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COVID-19第二波疫情中,孕妇是否更容易感染COVID-19 ?

2021-04-29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迫切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确定新变异的出现是否与这一趋势有关,以及是否应该修改公共卫生政策以加强对孕妇的保护。

在2020年COVID-19大流行出现时,人们有理由担心这种疾病可能对孕妇产生与流感或其他冠状病毒感染类似的影响。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美国孕妇的流感死亡率为4·3%。在全球分析中,在已发表的病例报告中,13% (n=24)和40% (n=10)分别报告有2、3例孕产妇死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或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令人欣慰的是,美国2019冠状病毒病第一波大流行(2020年1月至6月)的数据显示,妊娠期间因COVID-19死亡的比例较低(0.19%),与非妊娠育龄妇女的死亡率(0.25%)相符。然而,到2020年9月,对全球数据的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结果显示,怀孕是住院和更严重疾病的一个重要风险因素,新冠肺炎孕妇与受感染育龄妇女的重症监护住院优势比为2·13 (95% CI 1.53 - 2·95),有创通气优势比为2·59(2·28-2·94)。

自2020年9月以来,英国出现的第二波孕妇潮似乎对孕妇产生了更显著的影响。伦敦皇家布朗普顿医院是英国五个提供体外膜氧合(ECMO)治疗严重急性呼吸衰竭的委托中心之一,自2020年3月以来,他们治疗了患有严重COVID-19的孕妇和围产期妇女。在第二波期间,患有严重COVID-19疾病的孕妇和围产期妇女人数增加,这些人中似乎有更多的人需要入院接受重症监护,并正在考虑接受体外膜肺氧合。

自2020年3月26日以来, 96例16-49岁COVID-19妇女被推荐使用ECMO。第一波(2020年9月1日之前)34例,第二波(2020年9月1日- 2021年1月30日)62例;在第一波中,34例中有4例(12%)为围产期妇女(3例为产后妇女),其中3例采用常规治疗,1例采用ECMO。相比之下, 第二波,围产期女性为19/62人 (31%) (62人中12人为产后女性),10人采用常规治疗,6人采用ECMO,三个不符合 NHS的ECMO标准。围产期妇女的ECMO使用在第二波中明显多于第一波(使用Fisher精确检验p= 0.047)。

最新的重症监护国家审计研究中心从2021年3月5日报告强调增加孕妇怀孕或最近的数量(即在6周内)16-49岁第一波之间的要求进入重症监护(70 [2020]1-Aug 3月31日)和第二波(277[2020年9月1日- 2021年3月4日);这些住院患者分别占所有16-49岁女性的8.9%和13.5%,分别占所有COVID-19重症监护患者的0.6%和1.2%。

此外,自2020年8月31日以来,入院24小时内需要进行有创通气的16-49岁女性中,怀孕或近期怀孕的比例更高(第一波为625人,87人[14%];第二波为376人,31人[8%])。这些发现反映了皇家布朗普顿医院的经验,尽管没有将COVID-19重症孕妇或围产期妇女确定为所有感染COVID-19的孕妇或围产期妇女的比例,这限制了可以得出的结论。有必要进一步研究比较这一队列在第一波和第二波的结果。

观察到的COVID-19严重孕妇数量增加可能与一种致病性更强的SARS-CoV-2毒株的出现有关。然而,初步分析表明,没有证据表明在第二波发病时起源于英国的B.1.1.7变异比其他变异在孕妇中尤其具有更强的传染性或导致更严重的疾病。这一趋势也可以解释为第二波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增加,导致更多孕妇被感染。

这一假设与英国数据相符,英国数据显示,2020年1月30日至8月31日(即第一波)报告了34万例病例,而2020年9月1日至2021年2月24日(第二波)报告了380万例病例。但是,病例报告很可能受到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间检测可用性和总体报告差异的影响。

在第二波期间进行了更多的试验,各实验室提高了它们的试验能力。另一种可能是,在西班牙,第二波住院孕妇的数量比第一波高10倍,而在同一时间范围内,住院病人总数只增加了30%。这表明,这一趋势可能不能完全用病例总数的增加来解释。因此,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孕妇严重疾病的增加。需要有针对性的研究来进一步澄清这些潜在的原因。医学文献表明,孕产妇COVID-19影响妊娠结局,医源性早产和因孕产妇或胎儿受损或两者共同导致的剖腹产发生率增加。

没有新生儿死亡率上升的报道,但COVID-19和死产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存在争议,一家伦敦医院报告说,大流行期间死产发生率增加。令人宽慰的是,英国和美国的注册数据,以及仅英格兰地区和国家的数据表明,情况并非如此。此外,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SARS-CoV-2有垂直传播是出生后立即诊断为COVID-19的新生儿相对常见的传播途径。该队列的感染似乎主要发生在出生后暴露(70·5%),但相当一部分感染可能是先天性的(5·7%)。然而,对于先天性感染的实验室诊断和传播机制尚未达成共识

总之,早期数据表明,在COVID-19大流行的第二波中,孕妇和围产期妇女的病情比第一波中观察到的更严重。然而,这种变化的真正原因目前尚不清楚。迫切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确定新变异的出现是否与这一趋势有关,以及是否应该修改公共卫生政策以加强对孕妇的保护。

原文出处

Suraj Kadiwar. Were pregnant women more affected by COVID-19 in the second wave of the pandemic? April 14, 2021 DOI: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1)00716-9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4-29 ms7000001616476871

    值得大家研究学习

    0

  2. 2021-04-29 ms6000001624652641

    期待结果。进一步明确

    0

相关资讯

Gastroenterology:肝硬化对产妇及婴儿围产期不良事件的影响

产妇肝硬化导致多种围产期不良事件,但肝脏相关不良事件较为罕见

警惕!当这个指标升高时,孕产妇小心DIC找上门!

D-二聚体是最简单的纤维蛋白降解产物,D-二聚体水平升高说明体内存在高凝状态和继发性的纤维蛋白溶解亢进。因此,D-二聚体质量浓度对血栓性疾病的诊断、疗效评估和预后判断具有重要的意义。

Braz J Phys Ther:孕期运动可预防孕产妇体重增长过快和妊娠糖尿病

妊娠期体重增长过快与妊娠期的一些不良事件和病症有关。本研究旨在考察整个孕期运动计划对孕产妇体重增加和妊娠糖尿病发病率的影响。

Obstet Gynecol:孕产妇肥胖与妊娠早期和晚期高血压疾病风险

与非肥胖孕妇相比,随着肥胖等级增加,肥胖孕妇妊娠早发和晚发性高血压疾病的风险也逐渐增加。

Heart:妊娠高血压疾病后孕产妇的心血管风险

在这个全国代表性的澳大利亚队列中,HDP,尤其是发病较早的HDP女性CVD风险明显增加,并通过吸烟而放大。在妊娠期间和之后进行有针对性的预防性保健,可以预防育龄妇女的CVD负担。

体外膜肺氧合成功救治重症孕产妇2例

体外膜肺氧合(ECMO)因其提供有效的心肺支持,使患者能渡过致命的危险期,故在内外科临床重症抢救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随着二孩时期的到来,产科危急重症患者也逐渐增多,ECMO在产科抢救中功效也日渐显现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