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Myc对采用EPOCH±Vorinostat治疗的HIV-NHLs的预后的影响

2020-06-01 QQY MedSci原创

MYC驱动的DLBCL患者经EPOCH治疗的预后较差,而vorinostat(伏立诺他)对HIV和化疗疗效无影响。 允许在基于EPOCH的化疗前进行1个周期的系统治疗可促进方案落实,且不会恶化结果。

EPOCH是HIV-NHLs的首选方案,通常为EBV+或HHV-8+。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DAC)抑制剂伏立诺他干扰EBV/HHV-8潜伏期,增强化疗诱导的细胞死亡,并可能能清除HIV宿主。

为了评估伏立诺他是否可增强EPOCH疗效和/或HIV清除率,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随机的2期试验,招募了90位侵袭性的HIV-NHLs患者,予以剂量校正的EPOCH(如果CD20+则联合利妥昔单抗)或EPOCH联合伏立诺他(300 mg)治疗。允许最多提前一个周期予以系统化疗。主要终点是完全缓解(CR)。

在86位可评估的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61人)、浆母细胞性淋巴瘤(15人)、原发性积液淋巴瘤(7人)、未分类的B细胞NHL(2人)和Burkitt淋巴瘤(1人)中,EPOCH疗法和EPOCH联合伏立诺他的CR率分别是74%和68%。CD4+计数<200细胞/mm3的患者的CR率较低。

与单用EPOCH相比,EPOCH-伏立诺他并没有消除HIV宿主,而且导致了更频繁的四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和血小板减少症。

治疗臂的总体和无事件存活率(EFS)相近。总体上,Myc+DLBCL患者的EFS更低(3年EFS:44%;而Myc-DLBCL的为83%)。诊断-治疗间隔(DTI)短也与较差的预后相关,而协议前治疗没有负面影响。

综上所述,EPOCH对高侵袭性HIV-NHLs具有广泛的疗效,而伏立诺他没有任何益处;Myc驱动的DLBCL、低CD4和低DTI患者预后较差。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Lancet Oncol:伏立诺他可治疗晚期恶性胸膜间皮瘤吗?

背景 伏立诺他是一种组蛋白脱乙酰酶抑制剂,它可以改变基因表达和蛋白质的活性。在对报道的恶性胸膜间皮瘤的患者在伏立诺他的第一阶段研究治疗的临床获益的基础上,我们设计了这个3期试验,研究伏立诺他是否可以作为二线或三线治疗来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期。 方法 这项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在90个国际中心已完成。晚期恶性胸膜间皮瘤患者和经过一个或两个以前的系统性方案可衡量的疾病进展均符合要求。对KPS评分、

JCI:原发性渗出性淋巴瘤或可协同治疗

       原发性渗出性淋巴瘤(PEL)是由卡波西氏肉瘤相关疱疹病毒(KSHV)引起的一种罕见致命的侵袭性B细胞淋巴瘤。本病最常见于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如艾滋病毒感染者和老人。因为目前的治疗方案并不有效,因此寻找PEL的治疗新方法迫在眉睫。        在最新一期的《临床研究杂志》(Journal of 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