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a Metabolism:研究称:血管炎症始作俑者被锁定

2019-08-27 xujing 中国循环杂志

动脉粥样硬化是一种由异常剪切应力和内皮脂质滞留相互作用引起的进行性血管疾病。这些因素和其他潜在因素的结合导致血管壁的慢性炎症反应,这被认为是导致以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形成为特征的疾病进展的原因。

动脉粥样硬化是一种由异常剪切应力和内皮脂质滞留相互作用引起的进行性血管疾病。这些因素和其他潜在因素的结合导致血管壁的慢性炎症反应,这被认为是导致以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形成为特征的疾病进展的原因。

近期,耶鲁大学学者在《自然新陈代谢》在线研究称,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是动脉粥样硬化相关血管炎症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破坏TGF-β信号通路可以消退炎症,并导致疾病进展停滞和既定病变的消退。。

研究人员利用培养的人类细胞发现,TGF-β蛋白在动脉血管内皮细胞中引发炎症,但在其他类型的细胞中却没有。

通过一种称为单细胞RNA序列分析的技术,他们测量了单个细胞中每个基因的表达,他们发现,在小鼠模型中,TGF-β诱导了这些细胞的炎症。

研究人员还发现,当内皮细胞中的TGF-β受体基因被敲除后,血管中的炎症和斑块都显着减少。

为了测试这种方法作为一种潜在的治疗方法,研究小组使用了一种“干扰”RNA,或耶鲁大学研制的RNAi药物,来破坏TGF受体。干扰RNA使用基因自身的DNA序列来关闭基因。他们使用了研发的微粒或纳米粒子将药物输送到小鼠血管壁的内皮细胞。

研究者发现,使用纳米颗粒传递RNAi药物可有效地减少炎症和斑块,或可作为人动脉粥样硬化的潜在治疗。

原始出处:Pei-Yu Chen, Lingfeng Qin, et al. Endothelial TGF-β signalling drives vascular inflammation and atherosclerosis, Nat Metab. 26 August 2019.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早上容易动脉梗阻,晚上容易静脉梗阻

急性心血管并发症的发生率与时间高度相关。但缺血性血管事件节律性的潜在机制尚不明确。虽然白细胞数量增多与心血管并发症风险的增加有关,但对不同血管床中节律性白细胞粘附的作用尚不明确。研究人员采用实时多通道活体荧光显微镜评估肿瘤坏死因子诱导型急性炎症模型小鼠动静脉和微循环中的白细胞募集情况。辅以遗传、外科和药物消融交感神经或肾上腺素能受体,来评估其与节律性白细胞粘附的相关性。此外,研究人员还通过靶向生物

Circulation:蛋白酶激活受体-2参与血管炎症和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

凝血系统与血管炎症密切相关,但其机制尚不明确。近期有研究表明蛋白酶激活受体(PAR)-2是激活因子X的主要受体,在血管细胞和白细胞中均有表达,提示PAR-2可能参与炎症病理过程。现研究人员对PAR-2在血管炎症和动脉粥样硬化形成中的作用进行研究。研究人员建立了一种缺乏系统PAR-2表达的脂蛋白E缺陷的小鼠(PAR-2-/-ApoE-/-)。还通过骨髓移植建立ApoE-/- 小鼠,缺乏或仅在骨髓(B

JAMA Cardiol:银屑病中主动脉血管炎症与冠脉斑块特征的关联

主动脉VI与广泛的CAD指标相关,提示了主动脉VI可能是早期CAD的替代指标。

Hypertension:血管周围脂肪组织血管紧张素II1型受体促进血管炎症和动脉瘤的形成

血管周围的脂肪组织具有活动性局部炎症的特征,这一特征有助于肥胖/代谢综合征的并发症动脉粥样硬化疾病的发展。然而,血管周围脂肪组织在腹主动脉瘤进展中的确切作用尚不清楚。近期,一项发表在杂志Hypertension上的研究探讨了血管紧张素内皮脂肪组织(VAT)中血管紧张素II型1a(AT1a)受体的遗传性缺失是否可以减轻载脂蛋白E缺陷型(ApoE-/- )小鼠主动脉瘤的形成。研究者们使用血管紧张素II

Nat Immunol:发现血管硬化过程中引起血管炎症的新机制

在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病等代谢紊乱疾病中,慢性炎症是基本症状和病因之一。胆固醇晶体是引起无菌炎症的代谢信号,而且科学家推测,该信号通过刺激IL-1β释放,激活炎症小体来介导血管炎症反应的发生,并最终导致动脉硬化。而最近,美国的研究者发现,IL-1α介导了动脉硬化的发生,还发现脂肪酸是IL-1α介导的血管炎症的诱因。脂肪酸通过解耦联线粒体上的呼吸链,阻断了IL-1β的分泌,从而阻断了胆固醇晶体引起的

NEJM:引发血管炎症的相关基因

近来,研究人员发现引发脉管炎,导致血管炎症的相关基因。相关研究论文发表在国际著名刊物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杂志上。 血管炎可以影响所有包括只有借助显微镜才可见的微小血管在内的各类大小血管。当血管发炎时,组织损害会随之而来。这些症状可能很难诊断,因此导致血管炎一直是知之甚少。遗传因素是众所周知的参与其中的重要一部分,国际上一直在研究这些基因的细节。这项研究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