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医生松绑还须让其飞翔

2016-03-16 @波子哥-廖新波 新浪微博

“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的出现首先是“医疗服务”可以作为“产品”单独工商登记,生产者是医生团体,而不是医疗机构。这是中国工商管理、登记的一个重大突破。如何理解医生执业与医生集团服务呢?医生与医院签约是一种用工合同,医生集团与医院签约则是服务合同——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对于老百姓的看病治疗来说,同样是一件大好事。比如黄牛炒号,这是由于民众只知道“好医生”在大医院里,至于谁是“好医生”,很多民众并不

“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的出现首先是“医疗服务”可以作为“产品”单独工商登记,生产者是医生团体,而不是医疗机构。这是中国工商管理、登记的一个重大突破。



如何理解医生执业与医生集团服务呢?

医生与医院签约是一种用工合同,医生集团与医院签约则是服务合同——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对于老百姓的看病治疗来说,同样是一件大好事。比如黄牛炒号,这是由于民众只知道“好医生”在大医院里,至于谁是“好医生”,很多民众并不十分清楚,但经号贩子“包装”,医生的价值被“炒”,号被定以高价,而病人及其家属在追求“贵的就是好的”思想之下,双方交易成功。这本身就是中国医疗制度的一大“特色”(弊病)。可即便是从黄牛党手上得到的号,病人也不一定是找到了合适的医生,而医生也不一定是找到了合适的病人,从而造成优质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另一方面,目前优质的医疗资源还难以为百姓所公平、合理地使用。假如百姓可以从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中优价获得优质的医疗资源,那么这无疑是推动百姓公平、合理医疗的一种体现。

对于深圳的医疗改革而言,医疗有限公司的出现无疑是一个推动。医生多点执业是国家的一项国策,目的就是通过市场的作用使优质医疗资源合理流动。而“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就是医生多点执业的一种组织形式,也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对医生的资源进行有序安排。这种模式使得医生可以加盟注册在实体公司里,通过公司与不同的医院签订服务合同,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服务。这是通过市场使医疗资源下沉,实现分级诊疗,比多年来政府“鼓励”和“帮扶”基层来得更自然一些,也让医生们更愿意下沉基层、留在基层。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通过市场来配置资源的做法并不能简单地理解成医疗市场化,因为即使是政府提供的医疗服务,也得遵循市场法则向市场购买,而不是垄断。“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无疑是贯彻十八大精神的一个具体行动,任何医院都可以在市场中获得优质资源,真正做到让更多的专家到老百姓家门口给百姓看病。同样,此项改革也推动公立医院运行机制与管理机制的改革,使医院为医生提供服务平台,而不是把医生“圈养”与垄断,更不是把患者虹吸到大医院,最大限度地发挥医生的积极性,使他们在何时何地都可以发挥应有的作用和体现应有的价值。当然,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除了可以与医院签约服务,还可以依法举办医疗机构。虽然现在国家在探讨鼓励公立医院医生多点执业、开办诊所,但是目前很多申办政策和形形色色的障碍仍影响着他们的选择。

不可否认,医生多点执业一定会给公立医院带来挑战。作为政府,一定要明白为什么要办医,如何办医,如何使医疗资源均衡分布。事实上,多年来,由于政府办医的责任迟迟不能落实,洼地医疗资源源源不断地被“高坝”抽吸,而这种资源的高度集中从来就没有向下游分流的动力。相反,马太效应之下,公立医院越办越大,群众看病越来越难!这种现象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政府的医院里,因为政府的责任就是向所有人公平地提供基本医疗。如果香港的医疗制度不适合大陆,就应该让市场来配置资源,就应该解放供给侧的禁锢。而作为公立医院的管理者,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提高医疗服务能力,如何建立好为医生服务的平台,除了吸引有用的医生,也要吸引有价值的医生团队,而不是由于担心医生出走,想方设法地制造障碍。大医院要明确自己的定位与功能,而不是大小通吃;县级医院同样也应该有一种办大事的胸怀,通过筑巢引凤吸引更多的医生,为百姓提供有效、合理、适价的医疗服务。

究竟什么是有效的医疗制度?针对民众盲目迷信大医院的传统观念,应该创造一种什么样的医疗制度给他们呢?十八大提出的任务就是需要我们对全民健康问题有制度性的安排。我是不赞成无序的市场化!即便是美国的市场化,政府都行使应有的责任。因此,医疗制度要使医生热爱事业,对事业忠诚,更要使医生的价值合理地体现。既然医生多点执业是一项国策,就应该在制度上予以合理安排。如今,深圳首先在工商登记上做了大胆的尝试,那么医保部门、商业保险呢?他们是否也应该着手制定出体现医生价值的支付制度,让医生的价值不被检查和药品销售所绑架?是否还要制定合理使用医疗资源的报销制度,纠正小病大治,住院才有报销这些“拉动”医疗内需的“繁荣景象”?在这个过程中,医生的价值不能因地区和医院等级的不同而有歧视,药品也不能按医院等级使用,其实这是对医生知识价值的歧视,都需要纠正。此外,作为医疗行政部门,也不要人为地设定技术准入、机构准入、医生准入的政策羁绊。一种技术的应用,只要符合安全规范,由获得资质认定的医生来操作,就应该允许开展,而不是看医院大小或等级。不然,医生自由了,却因为医院“太小”而不能开展一项已经成熟的技术,最终导致医生这只小小鸟“飞也飞不高”。

我非常希望,深圳进一步突破观念,在医疗服务供给侧方面,从支付制度、医疗行政管理和机构准入上再做出一些引领全国的新突破。我也相信,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营业牌照的突破会激活深圳医疗卫生事业和医疗健康产业整个生态圈,并通过政策创新驱动,开放分工合作,局部的鲢鱼效应必定会推动目前的深圳医改,涟漪及广东和全国。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16-03-16 任然

    医疗到底为了什么

    0

  2. 2016-03-16 文医生

    政府到底有没有在真心办事

    0

相关资讯

国内首张“医生集团”营业执照诞生

日前,国内首张“医生集团”工商营业执照诞生——“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在深圳前海注册成立并取得营业执照。这是深圳医改一次创新的突破,标志“医生集团”作为一个新执业模式在深出现,医生有了新的执业方式。“医生集团”即多个医生团队组成的联盟或组织机构。在美国,目前有高达83%的医生加入了各种业态的“医生集团”,成为一种主要的执业模式。在中国,“医生集团”还是一个新生事物。“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

张强:医生集团2016的十个看点

从全球来看,医疗产业的构成很简单,就三个部分:医生、医院或者是医疗机构、保险。除此之外,其他都是工具。所有的移动互联网到最后一定要介入到保险、介入到医院、介入到医生,无论你在线上怎么做,最后一定是从这三个支柱里找到落地的东西,包括药物、机械。中国的医疗市场有其特殊性,过去是医院独大,医院垄断了保险,垄断了医生,把支付方和劳动方垄断了。移动医疗必须正视这种特殊性。张强医生集团要做的事就是把医生真

给医生配上经纪人怎么样?

制图:蔡华伟医生集团,即医生的“经纪人”,正在国内逐渐兴起。尽管在准入门槛、经营范围、监管规范等方面仍存在法律空白,但专家表示,医生集团能触及到分级诊疗、医生就业待遇等问题,或将成为医改突破口,应该在包容中规范、引导。近年来,“互联网+”医疗概念方兴未艾,医生资源被“互联网+”重新赋予意义,被再次整合。目前,各地出现了线上线下的医生工作室、医生诊所,甚至拷贝自美国的“医生集团”合伙人模式。我国

“公立医院医生年薪30万欲跳槽”的背后

医生,如果您身处著名公立医院,且年薪能达到30万,您会想要跳槽吗?但在上海一所著名公立产科医院的医生却正在考虑跳槽,这是为何?在如今的医疗领域,都有哪些医生成为跳槽的主力军?医生跳槽的背后值得我们深思什么? 年薪30万的公立医院 产科医生想跳槽 如今,内地公立医院的产科医生迎来了如同当年香港公立医院产科医生一样的发展机会,越来越多的私立医院向他们抛出了绣球。随着私立医院在国内的大举扩张,公立医

原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宋冬雷成立“冬雷脑科医生集团”

在离开体制近三年后,原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知名脑血管病手术和介入治疗专家宋冬雷教授最终走向了自由执业。9月26日,宋冬雷宣布成立自己的医生集团——“冬雷脑科医生集团”。作为创始人,他在接受《医学界》独家专访时表示,成立医生集团不仅能够推动自由执业、体现医生的真正价值,还可以更好地为民营医院服务,并以此促进公立医院的改革。据透露,冬雷脑科医生集团的5-6位核心专家已确定了意向,其中既有上海

国内首家“脑健康”医生集团 比格岛医疗脑健康工作室亮相

小编注:随着医生多点执业的放开,医生集团逐步兴盛。医生集团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张强医生集团形式,以某个或一批主力医生为主体的创业模式;第二类是大量面向中高端群体的(高净值人群)的医生集团,一般定位于高端私营医疗机构,多以专科为特色;第三类是民营医疗综合机构。这里的比格岛医生集团,应该属于高端私营专科医疗机构。发达国家的临床医生多在“医生集团”中行医,80%美国医生隶属于医疗集团或医生组织。近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