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 Med:帕金森症始于出生前?新模型测试出预防药物

2020-02-05 不详 生物探索

新研究发现,在50岁之前患帕金森症的人可能生来就有失调的脑细胞,而这些脑细胞数十年都未被发现,该研究还指出了一种可能有助于纠正这些疾病过程的药物。

根据Cedars-Sinai的新研究,在50岁之前患帕金森症的人可能生来就有失调的脑细胞,而这些脑细胞数十年都未被发现,同时还指出了一种可能有助于纠正这些疾病过程的药物。


Cedars-Sinai再生医学研究所主任Clive Svendsen博士和项目科学家Nur Yucer博士讨论了多巴胺神经元的显微镜图像。图片来源:Cedars-Sinai

当制造多巴胺的大脑神经元受损或死亡时,就会导致帕金森症,随着时间的推移,症状会越来越严重,包括运动迟缓、肌肉僵硬、颤抖和失去平衡。尽管大多数患者在被诊断时年龄在60岁或以上,但约有10%在21至50岁之间。这项新的研究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杂志上,重点研究了这些年轻患者。


https://doi.org/10.1038/s41591-019-0739-1

为了进行这项研究,研究团队从早发帕金森症患者(YOPD)的细胞中生成了特殊的干细胞,称为诱导多能干细胞(iPSC)。该过程使成人血细胞“时光倒流”回到原始胚胎状态,这些iPSC可以产生任何类型的人体细胞,并且在基因上都与患者自身的细胞相同。该团队使用iPSC从每位患者中产生多巴胺神经元,然后将其培养在培养皿中并分析神经元的功能。

研究人员在培养皿中发现了多巴胺神经元的两个关键异常:一种叫做α-突触核蛋白的积累,这种蛋白质在大多数帕金森症中都存在;溶酶体功能失调,此故障可能导致α-突触核蛋白积聚。使用这种新模型,研究人员看到的是早期帕金森症的最初迹象,这些个体的多巴胺神经元可能会在20或30年的时间里继续错误地处理α-突触核蛋白,导致帕金森症状的出现。


在YOPD中脑多巴胺能(mDA)培养物中,溶酶体α-突触核蛋白的降解特别受到损害

研究人员还使用iPSC模型来测试许多可能会逆转这一异常的药物。他们发现,一种被FDA批准用于治疗皮肤癌前病变的药物PEP005可以降低培养皿和小鼠多巴胺神经元中α-突触核蛋白的水平。该药物还能抑制他们在患者的多巴胺神经元中发现的另一种异常——一种名为蛋白激酶c的活性酶的水平升高,尽管这种酶在帕金森症中的作用尚不清楚。


确认PEP005的作用和机理

下一步,研究小组计划研究如何将目前以凝胶形式提供的PEP005输送到大脑,以潜在地治疗或预防帕金森症。该团队还计划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在早发性帕金森症患者神经元中发现的异常是否也存在于其他形式的帕金森症中。这项技术为研究人员提供了一扇时光之窗,使他们看到多巴胺神经元在患者生命开始时的功能如何,帮助提早发现高危人群并采取早期行动来预防这种疾病。

原始出处:

相关资讯

Cell Reports:益生菌放大招—延缓帕金森发展!

近日,来自爱丁堡大学和邓迪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叫做枯草芽孢杆菌的益生菌,其有效对抗αSyn的积累,甚至能够清除部分累积的αSyn,进而延缓帕金森的发展。相关文章已在线发表在著名期刊《Cell Reports》杂志上。肠道菌群与帕金森之间的密切相关,α-突触核蛋白的聚集被认为在疾病发病过程中的关键角色,其出现在肠道神经系统中(ENS,enteric nervous system),而且会沿着末梢

Biogen将从辉瑞购买实验性阿尔茨海默症/帕金森病药物PF-05251749

Biogen公司本周一宣布,它将以超过7亿美元的价格从辉瑞公司收购实验药物PF-05251749。

JAMA Neurol:尼罗替尼治疗帕金森取得积极进展

研究认为,尼罗替尼对帕金森患者是安全的,且可降低帕金森相关生物标志物

Nature:神秘蛋白保驾护航,帕金森核心机制再获突破!

大脑神经细胞中的α-突触核蛋白(alpha-synuclein)聚集物在帕金森病和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中起关键作用。这些蛋白团块能够在神经细胞之间传播,从而导致这种疾病恶化。

Movement disord:横跨16年研究表明,抗生素会增加帕金森患者发病风险!

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医院研究人员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口服抗生素应用过多与帕金森病风险增加有关,且这种影响极大可能源自肠道菌群。这一发现与先前的研究结果似乎大相径庭。

PNAS:王晓东团队发现新化合物,保护线粒体,拯救神经疾病!

近日,发表在《PNAS》上的一篇研究中,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晓东团队发现的一种蛋白质有助于逆转实验动物中风样神经损伤,该研究有朝一日可能会将人类从痛苦的神经疾病中解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