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医学期刊发文谴责:美国剥夺女性堕胎权,是医疗健康与社会的倒退

2022-06-26 政策人文 MedSci原创

当地时间 6 月 24 日,

当地时间 6 月 24 日,美国最高法院24日裁定,取消宪法规定的堕胎权,推翻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并将堕胎的合法性问题留给了各州应对。这一裁决颠覆了近50年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先例,是一个罕见的逆转,挑战现代美国的生殖自主权。

在最高法裁决前,美国社会对于女性堕胎权的争论已经甚嚣尘上。此前在 5 月 2 日,美国最高法院就蹭泄露出一份副大法官 Samuel Alito 的意见草案,该草案提出:「堕胎等同于谋杀,美国妇女不该拥有堕胎的权利」。

不过,白宫发言人卡琳·让-皮埃尔25日表示,总统拜登正在权衡以单方面行动来对抗这项终止美国堕胎权的“极端”裁决,但他仍“尊重”最高法院,认为没有必要扩充其成员。

自最高法的反堕胎草案流出,到本次美国最高法推翻罗诉韦德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英国医学杂志(BMJ)》《科学(Science)》等顶刊已纷纷在首页发文,痛批限制堕胎的决定,是对于女性健康与社会权利的剥夺与暴力。

NEJM:个人医疗保障权利的惊人倒退,进行强烈谴责

6 月 24 日,美国最高法推翻「罗诉韦德案」裁决后,NEJM 在首页发文:此举是对美国政府对于个人生活和医疗保障权利干涉的惊人倒退。详细见:NEJM:美国取消宪法规定堕胎权!杂志主编谴责这一决定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国家卫生统计中心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合法人工流产导致的孕产妇死亡率为每 100,000 例手术 0.41 例,而总体孕产妇死亡率为每 100,000 例活产中 23.8 例。

世界各地的经验表明,限制女性获得合法堕胎的行为并不会显著减少堕胎手术数量,但会大大减少安全手术的数量,从而导致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

《纽约时报》近期的一篇文章讲述了在「罗诉韦德法案」生效前的女性如何进行流产:她们在屈辱的小巷内接受不安全的流产操作,并且要忍受深深的耻辱。不合规的流产手术的常见并发症包括需要手术修复的生殖道损伤、感染导致不孕、全身感染、器官衰竭甚至死亡。

NEJM 表示,随着最高法裁决推翻「罗诉韦德法案」,意味着我们现在似乎注定要以牺牲生命为代价,重新学习曾经的教训。

近 50 年来,美国人一直生活在「罗诉韦德法案」的保护下,如今的行为是一种倒退。美国社会最享有特权的人群将始终能够绕过限制性法律,并在允许的司法管辖区找到堕胎服务,但对于低收入群体是无法负担这样的成本的,这些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加剧我们在财富和健康方面已经存在的巨大差距。

美国最高法推翻「罗诉韦德法案」,是让美国人的健康、安全、财产、未来都面临巨大的风险。鉴于这些可预见的后果,《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强烈谴责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结果。

柳叶刀:为什么必需抵制该法案?!

反堕胎草案流出后不久,柳叶刀在 5 月 14 日发表了一篇社论,明确反对法院剥夺妇女安全堕胎的权利:这份草案的不人道与不合理程度令人震惊,法院的裁决基于一份 18 世纪的文件,而该文件对 21 世纪女性的现实一无所知。

图片

柳叶刀认为,法律的制定应该考虑到历史的进程,在如今的时代,妇女意外怀孕和流产是普遍现象。全世界每年约有 1.2 亿例意外怀孕,其中有五分之三进行了堕胎。而在这些堕胎的案例中,只有约 55% 使用了医学上推荐的方式、并由训练有素的医生完成。

也就是说,全球每年有 3300 万妇女接受了不安全的堕胎方式,因为法律不允许她们获得安全的堕胎医疗服务。

柳叶刀提出,如果美国最高法通过了 Samuel Alito 的意见草案(即反堕胎草案),这样的做法并不会结束堕胎,只会结束「安全地堕胎」。Samuel Alito 和他的支持者手上,将沾满妇女们的鲜血。此举对于女性的健康与权利是一次令人震撼的挫伤,将产生全球的影响。

Science:最高法无视科学

5 月 16 日,Science 首页发表社论,明确提出法院正在无视科学。

图片

作者曾开展一项名为 Turnaway 的研究,对美国近 1000 名女性进行了 5 年的跟踪,以探究堕胎或被拒绝堕胎对妇女们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财务状况、人际关系和孩子的影响。

研究结果表明,可堕胎的妇女在 1 年内的生育意愿是无法堕胎的妇女的 6 倍以上,她们更有可能在今后生育一个孩子并更好地进行照顾。而无法堕胎的妇女失业的几率是可堕胎妇女的 3 倍,低于联邦贫困线的几率是可堕胎妇女的 4 倍,她们更有可能经历长期的经济困难状况。

无法堕胎的妇女表示,她们面临更多的焦虑症状、自尊心降低、生活满意度降低、健康状况降低。而且,她们与婴儿建立联系更加困难,她们的孩子发育状况更差、更有可能生活在贫困中。

作者指出,该研究纳入大量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数据,并且是 50 多篇发表在高质量同行评审科学期刊上的研究基础。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人们知道什么对自己和家人才是最好的。美国最高法院不应该忽视这些科学结果,要基于科学事实做出决定,而不是基于猜想。

BMJ:美国背弃了妇女生育权

5 月 17 日,the BMJ 发表社论文章,提出如果对堕胎进行全面限制,将会加剧社会不平等、增加死亡人数。

图片

该文章提出,一旦最高法剥夺妇女的堕胎权,将决定权下放到各州政府,这意味着只有具备经济能力的妇女才能前往允许堕胎的州进行手术,而没有能力支付成本的妇女则无法支付请假、远行和育儿的费用。如果全面禁止堕胎,许多妇女将被迫意外怀孕,与怀孕有关的死亡人数预计将增加 20% 以上。

现今,患者可通过远程医疗方便地获得流产药物(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可以安全地在家中自行流产。如果禁止所有流产药物的销售,患者自行流产可能会变得非常危险。

此外,反堕胎草案也侵犯了人权。人权法保障个人的身体、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不受胁迫和歧视,以身体自主权和自决权为基础。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也认为,拒绝或拖延安全堕胎和强迫继续怀孕是一种性别暴力。

该文章提出,目前有 16 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正在将合法堕胎写进法律中,但有一些保守的州正在关闭所有合法堕胎的途径。在一片为妇女争取生殖权和健康权的大趋势中,美国正迅速变成一个异类。

判决书正文

第一版草案

通知:在《美国法院报告》首印版公开出版之前,本意见会进行正式修订。如有任何印刷或其他形式上的错误,请读者联系美国最高法院裁决报告人(华盛顿特区20543),以便在出版付印之前进行更正。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No. 19-1392

托马斯 E. 多布斯,密西西比州卫生部官员诉美国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

向美国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发出的调卷令

2022年2月__日

阿利托大法官发表法院意见

在美国,堕胎一直是一个深刻的道德问题,美国人民之间一直就此持有截然对立的观点。一些人坚持认为生命始于受孕,堕胎就是杀死一个无辜的生命;另一些人则同样坚定地认为,任何对堕胎的管控都侵犯了女性控制自己身体的权利,并且阻碍女性完全实现平等。还有一些人则认为,应当在特定情况下允许堕胎,但是特定情况的范围一直存在争议。

在宪法通过后的185年内,每个州都可以根据其公民的意见处理堕胎问题。1973年,本院对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 410 U.S. 113.)做出裁决。尽管宪法没有提到堕胎权,但本院认为宪法赋予公民的广泛权利中包含这一权利。1973年判决中确实没有声称美国法律或普通法曾经承认过所谓的“堕胎权”,并且其意见陈述了从认为堕胎与宪法无关(例如古代的堕胎问题),到认为完全不应当否定堕胎权(例如在普通法中堕胎可能从来都不构成犯罪)等各种观点。在罗列了大量与宪法无关的其他信息后,这份判决像立法机关制定法规一样以一连串规则作结。

根据罗伊案的方案,孕期以三个月为单位分成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不同规定,最关键的界限大约划定在第六个月的末尾,即认为胎儿具有在子宫外生存的“体外存活能力(viability)”。尽管本院承认国家有保护“潜在生命”的合法利益,但也认为这种利益不能证成对具备体外生存能力前(pre-viability)堕胎的限制。本院并没有解释这种界限划定方式的依据,甚至堕胎的支持者们也很难为罗伊案的论证辩护。一位知名宪法学者写道,如果他是“立法者”,他“会投票支持类似此前本院判决的法规”,但他对罗伊案的评价却令人难忘并且十分残酷:罗伊案根本“不符合宪法”,并且“几乎不觉得合宪是一种义务”。

罗伊案时,美国有30个州仍然禁止在怀孕的任何阶段堕胎。在该裁决之前几年里,约有三分之一的州已经放宽了堕胎法律,但罗伊案以十分突然的方式结束了这一政治进程。该案给整个国家强加了严厉的约束,推翻了每个州的堕胎法。正如拜伦·怀特(Byron White)法官的反对意见中所说,这一裁决代表了“司法权力的粗放行使(exercise of raw judicial power)”(410 U. S., at 222),它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争论,这场争论困扰了我们的政治文化半个世纪之久。

最终,在宾夕法尼亚州东南部计划生育协会诉凯西案(505 U. S. 833 (1992))中,法院重新审视了罗伊案,九位法官分成了三派。两位大法官表示不希望以任何方式改变罗伊案判决。其他四位大法官希望完全推翻该判决。而剩下三位共同签署了多数意见,大法官则采纳了第三种立场。他们并不赞同罗伊案的推理,甚至暗示其中一位或多位裁判法官可能对宪法是否保护堕胎权持 “保留意见”。但意见书的结论遵守了遵循先例原则,这一原则要求在大多数情况下遵循先前的决定,也即凯西案要遵循罗伊案的“核心主张”——尚未具备“体外生存能力(viability)”的胎儿不受宪法保护——即使这一观点是错误的。意见书称,如果不这样做,就会破坏对本院先例和法治的尊重。

矛盾的是,凯西案的判决否定了很多东西。它全盘推翻了几个重要的堕胎判决,也部分推翻了罗伊案本身。凯西案放弃了罗伊案的三期分界法,代之以一条来源不明的新规则,据此各州不得通过任何对女性堕胎权造成“不当负担”。凯西案判决并未就什么是“适当的”和“不适当的”负担提供明确的指导。但是签署了多数意见的三位大法官“要求这一全国性争论的双方结束他们的全国性分歧”,将这一判决视为堕胎权宪法权利属性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

随后几年的情况越来越清楚地表明,凯西案并没有实现它的目标。美国人民仍然十分关注堕胎问题,而且分歧极大,各州的立法机构也采取了相应的行动。一些州最近立法允许在怀孕的各个阶段堕胎,限制很少。另一些州则严格限制堕胎,即使胎儿还远不具备体外生存能力(viability)。而在本案中,有26个州明确要求本院推翻罗伊案和凯西案,允许各州自行管理或禁止胎儿具备体外生存能力前的堕胎行为。

现在在我们面前的是这样一部州法律。密西西比州要求我们判决一条禁止在怀孕15周后堕胎的法律合宪,而依照现行观点,15周的胎儿再过几周才能具备体外生存能力。密西西比州的主要论点是,我们应该重新考虑并推翻罗伊案和凯西案,重新允许每个州按照其公民的意愿来管理堕胎问题。被告和副检察长则要求本院维持罗伊案和凯西案,认为依照先例,密西西比州的主张不能成立。被告和副检察长还辩称,如果允许密西西比州禁止在怀孕15周后堕胎,“与完全推翻凯西案和罗伊案没有区别。”(被告意见摘要43)。他们认为“不存在折衷的办法”,我们只能维持或推翻罗伊案和凯西案。Id., at 50.

我们认为,罗伊案和凯西案必须被推翻。宪法没有提到堕胎权,并且任何宪法条款都无法解释出对这一权利的保护,包括罗伊和凯西的辩护人所依据的条款——第十四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该条款可以保护宪法中没有提到的一些权利,但任何能够依此条款得到保护的权利必须“厚植于这个国家的历史和传统之中”,并且“隐含在井然有序的自由这一概念中”。华盛顿诉格鲁兹堡案(Washington v. Glucksberg,521 U. S. 702, 721(1997))(省略内部引号)。

堕胎权并不属于上述范畴。20世纪后半叶以前,美国法律中从未规定过堕胎权。事实上,第十四条修正案通过时,美国四分之三的州规定在怀孕的任何阶段堕胎都是犯罪。堕胎权也与本院认为的其他属于第十四修正案保护范围的“自由”存在重大差别。罗伊案的辩护人主张堕胎权与先例中所承认的亲密性关系、避孕和婚姻等权利具有同样特性,但堕胎权与这些权利的本质不同,因为正如罗伊案和凯西案所承认,堕胎权否定了先前判决认定的“胎儿生命”和本案中要处理的密西西比州法律所描述的“未出生的人类”。

凯西案中多数意见所坚持的遵循先例原则并不能消除对罗伊案滥用司法权力的质疑。罗伊案从一开始就异乎寻常地错误。它的推理十分薄弱,并且其判决产生了破坏性的后果。罗伊案和凯西案不仅未能给堕胎问题提供全国性的解决方案,反而激化了讨论,加深了分歧。

现在是时候听从宪法,并将堕胎问题交还给人民选出的代表了。“允许还是限制堕胎,应该像我们民主制度中最重要的问题一样来解决:由公民们相互说服,然后投票做出决定”。凯西案(Casey, 505 U. S., at 979)(斯卡利亚大法官对判决结果部分持协同意见部分持反对意见)。这就是宪法和法治的要求。

参考文献:

[1]https://www.bmj.com/content/377/bmj.o1206
[2]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e2208288

[3]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2)00870-4/fulltext

[4]https://www.science.org/doi/10.1126/science.adc996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