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P三部曲 | PRP嫩肤注射后,全脸皮肤肉瘤样肉芽肿一例

2022-03-09 L 肉毒毒素btxa

日本医生Naotaka Serizawa等报告的首例通过肺部、眼部和皮肤病变诊断的结节病,表现为面部多发性结节病样肉芽肿,而该患者曾注射PRP治疗皮肤皱纹。

说起曾经风靡一时的PRP在医美的应用,大家都能数个123出来。富含血小板的血浆(PRP)是人血小板的自体浓缩物,已用于治疗皮肤皱纹等,也有报道说PRP联合脂肪移植可以提高脂肪的存活率。

而结节病是一种系统性肉芽肿疾病,影响多个器官,包括肺、眼睛和皮肤。今天我们要来看日本医生Naotaka Serizawa等报告的首例通过肺部、眼部和皮肤病变诊断的结节病,表现为面部多发性结节病样肉芽肿,而该患者曾注射PRP治疗皮肤皱纹。

图片

案例详情

一名怀疑患有眼部结节病的68岁日本女性于2014年1月被转诊至作者的医院,对其5个月前出现的皮肤病变进行评估。身体检查发现在脸颊和前额、眼睛和嘴巴周围有多个直径达1厘米的淡红色结节(图1)。从2006年起的4年间,她的鼻唇沟和眼睛外部的皮肤皱纹通过注射透明质酸(12次)和肉毒毒素(7次)进行了治疗。此后,在2010年开始的两年时间里,她脸上的皮肤皱纹通过PRP注射(12次)进行了治疗。2013年8月,她脸上注射PRP的地方出现了多个皮肤结节。

 

图片

图1:(A)在脸颊和前额、眼睛和口周有多个直径达1厘米的微红色结节(B)左脸颊的近视图

 

两个月后,她去看了眼科医生,抱怨视力模糊。她曾被怀疑为眼部结节病,因为她的葡萄膜炎伴有肉芽肿性角质化沉淀物和玻璃体混浊。她没有咳嗽等其他症状。实验室检查发现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水平升高(37.1 U/ml,正常7.0~25.0 U/ml),胸部计算机断层扫描显示双侧肺门腺病。皮肤活检标本显示在真皮和皮下组织的中层至深层有非干酪样肉芽肿(图2A)。肉芽肿含有大量上皮样细胞和巨细胞,包括带有少量淋巴细胞的Langhans型巨细胞,表明裸露的肉芽肿(图2B)。根据这些发现,医生做出了结节病的诊断,并且通过局部皮质类固醇注射有效地治疗了她的皮肤损伤,而没有进行其他全身治疗。

图片

图2:(A)活检显示真皮中层至深层和皮下组织中存在非干酪样肉芽肿(H&E,×20);

(B)肉芽肿含有大量上皮样细胞和巨细胞,包括朗汉斯型(H&E,×400)

可能的发生机制

PRP已被用于治疗皮肤皱纹,因为它含有各种生长因子,如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3。众所周知,皮肤肉瘤样肉芽肿的出现与异物(如二氧化硅、硅酮和透明质酸)的存在有关。然而,还没有在注射过PRP的皮肤上出现肉瘤样肉芽肿的报道。我们不能完全排除透明质酸和肉毒毒素是否可能诱导结节病样肉芽肿形成的可能性。医生们推测PRP可能是活动性结节病患者皮肤结节病肉芽肿的触发因素,而不是与PRP注射相关的系统性结节病。

虽然PRP不含异物,但它含有各种生长因子,包括VEGF,已知VEGF是单核细胞的活化和趋化因子,并且可能是皮肤肉芽肿形成的触发因子。此外,皮肤结节病仍有可能是在PRP注射部位由除PRP本身以外的未知因素在活动期结节病患者身上偶然发生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7类关节腔注射药物盘点,其中这些药物有争议,要当心!

对风湿科疾病如骨关节炎(OA)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进行保守治疗,如止痛药、口服消炎药和物理治疗疼痛没有改善时

Arthritis Rheumatol:关节内皮质类固醇与透明质酸对膝骨关节炎进展的影响

与透明质酸相比,关节内注射皮质类固醇与病程进展风险增加无关。

Aesthet Surg J:自体富血小板血浆和透明质酸注射可协同改善面部皮肤年轻化

目前有许多治疗方案可用于面部皮肤再生,但很少有证据表明这两种手段联合治疗的疗效。

医美前沿解读 | Skinbooster韩国研究-改善皮肤质量的证据

透明质酸,不仅用于软组织填充,也用于改善皮肤质量。

透明质酸填充剂出现并发症怎么办?透明质酸酶来帮忙!

透明质酸填充剂出现并发症怎么办?透明质酸酶来帮忙!

关于在亚洲患者中使用基于透明质酸的填充剂进行非手术隆鼻的共识建议

与传统手术相比,使用透明质酸等真皮填充物的非手术隆鼻术因其创伤小、等待时间短而越来越受欢迎。然而,由于鼻血管系统的复杂性,在没有适当训练的情况下,这是一种高风险的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