛第七期直播中,我们邀请到了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为我们带来《广谱抗冠疫苗和药物是战胜新冠疫情的终极武器》的主题分享。稿件整理:郭丽洁,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博士生; 

Science:哈佛大学最新预测模型,疫情或有一轮更严重暴发,2025年前仍存复发可能

你是否想象过,新冠疫情像流行感冒一样,在未来数年时间周期性暴发,我们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