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这位协和女大夫!用实际行动证明结婚不影响工作

2017-09-28 常青 本文摘自《协和医事:协和百年纪念版》(2

那时的严仁英,面临着两难选择:家庭,还是事业?结婚,还是独身?

1935年,叶恭绍27岁,从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科工作。当时的科主任是袁贻瑾教授,他安排叶恭绍先到杨崇瑞办的第一助产士学校见习三个月。

叶恭绍告诉科主任,自己将在10月份结婚,袁贻瑾当时反应很大。“他简直不能接受,而且感到失望。他要我去找杨崇瑞谈话,希望杨崇瑞能说服我不结婚。他还告诉我,协和医学院是不送已婚女医生出国进修的,因为女医生结婚后必定随她的丈夫去留。协和培养了,又不能用,太不合算!而且女医生生了孩子,就可能不再工作了”。

科主任还举了杨崇瑞、林巧稚由于不结婚,事业才取得成功的例子。而沈骥英虽然曾是协和毕业生中的佼佼者,但在结婚后生了孩子,工作受到很大影响,以至结婚后就离开协和医学院了。

“他想用这些例子来说服我,但我没有改变计划。我按预定时间,于1935年10月和黄祯祥大夫结了婚,并继续在公共卫生科工作,直到1941年冬珍珠港事件发生,协和被迫关门为止。我于1936年、1938年、1940年生了三个孩子。除了利用协和应有的每年一个月的休假外,我没有为生孩子而多请一天假。我就是要用自己的行动说明已婚妇女照样能继续工作,以消除他们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我终于胜利了!”叶恭绍后来回忆时说。

叶恭绍早年从事妇幼卫生工作,后来则重点进行儿童青少年的生长发育、形态功能与素质的研究。这位生了三个孩子的协和女大夫,1947年赴美国留学,新中国成立后当过北京妇婴保健所所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北京医学院教授,卫生系副主任,北京医科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华医学会常务理事、卫生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常务理事......

在老协和时期,能选择报考“高难度”的协和医学院的女人,多半希望在自己身上能够实践女性的新式解放。叶恭绍的父辈并不想给女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她是在早年追随孙中山的二哥的帮助下,走出了家庭,接受了新式教育。她从天津中西女子中学毕业后进了南开大学,两年后转到燕京大学医预科学习,后来考进协和医学院。在老协和,如果女大夫选择内科、外科、妇产科这样的大科工作,是不允许结婚的。对护士也有许多规定:吃、住都要在宿舍,如外出,晚10点前必须回宿舍;如有客人来访,可在客厅接见,禁止男客上楼;不许结婚,如要结婚,必须首先辞职。

从老协和毕业的叶恭绍,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她日后成为公共卫生学家、中国第一个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的创始人,并首次在中国提出了关于不同性别的少年第二性征的分度。

因为从事的是医护这样的职业,协和女人一般情况下都更坚韧,否则在协和这个环境里难以成功地生存。又因为时代背景的演变,协和女人的坚韧,在新老时代也以不同的方式展现着。

1940年,27岁的严仁英从协和医学院毕业,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师从中国第一代妇产科专家林巧稚。林巧稚是协和医院第一位担任住院总医生的女性,也是当时妇产科职位最高的中国女性。她非常看重严仁英,有意培养她做自己的接班人。那时的严仁英,面临着和叶恭绍一样的两难选择:家庭,还是事业?结婚,还是独身?

2004年中央电视台的《大家》栏目,请到了北大医院91岁的妇产科专家严仁英。严仁英在节目中谈道:“林大夫不结婚,因为她在协和那个地位,女的里头能当上教授、当上主任的就她一个人,如果她结婚了她就没有这个前途了。我也有这个问题,到底是要事业还是要家庭,是要结婚还是要继续干下去。因为林大夫,在她的心目中,可能我也是她的接班人之一,我到底是继续跟着她在协和往上爬的阶梯继续往上爬,还是建立家庭离开她,这是一个矛盾。当时美国跟日本宣战了,协和关门了,所以这条路死了,那就没有往前了,就可以结婚了。”

协和关门后,在老师林巧稚的介绍下,严仁英来到著名妇产科专家杨崇瑞创办的国立第一助产学校工作。半年后结婚,先生是在协和医学院的同班同学王光超,后来的著名皮肤病专家。他们相伴走过了60个春秋,被称为“杏林双彦”。



▲1975年,林巧稚(左)和学生严仁英(右)在一次妇产科学术会议上的合影。

差不多同时,北京电视台《世纪之约》也对严仁英进行过采访,也提到老协和女大夫的独身,比如她的导师林巧稚。严大夫说:“她这个独身不是她自己选择的,是被逼的。我在1948年到美国的时候,发现美国的很多妇女结了婚以后就都只能看门诊了,再也不可能当教授当主任,不可能了。我原来心里头想着美国又是民主又是自由的,怎么这样子对妇女,对妇女这么歧视。后来觉得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假象。所以像林巧稚那一代的我的好多老师都是独身的,这不是她们自己的选择,而是被逼的。”

“被协和职业发展的选择所逼”这一说法,难免过于简单。一句“为了中国的医学事业而终身未婚”,也不能揭示终身未婚的老协和女大夫们的全部内心世界。同样毕业于协和医学院的凌筱瑛(后来任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苏祖斐(后来任上海儿童医院院长),也是终身未婚。毕业于协和医学院护理学校的聂毓禅、王琇瑛,后来成为著名护理教育专家,也是终身未婚。

在一篇论文《20世纪初中国提倡女子就业思潮与贤妻良母主义的形成》中,提到这么一个有趣话题:“在职业女性的培养方面,美国教会学校的影响不可低估,最早的职业女性出自教会学校,甚至职业妇女难以兼任‘贤妻良母’的观念,也来自教会学校。”

20世纪初,中国最好的医学院都为欧美人所办,“据1916年之调查,中国全土医学生人数在1 940人左右,其中129人为女学生”。这篇文章里提到了北京的协和医学院,这里培养有一批优秀的女医生,接着说到叶恭绍,“出生于一个典型的封建大家庭,其二哥官至北洋政府的交通次长,家有7个姐姐,1个妹妹。小学毕业后,进入教会办的天津中西女校,目的是为了做一名小学教师,以达到经济独立,因为她对母亲及姐姐、嫂子们的生活方式很反感,不愿做一个只会打牌、管家务的富家太太,认为这是一种寄生的生活。因而中学毕业后进入协和医学院深造”。后来的她“成为一个特例,协和毕业的女医生的确大多终身未婚”。

创办于1913年的金陵女子大学,一开始就把培养专门人才作为自己的目标,在这所大学获得学士学位的学生可直接去美国大学的研究院读硕士。该校培养了众多的职业女性,“以毕业生多单身而着称”。而由美国传教士之妻范约翰夫人在1861年创办的上海清心女校,对聘请教师规定很严,一定要是基督徒,而且是不结婚的,一旦结了婚,就要辞退。令人感兴趣的是,这种将“贤妻良母”与职业分离的选择,为何竟然出自受西方影响最深的女校。

中国妇幼卫生事业的第一人,毕业于协和医学堂后来曾在协和工作的杨崇瑞,也是终身未婚。杨崇瑞曾在美国进修公共卫生学,回国后在协和的公共卫生系担任讲师。

兰安生在他的口述史中,热情描述了和可敬的杨崇瑞一起工作,到北京郊外某个村子的行程。他们受地方长官之邀,调查奇高的婴儿死亡率——80%!他们发现当地妇女所有的分娩,皆由一位传统的接生婆协助,操作极不卫生。而只要提升简单的无菌过程,就可以防止绝大多数这类死亡。

协和妇产科主任马士敦(J.Preston Maxwell)曾如此描述可怕的传统接生:

在距离北京不远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个小有名气的接生婆。她身体畸形,靠手和膝盖行走。人们看到她从爬行姿势站起来,在衣服上擦擦手,然后没有进一步的准备,就开始进行引导检查。更夸张的是,这个妇女都没有尝试将自己的指甲修整干净。我们病房中有些病人,在来这里看病之前,阴道壁就被肮脏的指甲刮伤。

在兰安生的劝说下,杨崇瑞开始酝酿中国的助产教育。1928年,杨崇瑞致信《中华医学杂志》编辑,第一次公开呼吁改革女性的医疗训练,提出将助产士专业合法化:

在中国要解决助产士问题,凭什么要求合格的候选人在中学教育之上还必须接受护士培训,才能再上接生课程。中国每年大概有1 200万新生儿。按照像英国......和丹麦这样具有高接生水准国家的经验......估计一个助产士每年恰当的接生数,分别是150次和120次。在此基础上估计,对于今后的两代人,医生数量和经济状况要求,至少80%的接生需由助产士完成,那么问题就是要培养6.4万名助产士。

同年,在北京市政府提供的一座翻修的中式院落,北京助产学校开张,杨崇瑞任校长。第二年,政府卫生署任命了助产士委员会成员,由杨崇瑞担任会长。北京助产学校也扩展成为“国立第一助产学校”。学校开设3门课,第一门为期2个月,培训传统的接生婆;第二门为期6个月,培训年轻的现代助产士;第三门,为期2年,针对高中毕业生,成为助产士项目的监管者和领导。首期学员是30名妇女,平均年龄54岁,都目不识丁。据说,培训的接生婆中,还有一位是接生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接生婆。针对她们的现状,杨崇瑞如此描述教学目标:“我们只想努力让她们记住3件事:正常接生中的无菌方法,系脐带的正确方法,最后是识别危险信号并把非正常情况转交医生。”

在两个月的课程结束后,学生要通过一个简单考试才能毕业。每位助产士需要演示3项实用技术——助产前的洗手,正确系脐带,以及清洗新生儿要特别注意眼睛。每位要口头解释一下如何观察出血和发热,描述正常和非正常生产的区别。初始的30位学员,有26人参加了考试,19人通过考试。成功结业后,每位助产士会得到一个“接生包”。包内装有:围裙、套袖、毛巾、无菌线、剪刀、眼药水、肥皂、刷子、来苏水、硼酸、酒精和硝酸银。这是杨崇瑞向北京官员的太太们寻求捐助而来,每包是5美元的成本。到1932年,北京有268位传统接生婆完成了这门课程。杨崇瑞后来也在定县进行过助产士培训的探索,只是旧式接生婆的再培训,在农村并不像城市那样有效。



▲1929年,助产士在课堂上演示如何在助产前剪指甲、洗手,给新生儿洗澡、系脐带、点预防眼药。



▲1928年,参加国立第一助产学校两个月课程的结业生合影。

除了助产教育,杨崇瑞相信,一个综合的妇幼保健项目,一定要包括节育。她的另一行动是开设了节育咨询门诊。多次生育不仅危害女性和婴儿健康,也不利于国家发展。但节育这一话题,在20世纪早期仍是中国的禁忌。她请社会学教授陈达在北京《晨报》上发表宣扬节育的文章,还在1936年秋邀请美国著名的节育运动倡导者玛格丽特·桑格(Margaret Sanger)到北京协和医院的礼堂做“节育”的演讲。北京的小报上描述了杨崇瑞在前门车站迎接桑格:“外国反动医学人士来华,拟宣传所谓的节制生育。国人则有一奇装异服的中年妇女前往迎接,居心叵测,需加注意。”所谓杨崇瑞的“奇装异服”,不过是改良过的旗袍和盘在头上的发髻。桑格在协和礼堂的演讲题目是“节制生育的各种措施及今后的展望”,但日后真正第一个有组织的节育诊所,直到1930年才建立。

与陈志潜一样,杨崇瑞的项目带有革新色彩,解决了当时中国一个最难也最急的问题:现代科技在本地的快速、平等分配。当今中国极低的婴儿死亡率,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杨崇瑞的国立第一助产学校这一先驱计划。

杨崇瑞曾写过一篇《一个产科医生的生活》,刊登于1943年《实验卫生季刊》妇幼卫生特辑:

最理想的职业是能从工作里获得生活的愉快与安慰,这是一种鼓励也是一种幸福。产科工作便是这种的理想的职业之一。服务于产科工作的人便是从工作的美满成果里,来享受生活的安慰与愉快的。

她列举了产科医生的辛苦、战胜困难后的满足。文章最后写道:

生活中最真挚的快乐,是为他人谋求幸福。产科医师便是为妇女婴儿求安全与幸福。每次接生,直接的维护了两个人的性命的安全与身体的健康,间接的为国家在强国强种上,做了最伟大的贡献。所以一个产科医师应该有理由以她的职业骄傲的。

可以说,中国女性处境的改善,有一部分是从身体解放开始的。杨崇瑞关于助产和节育的行动,开始改变中国女性被生育牵制的状况,渐渐地,中国妇女可以自主选择什么时候怀孕,如何避孕,用什么方法来控制生育,如何优生优育。杨崇瑞和学生林巧稚一样,一生关注的是中国妇女的健康和生存,挑战并解决当时中国传统妇女的生育问题。当林巧稚还是协和医学生时,来到东城区第一卫生事务所实习,在保健科主任杨崇瑞的指导下工作。杨崇瑞也曾特聘当时在协和医院的林巧稚,去助产学校讲授产科学。

在今日关于林巧稚的文章中,常常会提到她的这句话,出处尚待考证:“健康应从婴儿抓起,我一辈子没有结婚,为什么呢?因为结婚就要准备做母亲,就要拿出时间照顾好孩子。为了事业我决定不结婚。”

虽然她自己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但经她手接生的孩子有成千上万,人们给了笃信基督教的她这么一个称谓:不曾做过母亲的“万婴之母”。她为林徽因、冰心这些文化名人接生过孩子,也给周恩来夫人、朱德夫人、彭真夫人看过病,更为众多妇女民众治过病、接过生。就像康克清在一篇回忆林巧稚的文章中说质上颇有相似之处的:“她是看病,不是看人。”

一位内蒙古的女工焦海棠给林巧稚来信,说她已连续夭折三胎,现在又怀孕待产,向大夫求救。林巧稚根据信中所说的症状判断,她的孩子患的是新生儿溶血病,国内尚无成活的先例。接受焦海棠这样的病人风险太大了,但林巧稚不能面对一位母亲的求救而背过身去。她遍查全世界最新的医学期刊,搜寻有关治疗新生儿溶血病的资料,最后决定用婴儿脐带换血的手术,来挽救新生儿生命。她组织各科专家制定了整套方案,并亲自主持手术。就这样,中国第一例新生儿溶血病手术成功了,母亲为孩子起名叫“协和”。

一位名叫董莉的患者,结婚6年初次怀孕,来协和检查时发现宫颈有乳突状肿物,经取活体组织做病理检查,怀疑是恶性肿瘤,必须尽早接受手术切除子宫。林巧稚反复研究了董莉的病理检验报告,查阅国外资料,思考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呢,大多数专家仍坚持应尽快手术。手术方案制定了,只等林巧稚签字确定时间。可半个月过去了,她依然没有签字。她每天给患者仔细做检查,认定症状未见发展,有可能是一种妊娠反应,决定暂不手术,出院后定期检查。为了这个决定,林巧稚承担了巨大的压力与风险,后来的事实证明了她的设想和推论是正确的,一个6斤重的女婴降生,孩子的父母给她起名叫“念林”。原来,董莉的宫颈肿物的确是一种特殊的妊娠反应。

终身未婚的林巧稚说,自己“生平最爱听的声音,就是婴儿出生后的第一声啼哭”,这首生命进行曲,胜过人间一切悦耳音乐。



▲林巧稚接生过很多孩子,这是家长们送给林巧稚的照片。在她接生的孩子中,有不少名字叫“念林”“爱林”“敬林”“仰林”的。这是来自民间的女性表达对林巧稚感激之情的方式。作家冰心的三个孩子,都是在协和医院由林巧稚接生,在孩子的出生证上,她签上了英文“Lin Qiaozhi’s baby”。这温暖的签名,打动了冰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17-09-28 darkwhite2005

    前半部分对题.后半部分为什么要举林巧稚未婚的例子.说明结婚不影响事业?

    0

  2. 2017-09-28 欣怡b88dc255

    工作生活两不误.顶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