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TT: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新策略

2018-10-15 Nature自然科研 Nature自然科研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Donald William Kufe教授在施普林格自然与川大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主办的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STTT)上发表研究论文,发现靶向对ABT-737耐药的三阴性乳腺癌细胞中的MUC1-C可以抑制BCL2A1并诱导死亡,这很可能成为新的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策略。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Donald William Kufe教授在施普林格自然与川大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主办的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STTT)上发表研究论文,发现靶向对ABT-737耐药的三阴性乳腺癌细胞中的MUC1-C可以抑制BCL2A1并诱导死亡,这很可能成为新的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策略。

三阴性乳腺癌(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TNBC)是指雌激素受体(ER)、孕激素受体(PR)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均为阴性的一种乳腺癌。三阴性乳腺癌占所有乳腺癌病理类型的15%-23.8%,三阴性乳腺癌具有侵袭力强、恶性程度高等特点,三阴性乳腺癌目前尚没有有效的治疗方式,对其它类型的乳腺癌有效的内分泌治疗和分子靶向(如靶向Her-2的曲妥珠单抗)对TNBCs均无效。目前,三阴性乳腺癌主要依靠化疗,但治疗后愈很差,且无复发生存率和总生存率均相对较低。B细胞淋巴瘤2相关蛋白A1(BCL2A1)是BCL-2抗凋亡蛋白家族的一员,其癌症细胞对化疗药物和靶向药物的耐药相关。BCL2A1通过阻断细胞死亡发挥癌基因的功能。目前,在三阴性乳腺癌中发现了BCL2A1的过表达,然而,目前还没有有效的药物能靶向过度表达的BCL2A1,从而治疗癌症。

黏蛋白1(MUC1)是一种在约90%的三阴性乳腺癌中过表达的异二聚体蛋白。MUC1跨膜C-末端(MUC1-C)起到癌蛋白的作用,它可与多种激酶和效应物进行相互作用,影响多条信号通路。例如,MUC1-C能激活与炎症相关的TGF-β激活激酶1(TAK1),进而影响TAK1→IKK→NF-κB p65通路。MUC1-C胞内结构域直接与NF-κB p65相互作用,促进NF-κB p65靶基因的活化,其中包括MUC1,进而形成自诱导循环,增加MUC1-C的表达。目前有研究表明,MUC1-C还能通过NF-κB p65依赖性机制增加抗凋亡BCL-x蛋白的表达,此外MUC1-C在三阴性乳腺癌细胞对BCL-2抑制剂的氧化应激反应中稳定MCL-1。但目前的研究还未发现MUC1-C信号通路与BCL2A1之间有关系。

为研究两者的关系,Donald Kufe教授课题组在针对三阴性乳腺癌细胞MDA-MB-468和BT-20的研究发现,MUC1-C诱导BCL2A1表达(图1)。



图1 Downregulation of MUC1-C decreases BCL2A1 expression

随后,研究人员使用靶向CQC基序并抑制MUC1-C同源二聚化的GO-203肽(图2a)进行研究,GO-203肽已被纳入用于递送到肿瘤细胞中的纳米颗粒聚合物中(GO-203/NP),研究表明靶向MUC1-C能抑制BCL2A1的表达。



图2 MUC1-C drives BCL2A1 expression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MUC1-C是通过NF-κB p65介导的机制促进BCL2A1的转录(图3)。



图3 MUC1-C→NF-κB p65 signaling induces BCL2A1 expression

随后,研究人员发现,三阴性乳腺癌对ABT-737和ABT-263这类靶向BCL的药物耐药与MUC1-C→NF-κB→BCL2A1途径的激活有关。而使用靶向MUC1-C的GO-203/NP能有效抑制ABT-737耐药三阴性乳腺癌中的BCL2A1,从而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图4,图5)。



图4 MUC1-C→NF-κB signaling upregulates BCL2A1 in ABT-737-resistant cells



图5 Targeting MUC1-C is effective against ABT-resistant cells with BCL2A1 overexpression

综上,本研究发现,MUC1-C通过NF-κB p65依赖性机制在TNBC细胞中诱导BCL2A1的表达。实验显示MUC1-C→NF-κB p65→BCL2A1通路对于用针对BCL-2家族的其他成员的药物(例如ABT-737)的治疗反应极为敏感。进一步的研究表明靶向MUC1-C能有效下调对ABT-737耐药的TNBC细胞中的BCL2A1,进而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图6)。



图6 Schema depicting the function of the MUC1-C→NF-κB p65 pathway in integrating the induction of BCL2A1 expression with the EMT program and epigenetic regulation

原始出处:
Masayuki Hiraki, Takahiro Maeda, Neha Mehrotra, et al. Targeting MUC1-C suppresses BCL2A1 in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 12 May 201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18-10-15 天地飞扬

    了解一下,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JCO:紫杉醇联合LCL161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目前无得到批准的针对三阴性乳腺癌的靶向疗法。LCL161是一种凋亡拮抗剂的抑制剂,以TNFα为基础的基因表达特征(GS)可以预测对LCL161的敏感性。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报道了LCL161新辅助临床试验中的疗效。

CLIN CANCER RES:miR-34a调节三阴性乳腺癌生长和侵袭

近期研究表明非编码RNA(ncRNA)如miRNAs与多种肿瘤的发生有关。但是miR-34a在三阴性乳腺癌中的分子机制尚不明确。CLIN CANCER RES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这一问题。

Nat Commun:研究发现三阴性乳腺癌治疗新靶标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营养与健康院)詹丽杏研究组分析了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的转录组特征,发现并确认了乳腺癌中JAK2/STAT3信号的新抑制子Wwox蛋白,阐明Wwox的异常减弱和JAK2/STAT3的异常激活这样的负相关关系是高度恶性TNBC发生转移的重要原因。研究成果近日在线发表于《自然—通讯》。

Cancer Cell:重磅!三阴性乳腺癌根源现世!这个基因是罪魁祸首!

目前,科学家仍对三阴性乳腺癌(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 TNBC)束手无策,其预后极差、死亡率极高,传统疗法收效甚微,是乳腺癌中恶性程度最高的亚型之一。在多方疗法尝试受阻后,研究人员转而试图探寻TNBC发病根源,进而在根源上阻断肿瘤的发生。近日,美国Salk实验室的Geoffrey Wahl教授等人在著名学术期刊《Cancer Cell》发表的一篇文章描述了TN

ANN ONCOL: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卡铂或吉西他滨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

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侵袭性强,往往预后较差。tnAcity试验评估了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卡铂(nab-P/C),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nab-P/G)和吉西他滨联合卡铂(G/C)作为一线疗法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Signal Transduct Target Ther:靶向MUC1-C可抑制三阴性乳腺癌中的BCL2A1

B细胞淋巴瘤2相关蛋白A1(BCL2A1)是抗细胞凋亡蛋白BCL-2家族的成员,是导致抗癌药物治疗抗性的主要因素,但是目前还没有针对BCL2A1的药物。MUC1-C癌蛋白在三阴性乳腺癌(TNBCs)细胞中异常表达,诱导上皮-间质转化(EMT)并促进抗癌药物抗性。本研究表明,在TNBCs细胞中靶向MUC1-C可导致BCL2A1表达的下调。结果显示,MUC1-C通过NF-κBp65介导的机制激活B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