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Thromb Haemost:孕妇产后静脉血栓栓塞危险因素患病率分析

2019-07-17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该研究表明产后妇女VTE危险因素的患病率较高。产后VTE风险具有个体化且较为复杂。

产科静脉血栓栓塞(VTE)是孕产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主要原因。明确和了解人群水平的VTE风险负担是有效预防的先决条件。但是,现有数据十分有限。近日,血栓和凝血疾病权威杂志Journal of Thrombosis and Haemostasis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该研究旨在描述孕妇产后VTE危险因素的患病率和模式,并考虑其对VTE预防措施的影响。

研究人员对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在都柏林Rotunda医院完成的产后VTE风险评估的前瞻性收集的数据进行了横断面研究。

该队列共有21019名连续抽样的女性,最常见的VTE风险因素与孕妇特征和分娩特征有关,包括超重和肥胖(36%),年龄≥35(35%)和剖宫产(32%)。超过四分之三的女性至少有1个VTE危险因素(78%),超过40%的女性有多个(2个或更多)VTE危险因素。五分之一的女性在分娩前没有VTE危险因素,但在分娩期间或产后可出现VTE危险因素。考虑到国际上血栓预防阈值的差异,根据各种临床指南,接受过产后血栓预防推荐的女性比例在7%至37%之间。 

由此可见,该研究表明产后妇女VTE危险因素的患病率较高。产后VTE风险具有个体化且较为复杂。 

原始出处:

Fergal O'Shaughnessy.et al.Prevalence of postpartum venous thromboembolism risk factors in an Irish urban obstetric population.Journal of Thrombosis and Haemostasis.2019.https://doi.org/10.1111/jth.14568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北医三院乔杰院士团队:孕产妇感染新冠肺炎,产后或病情加重

5月8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援鄂医疗队队长沈宁在今天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妇产科和生殖医学中心是北医三院的特色学科,医院学科带头人乔杰院士团队,对武汉1

她产后突然闷闷不乐,是不是产后抑郁了?

怀孕是一个复杂和脆弱的时期,对妇女提出了一些挑战,包括产后精神失常(PPDs)。这些疾病包括产后抑郁和焦虑,这是相对常见的,以及罕见但更严重的产后精神病。此外,其他的PPDs包括强迫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和饮食失调。PPDs病因学除了遗传和环境因素外,还包括心理、社会和生物因素的复杂相互作用。治疗产后精神疾病的目标是减少孕产妇症状,支持孕产妇儿童和家庭功能。妇女和她们的家庭应该接受关于这种疾病的心理教

2019 RCOG指南:妊娠期和产后孕产妇衰竭(No.56)

2019年12月,英国皇家妇产科医师学院(RCOG)发布了妊娠期和产后孕产妇衰竭指南,本文为该指南的第2版。孕产妇衰竭是一种罕见但可致命的情况,病因广泛。本文主要讨论识别孕产妇衰竭风险增加人群以及不同的致病原因,为妊娠期和产后孕产妇衰竭的识别和管理提供指导建议。

产后卵巢静脉血栓性静脉炎 1 例

患者, 37 岁,因阴道分娩后 5 天,间断畏寒发热 4 天于2018 年 12 月 7 日转入本院。5 天前患者于外院顺产一子,急产, 胎盘胎膜自娩完整,共计失血 150 ml,产后 1 天无明显诱因出现畏寒发热,最高体温 41℃,呈间歇性,伴大汗、腹泻。该院 血常规示: 血红蛋白( Hb) 87 g/L,白细胞计数( WBC) 9. 1×109 /L,中性粒细胞百分比( N) 86. 1%,

产后腰疼不能平躺和翻身怎么解?

怀胎十月,随着胎儿日渐增大,孕妇盆底和腰部的压力也逐渐增大。并且,孕期胎盘分泌大量雌孕激素,使孕妇身体肌肉松弛以便更好地容受胎儿,骶髂关节、耻骨联合、腰椎之间的连接均会受到不同的影响。

产后就可以放松警惕?孕妈内分泌问题“长相随”

由于激素水平的变化,怀孕期间很多孕妇受到不同程度的内分泌问题的困扰。妊娠期糖尿病为何偏偏“盯”上你?妊娠期糖尿病可以预防吗?怀孕期间得了甲亢,担心吃药影响孩子怎么办?针对孕妈的这些疑问,近日广州日报健康有约“名医大讲堂微课”特地邀请了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内科、MICU主任罗毅平主任医师,为大家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