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科学告诉你怎样的胸型最吸引人,别笑,这是一个严肃的研究!

2020-1-3 作者:Phoebe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1

都说“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但是你有没有认真想过,当我们在和别人交流时,第一眼就真的会先看脸吗?



当然不是。除了脸,我们当然还有挺多部位可以选择,比如hip,再比如breast。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你习惯将第一次目光落在别人胸上的时候,你会选择先落在什么区域内?毕竟,你懂的,那个地方有时候也挺大。


来源:网络

小编带着这些个问题,忍受着蜗牛般的网速,发现了一篇科(bao)研(zang)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文献下载下来,打开文献的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一扇新的大门正向我敞开!先给让你们看一眼题目,自己体会一下。



没错,这篇文献就是研究的女性胸部问题。

正式开车,啊,不,正式上课之前,我们还是有必要先了解一下什么是眼动追踪技术(敲黑板,划重点)。


来源:网络

眼动追踪技术适用于基于眼球运动分析的视觉感知过程的无创客观评价。借助它,可以更好地洞察凝视模式,包括吸引观察者注意力的刺激、注视持续时间和顺序。

好了,我们接着讲解文献(一定要严肃)。

文章中提到,对于术语“乳房美学(breast aesthetics)”很难定义,评价有主观的评价指标,也有客观的评价指标,没有可靠的标准化评估方法(严肃),但是作者认为主观评价更具有优势。

简单的讲,客观评价方法包括直接和间接人体测量;主观评价主要基于体检时对乳房的视觉检查,以及使用各种比例尺和指南对照片和乳房三维模型进行分析。

而与乳房美学的主观评价技术同样重要的是评价者。(这个地方,胸部整形了解一下)文章中引用了一句话“It was shown that the opinions of plastic surgeons and patients regarding the shape and attractiveness of augmented breasts may differ considerably”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我的整形医生非要把我的胸整成这个样子,但是我认为应该那个样子才好看,看吧看吧,结果果然不好看,气死我了”(没有同感,Tony老师可以让你体会一下)。



为了避免这种整形外科医生和患者对隆胸的形状和吸引力的看法不同,有技可施吗?

在本研究中,作者们就使用了眼动追踪技术,客观分析了评估女性乳房美感与对称所发生的视觉过程。

这个重要吗?当然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了解女性和男性对乳房对称性和美学的视觉感知,可能有助于开发新的可靠的主观评估手术结果的方法(官话)。

也就是说,在你下次做乳房整形的时候,对于同一种手术设计方案的看法,可能会出现“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画面。

首先,建模:根据Fitzpatrick皮肤类型量表,基于存档的照片文档和三维图像,研究者们建立了9个躯干和颈部皮肤的三维高聚模型,每个模型代表不同类型的女性乳房(下图仅供科学研究,不必对号入座)。



研究者们选定的观察小组包括100名研究时既无医学背景也未接受过医学教育的人员,其中50名女性(平均年龄34.2±11.5岁;范围20-60岁)和50名男性(平均年龄34.8±10.6岁;范围20-58岁),都具是白种人且有相同的文化背景。

观测者坐在一张椅子上,标准距离为60厘米,前面是一个15英寸的电脑屏幕。观察者被指示保持头部稳定乳房图像被分成几个感兴趣的区域(下图),观察者按照既定的流程,利用眼动跟踪技术,对8个模型的正面和侧面进行观察和评价。



那么结果如何呢?

总结一下,尽管性别和乳房类型对某些感兴趣区域的注意力捕捉有影响,但女性和男性观察者的注视模式的关键特征基本相同。无论观察者的性别如何,下乳房区域(即图中LB区域),特别是乳头乳晕复合体(即图中“小黄鸭”处)的固定时间最长,固定次数最多。这一区域的平均固定时间分别相当于女性和男性观察者在乳房美学评估期间总观察时间的58%和57%;以及女性和男性观察者在乳房对称评估期间总观察时间的56%和52%。

所以乳头乳晕复合体和下乳房是评价乳房美观和对称性的关键部位。

看懂了吧,这里不得不说眼动追踪技术的神通广大,除了上述的作用外,眼睛追踪技术可能会提高我们对躯体变形障碍的理解,甚至可能有助于根据患者和健康对照者的凝视模式的比较来检测躯体变形障碍。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眼睛追踪技术在医学和科研中还有许多其他用处,比如以后打字有可能靠眼球追踪就能实现。

伟大的物理学家霍金其使用的智能输入法,其里面就含有眼球追踪以及面部肌肉识别等技术,正是由于这项的技术的实现,才能够让霍金打字或者演讲的效率提高了好几倍[3]。


来源:网络


参考资料:
1.Pietruski P, Paskal W, Paskal A M, et al. Analysis of the visual perception of female breast aesthetics and symmetry: An eye-tracking study[J].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2019, 144(6): 1257-1266.
2.Mekawi Y, Murphy L, Munoz A, et al. The role of negative affect in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ttention bias to threat and posttraumatic stress: An eye-tracking study[J]. Psychiatry Research, 2019: 112674.
3.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75338809627180&wfr=spider&for=pc
来源:梅斯医学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于我

就是要有料还不能垂的意思?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20-1-3 18:09:36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