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卵巢癌近期重要研究一览

2019-07-29 不详 MedSci原创

卵巢癌作为女性的沉默杀手,其死亡率居妇女恶性肿瘤之首,其发病隐匿、发展迅速、预后差,早期无特异表现,出现症状多已属晚期,那么近期卵巢癌研究有哪些呢?请随梅斯小编一起来回顾一下:

卵巢癌作为女性的沉默杀手,其死亡率居妇女恶性肿瘤之首,其发病隐匿、发展迅速、预后差,早期无特异表现,出现症状多已属晚期,那么近期卵巢癌研究有哪些呢?请随梅斯小编一起来回顾一下:

【1】       JCEM:咖啡因、咖啡类型与卵巢癌风险

doi.org/10.1210/jc.2019-00637

关于咖啡因和不同类型咖啡摄入与卵巢癌风险相关的前瞻性研究得出了相互矛盾的结果。近日,内分泌和代谢性疾病领域权威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该研究的目的是饮食中咖啡因摄入量、不同类型咖啡摄入与卵巢癌风险之间关联的队列研究进行剂量反应荟萃分析。

研究人员检索了PubMedMedlineISI Web of ScienceScopusEMBASE,以确定201810月之前发表的相关文章。前瞻性队列研究认为咖啡因和不同类型的咖啡作为暴露变量和卵巢癌作为主要结局变量或作为结局变量之一被纳入本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两位作者独立筛选了9344篇出版文献。荟萃分析共纳入14项队列研究。两位作者独立提取了数据。任何分歧都是在与主要调查员协商后得到解决的。

该分析总共纳入了940359名参与者,其中4434名卵巢癌患者,年龄>20岁,被纳入本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结合13种效应大小,研究人员发现咖啡摄入与卵巢癌风险之间没有显著关联(RR1.08; 95CI0.89,1.33)。此外,每天额外多喝一杯咖啡与卵巢癌风险增加略微相关(RR1.02; 95CI0.99,1.05; P=0.21; I2=0.0; 异质性P=0.68)。咖啡因摄入量、含咖啡因或不含咖啡因的咖啡摄入量与卵巢癌风险之间没有显著关联。

由此可见,研究人员发现咖啡因、不同类型的咖啡与卵巢癌风险之间没有显著关联。

【2】       Commun Biol:卵巢癌早筛难?液体活检来支援—新型血浆蛋白标记物

doi.org/10.6084/m9.figshare.7642268.

近日,来自乌普萨拉大学和哥德堡大学Sahlgrenska学院的科学家表示,他们已经开发了一种血液检测方法,通过高通量蛋白质组学确定了卵巢癌的11种高精确度的血浆蛋白生物标志物,可以为疑似卵巢癌提供更准确的诊断,有望为卵巢癌高危患者提供早期筛查,降低了卵巢癌患者的剖腹探查术的手术率。 相关文章以“High throughput proteomics identifies a high-accuracy 11 plasma protein biomarker signature for ovarian cancer”为题在线发表在《Communication Biology》杂志上。液体活检给正在探索的研究人员提供了灵感,为了寻找新的生物标志物,他们使用邻近延伸试验(PEA)比较了三组患有卵巢癌和良性肿瘤的患者中593种蛋白质的循环血浆水平,并开发了组合策略用于鉴定不同的多变量生物标志物特征。在第四个独立的队列中评估最终模型,并且对于卵巢癌I-IV期的检测,AUC = 0.94PPV = 0.92,灵敏度= 0.85并且特异性= 0.93

以上数据表明,新的血浆蛋白标记物可用于改善附件卵巢肿物的妇女的诊断,或用于进行卵巢癌高危妇女的早期筛查

【3】       OncoImmunology:超10万肿瘤患者大规模荟萃分析,再证TMB免疫治疗疗效预测价值!

doi.org/10.1080/2162402X.2019.1629258

近期发表于OncoImmunology杂志的一项研究,合并分析45临床研究,103078 例肿瘤患者数据,旨在分析高TMB/TMB在接受免疫检查抑制剂(ICIs)治疗及非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非ICIs)治疗的泛癌种中 OS、无进展生存(PFS)及客观缓解率(ORR)的预后影响情况。该研究为TMB与免疫治疗之间的关系投下了一记重磅实锤!研究结果显示,无论肿瘤类型和检测方式如何,TMB均为预测免疫治疗效果的可靠生物标志物。同时,该研究也探究了TMB与接受化疗等非免疫治疗方式之间的关系。

【4】       Nat Commun:这个蛋白竟是卵巢癌转移的“帮凶”

doi.org/10.1038/s41467-019-10570-w

近日,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医院研究中心(CRCHUM)的研究人员揪出了卵巢癌转移的“帮凶”——它是一种名为Ran的蛋白质。研究人员证明,如果没有Ran的帮助,卵巢癌细胞不能从癌变部位迁移。相关研究结果以“Ran promotes membrane targeting and stabilization of RhoA to orchestrate ovarian cancer cell invasion”为题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

“在正常细胞中,RhoA可以直接进入细胞膜,但在卵巢癌细胞中它不能。它必须先连接到Ran才能到达细胞膜。它确实需要‘出租车’,”Mes-Masson具体解释说,“我们发现在抑制Ran作用的癌细胞中,RhoA会被分解。如果没有RhoA,癌细胞会失去移动、迁移和侵入健康组织的能力。”目前,研究人员已经着手开发能够抑制Ran的小分子,并在他们开发的临床前模型中进行测试,以证明它们可以减缓或消除癌症的发展。他们希望,这些新药将来能够进入临床造福于卵巢癌患者。

 

【5】       Lancet Oncol:宫颈阴道微生物群、BRCA1突变状态和卵巢癌发病风险

doi.org/10.1016/S1470-2045(19)30340-7

近期发布在《柳叶刀•肿瘤》(Lancet Oncology)杂志的一项病例对照研究,评估了罹患卵巢癌的患者是否合并宫颈阴道微生物群的改变,以及这一改变是否存在于携带胚系BRCA1突变、但尚未发生卵巢癌的女性。201612日—2018528日,研究共招募了219例卵巢癌患者和219例年龄相当的对照人群,组成卵巢癌队列。在这些人群中,176例上皮性卵巢癌患者和184例对照人群提供了足够的DNA用于16S rRNA测序。176例卵巢癌患者中,119例(68%)为高级别浆液性癌,15例(9%)透明细胞癌、16例(9%)子宫内膜样癌、13例(7%)黏液性癌、13例(7%)低级别浆液性癌。病理分级为1级、2级和3级的患者分别为26例(15%)、14例(8%)和131例(74%),还有5例(3%)患者的分级未知。疾病分期为Ⅰ或Ⅱ期的患者66例(38%),Ⅲ或Ⅳ期的患者108例(61%)。

201627日—2018721日,共招募了131BRCA1突变和131例年龄匹配的对照者,组成BRCA突变集。共109BRCA1突变携带者和111例年龄匹配对照者进行了微生物群分析。

这一研究发现微生物社群类型O多见于年龄50岁或以上女性。卵巢癌患者或携带BRCA1突变的女性,其微生物社群类型与年龄50岁或以上女性更为相似,O型更为常见。尽管这一研究不能直接证实微生物社群过早老化(O型)和卵巢癌发病之间的直接因果关系,但研究结果提示卵巢癌患者的微生物社群相比于对照组已经发生了变化。后续需要进一步在年龄小于50岁的高风险女性(如BRCA1突变)和微生物社群O的女性中深入分析阴道微生物群。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未婚未育遇上卵巢癌 生育还是生存?

卵巢深藏在女性的盆腔内部,即使长了肿瘤也不易被察觉,所以卵巢癌是女性最难发现的恶性肿瘤,2/3的卵巢癌发现时已是晚期。今年36岁的王女士也差点成为那2/3,由于早发现早治疗,在祈福医院妇科团队的帮助下,王女士进行了卵巢肿瘤的保留生育功能手术,目前已基本康复。

Clin Chem:MasSpec笔快速诊断卵巢癌的性能如何?

卵巢癌手术中对于最大限度地切除肿瘤和确定治疗方案,准确的组织诊断至关重要。然而,目前的术中组织评估方法不仅仅费时而且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在此,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与质谱仪相耦合的手持生物兼容设备

一例非典型的卵巢癌治疗波折史

偏远地区的患者尤其是农村患者,往往一生当中都不会主动体检,所以往往发现疾病时,已经非常严重,治疗会更加波折!

Zejula显著延长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葛兰素史克公司近日表示,Zejula(niraparib)作为维持治疗药物一线治疗接受铂类化疗后的卵巢癌患者的III期研究(PRIMA试验)符合其主要终点。

Lancet Oncol:宫颈阴道微生物群、BRCA1突变状态和卵巢癌发病风险

关于微生物群可以影响癌症发病风险、治疗疗效和治疗相关并发症的证据越来越多。近期发布在《柳叶刀•肿瘤》(Lancet Oncology)杂志的一项病例对照研究,评估了罹患卵巢癌的患者是否合并宫颈阴道微生物群的改变,以及这一改变是否存在于携带胚系BRCA1突变、但尚未发生卵巢癌的女性。

Nat Commun:这个蛋白竟是卵巢癌转移的“帮凶”

癌症复发转移十分凶险,一旦出现,肿瘤的生长速度是非常快的。而我们知道,90%以上的癌症患者其实是死于复发转移。近日,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医院研究中心(CRCHUM)的研究人员揪出了卵巢癌转移的“帮凶”——它是一种名为Ran的蛋白质。研究人员证明,如果没有Ran的帮助,卵巢癌细胞不能从癌变部位迁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