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恐慌与激情过后:该如何冷静思考我们的未来抗击新冠之路

2020-01-27 张文宏 华山感染

前言全国各地的病例数每日在飙升,除了西藏,全国各省/地区都已经有了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报道。网络上流传着蜂拥的就医人群、哭泣的一线医生、被封的村庄道路、停运的城市交通等,仿佛有世界末日来临之势。除夕之夜,勇士逆行,不斩楼兰誓不还。但凡真的勇士有两种,一种是无畏的勇士,一种是理性的智者。昨天除夕我们谈无畏勇士,今天初一我们讲理性智者的思考。今天下午,我国著名的病毒学家闻玉梅院士电话给我,谈到疫情,她说



前言
全国各地的病例数每日在飙升,除了西藏,全国各省/地区都已经有了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报道。网络上流传着蜂拥的就医人群、哭泣的一线医生、被封的村庄道路、停运的城市交通等,仿佛有世界末日来临之势。除夕之夜,勇士逆行,不斩楼兰誓不还。
但凡真的勇士有两种,一种是无畏的勇士,一种是理性的智者。昨天除夕我们谈无畏勇士,今天初一我们讲理性智者的思考。
今天下午,我国著名的病毒学家闻玉梅院士电话给我,谈到疫情,她说“现在全国一片恐慌,但防疫有其自身规律,目前需要的是理性科学对待。早期武汉疫情是盲目乐观,现在过度恐慌,反而不能科学对待眼前的疫情”。闻先生是中国著名的病毒学家,经历疫情无数,现今很多著名的病毒学家都是她的学生。她的一席话再次引发我们对当前全国疫情防控的深入思考。
基于对当前的疫情的了解,和对病毒的生物学特性及患者临床表现转归的思考,笔者作为目前奋战在抗冠一线的临床医生,也作为长期从事新发传染病研究的科学工作者,提醒大家在发动武汉战役之后,对于疫情应该有长远细致的安排和思考。在外地的武汉人和在武汉的外地人总归要回家,停摆的武汉终归要重启。重启后的武汉和全国的抗冠之路应该怎样走?
01.武汉战役需要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战役目标应能达到
启动全国级别的抗疫,在我国历史上不是第一次。典型的战役是大清王朝末年,1910年,宣统二年年底,东北鼠疫爆发。无双国士伍连德临危受命接管东北抗疫大权。采取的措施也是东北封城,断绝交通,逐户探访病人,隔离收治。从1911年1月开始,东北境内铁路陆续停驶。1月13日,帝国在山海关设立检验所,凡经过旅客,均需停留五天观察。1月15日,陆军部加派军队,阻止入关客货。1月21日,又下令断绝京津交通。所有医护和易感人群均带“伍氏口罩“。3月1日,哈尔滨首先实现了零死亡。到四月,鼠疫终于彻底扑灭。共四个月,扑灭东北鼠疫。
鼠疫乃细菌所致。新冠乃病毒,但都离不开“逐宿主而居之”的特性,人类并非新冠状病毒的天然宿主。人体感染后需要启动免疫反应,免疫系统一般需要2-4周可清除病毒,但清除过程中可出现发热、肺炎等激烈的炎症反应。如果在这两周内对感染者予以隔离,保证在2-4周内病毒没有完成下一代病例的传播,则传染病传播链自然打断。所以在此试问,今日之武汉,相比昔日之东北如何?新冠状病毒猛烈,但比之鼠疫又如何?
所以自全国勇士驰援武汉之时,武汉战役的结局已经没有疑问。今天在荆襄大地的百姓和全国处于惶恐中的大众,应对此疫有必胜之信心。
困难的不是武汉,而是输入武汉病例的其他城市。
对于武汉外的其他城市,卫生管理层和城市管理层面临一场大考。这场考试考的已经不是勇气,而是理性和科学。武汉以外其他城市管理层,目前面临的正是武汉2019年12月底同样的问题,如果可以重来,在疾病的初期应如何抗击这场新发传染病?
02.武汉外的城市抗疫,还需老老实实按科学规律办事
当前的全国大部分地区发病数据出现激增。在武汉是原来堆积的病例和一代病例再传播派生出的二代与三代病例。疾病爆发之初,看到所有病例均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之时,人们极易产生该病是有限传播的美好愿望。
美好的愿望往往是一厢的,世界走的多是墨菲定律的路子。
很快出现的一系列聚集性发病案例没有受到重视是武汉之殇的关键节点。香港大学袁国勇教授,也是当年在香港鉴定SARS冠状病毒的科学家,通过对武汉家族聚集性病例的基因分析获得了人传人的铁证。只要出现人传人之后的二代病例和三代病例,疫情就标志着进入第二阶段。这个阶段时间越长,则残余病例数量越大。当前武汉和湖北出现病例数飙升属意料之中。
但是再高的发病率,通过物理上的交通管制,必能切断实际上的传染病播散。2周的潜伏期不算太长。今天人民日报发布消息,除了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分院的1200张床位外,将再建一所1300张的定点新医院。通过对所有发病患者的收治,不出2周,武汉实报病例应该能出现拐点。
现在的困难在于其他各省的输入性病例。随着诊断试剂的普及,未来两周会不断检测出从武汉交通封锁前流出的病例,输入性的病例随着23日的武汉封城,在2月7日左右应该会出现拐点。但是,不可预测的是,是否已经出现所在城市的二代病例?当前很多城市的诊断试剂虽然已经到位,但是诊断时间不及时,假阳性假阴性病例可能也不少,临床采样不规范也会影响检测结果。凡此种种,均有可能造成输入性病例的继续传播,继而产生二代病例和三代病例。
当某一个城市的不明原因肺炎中出现新冠病毒,而且源头不清的时候,预示着该城市已经失去了初期防控的黄金窗口,可能要进入二代病例传播的持久战阶段。这个阶段可以在病例出现爆发时候发现,也可以通过主动监测来完成。准备采取何种方式进行防疫,纯属城市管理者的见仁见智了。
因此,当前武汉外的防疫工作,必须老老实实地做好病例筛查,迅速确诊,精确分检,该隔离隔离,该回家回家。如果病例数较多,超出当地医院的承受能力,那么按照轻症病例可以居家隔离的策略也能达到阻止病例扩散的要求。
这里的核心防治策略还是要当地政府严格按照流程去实施疫情管理。疫情的初期,在没有发现二代病例的阶段,应对所有潜在的输入性病例进行迅速有效的筛检,这个阶段怎么投入都不会白费。发现的病例轻者在院隔离观察或者居家隔离,均能实现阻止病例在社会上的滞留与传播,避免形成二代和三代病例。
所在省市有条件者可以对武汉来源之外的不明原因肺炎进行病原学的监测,明确是否已经有武汉二代或者三代病例在本地形成传播循环。一旦发现,则标志抗疫时间要延长,所在城市进入持久抗疫阶段。
抗击新冠到了目前这个阶段,比的已经不是仅仅是勇气,而是理性、耐心与科学了。
03.世卫组织和中国疾控的居家隔离策略应能发挥巨大作用
当前对于武汉新冠病毒的认识已经到了新的层面。最近国际著名的柳叶刀杂志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公布了病毒的基因结构和潜在的宿主受体,也发表了本病的主要临床特征。这些研究发现,新冠病毒不是SARS病毒,症状总体上较轻,病毒受体主要分布于下呼吸道的肺泡细胞上。这就注定了该病的显性发病以肺炎为主,而轻症或者隐性发病比例可能较多,极易在不知不觉中造成极大的传播。
因此, 2003年的SARS和2012年的MERS,传染源多为重症患者,但新冠可能会有相当多的轻症甚至无症状感染者造成传播。这就注定了在筛查肺炎患者的同时必须关注轻症或者无症状的感染者。在此春节的关键节点,可以借助天赐的休假良机,彻底通过居家隔离,让病毒传播停摆。密切接触者和无症状的潜在感染者,可以选择与轻症流感同样的防控策略,居家隔离。我们华山感染公众号本期推荐了世卫组织的居家隔离方案,可供广大读者参考使用。
居家隔离,或者社区隔离观察点,可以实现集中治疗点不能起到的效果。当传染病暴发之际,当存在大量无症状的密切接触者或者潜在病人的时候,居家隔离应该作为一个重要的选项,可以解决治疗点不能解决的问题。若出现任何症状则再次去医院就诊也非常重要。居家自行隔离期间,可以借刷朋友圈、煲剧、读书品茶之际,让新冠病毒自行失去传播能力而灰飞烟灭。
人类非新冠状病毒之天然宿主,该病没有慢性阶段,轻症或者疑似感染者通过短期的休息隔离即可消灭病毒,肺炎患者通过住院隔离治疗亦能实现消除病毒于传播之目的。
春节已经开始,元宵终归要来,我们做好武汉重启的准备了吗?
张文宏
写于2020庚子年大年初一
本文经授权后转载自“华山感染”公众号,版权归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所有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