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宋冬雷成立“冬雷脑科医生集团”

2015-09-27 MedSci MedSci原创

在离开体制近三年后,原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知名脑血管病手术和介入治疗专家宋冬雷教授最终走向了自由执业。9月26日,宋冬雷宣布成立自己的医生集团——“冬雷脑科医生集团”。作为创始人,他在接受《医学界》独家专访时表示,成立医生集团不仅能够推动自由执业、体现医生的真正价值,还可以更好地为民营医院服务,并以此促进公立医院的改革。据透露,冬雷脑科医生集团的5-6位核心专家已确定了意向,其中既有上海

在离开体制近三年后,原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知名脑血管病手术和介入治疗专家宋冬雷教授最终走向了自由执业。9月26日,宋冬雷宣布成立自己的医生集团——“冬雷脑科医生集团”。作为创始人,他在接受《医学界》独家专访时表示,成立医生集团不仅能够推动自由执业、体现医生的真正价值,还可以更好地为民营医院服务,并以此促进公立医院的改革。

据透露,冬雷脑科医生集团的5-6位核心专家已确定了意向,其中既有上海本地的,也有外地的,他们将在签约后全职自由执业,与体制内过来多点执业的会诊专家协同工作。还有一些外籍华人医生也表示了强烈的兴趣。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的门诊基地为瑞慈医疗集团上海静安诊所,手术基地尚在洽谈中。《医学界》获悉,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以及另外两家公立二甲医院都在考虑之列,预计节后可以确定下来并签约。
宋冬雷成立脑科医生集团换个方式助力民营

迈向这崭新的一步,宋冬雷经历了踏实的积累和执着的探索。当年他不到40岁就被破格晋升为主任医师,是业界公认国内最好的脑外科专家之一。2009年知名演员赵本山在上海突发颅内动脉瘤出血,宋冬雷就是主治大夫之一。因为忍受不了“医疗拥挤”,宋冬雷于2013年初离开了体制内著名三甲上海华山医院,去成立不久的中外合资民营德济医院担任院长。他当时就说过,一个人确实很难改变医疗的现状,但总有人要先迈出第一步。

近三年的亲身经历,让宋冬雷对国内的民营医院现状有了切近的认识:“大多数还在起步阶段,面临生存和发展的难题,普遍规模小,学术水平不高,吸引不到大医生。”由于自己的手术量不断增长,宋冬雷在今年夏天花一周的时间考察了上海多家医院寻求合作,发现私立医院仍然未成气候。

宋冬雷曾听台湾同行介绍,当地的民营医院主要有两种:一是以社会化医保为支撑的非营利性医院,一般走综合的路子,强调成本控制;另一种是商业保险支付的高端医疗服务,强调专科特色,以技术或服务进行差异化竞争。

然而在现阶段的大陆,上述两条路都很难走:综合医院要成为医保定点,就得接受其扭曲定价,医生的技术价值难以体现,而商业医保尚不成熟,因此高端医疗缺乏稳定的客户群体。这种情况使民营医院陷入定位的两难。

部分民营医院的不争气也让宋冬雷失望,他曾在微博上直言:“奉劝不能忍受5年亏损、财力不够的人千万不要投资办医院,因为你们的急功近利不仅会让医院难以生存,也会让你们的投资死得很惨!”

医生集团的快速涌现给了宋冬雷新的启发。前一阵张强医生集团招募加盟者,一下子收到上百份简历,更使他想到,吸引医生集团前来执业,也可以成为民营医院的一种扩张途径。他对《医学界》表示:此次组建自己的医生集团,不仅在于体现医生的真正价值,也希望“以更大的力度支持民营医院发展”。

医生集团执业的普遍模式就是与一个或多个医疗机构签约,在后者的平台上开展诊疗业务。出身于国内神经外科顶级水准的上海华山医院,宋冬雷和他率领的团队无疑会给医疗机构带来人气和声誉。

医生集团肩负使命

宋冬雷筹备医生集团已有时日。因为除了能够帮助民营医院发展,这种执业方式也会促进自己的事业——“自由执业的医生势单力孤,而医生集团可以打造自己的团队,有利于在诊疗业务和学术研究上取得更多成绩。”宋冬雷说。

作为体制内走出来的名医,宋冬雷一直很关注医生的职业发展。张强医生于2013年初率先自由执业之后,宋冬雷与他保持着频繁的交流,曾听从建议在自己的新浪微博ID中加上所从事的专科名称,更好地打造个人品牌。

瑞慈医疗集团上海静安诊所采取“医生工作室”的方式与专家团队开展合作,宋冬雷是首批签约的专家之一,并且以自己的姓名为工作室命名。他对《医学界》表示,医改的目标是解放医生、促进医疗资源的更合理配置和使用,与瑞慈的合作是一个尝试,“有开始就有可能性”。

事实上,宋冬雷在开始之际就想得很远:“如何帮助更多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走出体制、高效服务于患者同时获得自己应有的价值;如何帮助更多的年轻神经外科大夫成长为有真才实学的专家,传承优良的技术服务于大众;如何组建更强大的团队应对更大的市场需求和攻克难题;是我眼下面临的一些大问题。”

宋冬雷曾发微博表示:“凡愿意走向自由执业者,余将助之;凡愿意为自由执业者提供平台的私立医院,余将助之;凡愿意接纳自由执业的公立医院,余亦将助之。余之力量虽有限,但志同道合者必将众矣!”

在建设团队的同时,宋冬雷也非常注重管理方面的问题,曾多次向他的老朋友张强医生咨询,了解医生集团运作方面的经验。他表示,人才遴选、成本控制、赢利方式等往往不是医生所擅长的,未来5-10年他仍然以临床工作为主,同时也会逐渐积累管理方面的经验。

除了倾力于自己的事业,宋冬雷也始终关注医改的进展。在微博和微信平台上,他为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建言,也感叹当下的医疗尚缺乏人文精神;他引述台湾的历史经验严正宣称,收受回扣的名医也进了监狱,更谆谆劝诫社会资本不要急功近利。他表示,根据相关政策法规,医生集团不能招收住院医,但如果签约的平台医院是国家的规培基地,他愿意参与对年轻住院医的培训。

今年以来,医生集团风起云涌,对此业界议论纷纷看法不一。宋冬雷预测:未来中国医生的5%将成立医生集团,25%将加入医生集团工作,70%还将在医院以雇员身份工作。但不管如何,医生都将成为自由执业者。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近百家医生集团公司注销!药企一口气卖了6家

2019年,是中国医生集团业态涌现的第五年,医生集团发展的情况究竟怎样?《看医界》传媒联合上海交大非公立医院经营管理研究所调研撰写的《2019中国医生集团发展报告》将于2019年12月7-8日举行的2019上海医交会(及2019中国医生集团技术合作大会、2019中国医院诊所赋能大会)上重磅发布。《看医界》为您带来部分精彩内容抢先看。 医生集团企业注册正趋于理性! 2019年

一批医生集团发展缓慢,几大因素曝光

从目前看,医生集团的发展缓慢,总体无非几大因素:医生还未能真正开展自由执业(这里不仅指外部环境,还包括医生的观念),医生集团的发展受限于可以多点执业的医生数量;医生集团缺乏经营管理的人才,尤其是具备市场观念的经营管理人才;医生集团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获客难题。

济南现分级诊疗新模式:医生集团带“大专家”到“小医院”

在家门口的区级医院接受腔镜专家做手术,手术费仅等同于区医院医生主刀。7月13日,准备从济南市长清区中医院出院的黄永(化名),对自己3天前做的输尿管镜下碎石取石手术连称“满意”。黄永这句“满意”的背后,一种以医生集团为纽带的分级诊疗新模式正在济南显露雏形。“包括我在内,目前庆松微创旗下已约10位签约医生来长清区中医院开展手术。”说这话的是黄永的主刀医生苗庆松。苗庆松原是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的微创外科主

国内首个脑科医生集团自建医院即将开业,实行“开放式”收费标准

翻开宋冬雷的朋友圈,觉得他有点闲:朋友圈动态坚持日更,更新条数平均超过四条,最近有一天甚至发了12条动态,记录的内容既有专业的疾病手术知识,也有对于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和医院)的品牌宣传,但更多的是生活点滴:要去日本考察,让亲们别想他;一天的手术结束后吃到了妈妈做的家常菜;在机场偶遇追星族;搭乘飞机被告知只剩中间的座位,他毫不介意,并戏谑道万一两旁坐的都是美女呢。

中国医疗界10大新机遇

一、诊所将成分级诊疗中流砥柱! 在国家大力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机遇中,业内人士认为,能够提供医疗服务总量达80% 的诊所能否发展起来,成为提供医疗服务的中流砥柱,可以说决定着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成败。 于是我们看到国家近年来大力放开诊所审批,5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改革委、财政部、人保部和国家医保局五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试点在10个城市放开医生开诊所,被

政策利好 是医生集团发展的前提

从2016 年《 “健康中国 2030” 规划纲要》中提出“积极探索医师自由执业、 医师个体与医疗机构签约服务或组建医生集团”观点后,医生集团作为新生事物逐渐得到我国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短短几年时间里国内医生集团注册数量就迎来了井喷似增长。虽然从表面上看,大量医生集团的出现会对我国医师多点执业、医疗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塑造医生品牌等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实际上在我国政策、法律法规上并未对医生集团的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