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极限耐力运动会损害健康吗?

2019-7-10 作者:作者:A.C. Shilton 译者:曾靖宇 审校:程燕   来源:运动是良医 我要评论3
Tags:

45岁的Mike Wardian是一位拥有16年职业生涯的超马跑者,其每年会参加50多次比赛,每周大约跑200英里。身高6英尺(1.83m),体重145磅(65.8kg),体脂率8.5%,静息心率38次/min,视力1.0,从未有过蛀牙,其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健康。

然而,Wardian还是会每隔四个月就找心脏病专家对心脏进行一次诊断测试。这不是因为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进行定期检查,而是因为他的运动。

在2008年纽约举行的马拉松比赛中,同为赛跑选手的Ryan Shay在比赛中晕倒并死亡,事后人们将原因归结于心律不齐和心脏过大。“虽然你可能认为这是许多偶发死亡事件中的一个,但你的心脏或许和RyanShay一样,并不是那么好。”Wardian说到。这件事对Wardian来说是一次警醒,所以其开始密切地关注自己心脏的健康状况。

很明显,运动促进健康,但是转眼一想,运动的带来的好处未免也太多了吧。目前,一些研究人员指出,参加极限耐力运动对长期的健康来说可能是有害的。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心脏病专家发表了一项研究,其发现训练有素的耐力运动员患房颤(心房纤维性颤动)的几率是常人的三到五倍,就像Shay。随着参加马拉松、铁人三项等比赛的人逐渐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虽然确切的数字还不清楚,但据《超跑》(Ultrarunning Magazine)杂志报道,2016年一共举办了1473场超跑,而在2006年仅为369场。曾经,跑马拉松被视为一项硬核运动,而现在已经变得司空见惯了。因此,那些想要证明自己的人会去参加更为极限的运动,由2.4英里游泳、112英里自行车和马拉松组成的铁人三项常常在几分钟内就名额爆满。现在“翻倍”这个概念已经很普遍了,马拉松运动员、普通三项全能运动员,乃至上面提到的非常规铁人三项运动员在同一个赛季会参加多个比赛,间隔往往只有数周。甚至有人会进行双倍波士顿马拉松,他们在凌晨到达波士顿马拉松的终点——博伊尔斯顿大街会面,然后跑向波士顿马拉松的起点——霍普金顿,几个小时后,他们和其他马拉松运动员排成一队,再次冲向终点,到比赛结束时,他们的总里程达到52.4英里。随着在比赛时要完成里程的增加,运动员花在训练上的时间也要增加。

David Nieman是北卡罗莱纳州布恩市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Appalachian State University)的运动生理学和免疫学教授。虽然其已从学校辞职,但其研究还是很具有说服力的。

2001年,在比赛组织者的要求下,Nieman研究了西部州耐力赛跑(Western States Endurance Run)跑步者的免疫反应,这是一场穿越加州内华达山脉(Sierra Nevada)的100英里赛跑。其招募了45名志愿者进行了此研究,分别在56英里处、比赛结束后的5到10分钟内采集血液和唾液样本。Nieman通过寻找炎症、氧化应激和免疫功能的标志物,从而了解志愿者身体所承受的压力负荷。结果,其对自己的发现感到震惊。

“这些志愿者的身体损伤相当严重。”Neiman说到。他发现这些志愿者的炎症标记物增加了250%,且出现了免疫抑制。“因为免疫系统对身体所经历的一切做出了反应,所以免疫系统进入了一个红旗模式(red-flag mode)。”

随后,发表在挪威《癌症的原因与控制》(Cancer Causes and Control)上的研究发现,长期进行耐力训练的运动员患胰腺癌的风险是正常人的两倍。

然而,在与极限耐力运动员的交谈中发现,他们几乎不知道这一点。研究对几位极限耐力运动的支持者进行了采访,发现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熟悉这项研究,包括2018年发表在《重症监护医学》(Intensive Care Medicine)上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山地超马运动员免疫系统的变化与严重创伤患者相似。没错,虽然与重症监护病房的病人相比,运动员恢复得更快,但运动员在一年可能会经历多次“严重创伤”。

该研究的作者,法国里昂大学医院(Lyon University Hospital)的临床免疫学专家Guillaume Monneret说道:“跑步者在比赛结束后会暂时出现非常严重的免疫抑制特征。比赛结束六天后,他们的免疫水平恢复正常,但这只是一次极限耐力运动的结果,对于正在进行大量这类比赛的跑步者来说,我们可以想象到他们的免疫抑制有某种累积效应。”

因此,Monneret和Nieman不由自主地推测,长达几周的训练和比赛积累的过量炎症可能会导致长期的不良后果。“癌症可能是免疫抑制的反映,免疫系统处于慢性状态时,某些癌症可能会迅猛地发展。”Monneret说到。

那么,这些极限耐力运动员是否按照合理的意见,每隔几个月参加一次一百英里的跑步比赛或是参加上文那种非常规铁人三项比赛呢?Neiman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认为运动员参加比赛的热情超过了他们的常识。

不过,针对极限耐力运动后的免疫抑制问题,也有其他研究人员表示,这只是危言耸听。“炎症是一件好事,它是身体适应的产物。”爱达荷州学院健康行为学教授Matthew Laye说到。通过反复锻炼,身体对炎症反应开始进行自身调节,炎症反应与跑步的里程数基本上已经相互适应。“从流行病学研究中所得到的所有数据都表明,运动对癌症——尤其是结肠癌乳腺癌有着保护作用。”Laye补充说到。

事实上,医生们已经将锻炼运用于癌症患者的康复中。加拿大艾伯塔省(Alberta)的研究人员发现,高强度间歇训练可以帮助早期睾丸癌患者应对化疗后的疲劳,并促进心脏健康。而另一项来自波士顿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的研究也表明,若早期接受过结肠癌治疗的患者术后有较多次数的运动,其预后的生物指标相较于运动次数较少的患者来说要更好。总体看来,以上的实验室研究结果都表明:高运动量患者癌症复发的可能性较小。但是,这些患者每周只运动300分钟,对于极限耐力运动员来说,这仅仅只是一次长跑。

总的来说,针对极限耐力运动,是否值得为此冒险是个人的选择。“我喜欢极限耐力运动,挑战自己是一种很棒的体验,但我相信我们的数据所得出的结论,即它们的危害大于健康。”Nieman说到。

而Laye等人则不同意此观点。“我认为这就像是说吸烟会导致晚年患病一样,是不合理的。”Laye说到。他指出,经研究发现,从长期来看,参加环法自行车赛的运动员比我们其他人更健康。

至于Wardian,他认为科学研究就像酒后吹牛一样,每隔一周都会发表不同的言论。他时刻关注研究的最新进展,但并没有发现任何使他放弃跑步的理由。他认为超马是不可或缺的,即使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并缩短他的寿命。“你必须权衡不同选择带来的后果,而我喜欢这项运动,我喜欢在赛场。”Wardian说到。

你应该服用布洛芬吗?

如果炎症是所有疾病的根源,那么“服用布洛芬或萘普生等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就能避免损伤”似乎听起来很有道理。运动员们常常认为服用这些药物是安全的,这些药物可以帮助他们克服疼痛。但实际上,它们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David Nieman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美国西部100英里的耐力跑比赛中,服用非甾体抗炎药(NSAIDs)的运动员,赛后身体炎症的水平要比其他选手高出40%。更糟的是,这些药物并没有使他们的跑步变得更轻松。

这些服用过非甾体抗炎药的跑步者报告说,与没有服用非甾体抗炎药的跑步者相比,身体的疼痛和运动能力几乎相同。而更令人担忧的是,试图利用药物缓解疼痛的跑步者,在其结肠中有少量的细菌渗入到血液中,这很可能是因为使用非甾体抗炎药增加了他们肠粘膜的通透性。

有其他的研究结果也对非甾体抗炎药进行了抨击:“它们会损伤你的肠道!”《运动医学与科学》(Medicine&Science in Sports&Exercise)中对耐力自行车运动员的一项小型研究发现,在运动前(而不是运动后)服用这些药物似乎会加剧肠道的损伤。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让医生们感到担忧。与医药处方不同,非甾体抗炎药的剂量使用不需要专业人士的监督,这可能会导致这些抗炎药使用过量。在一项针对764,228名美国陆军士兵(他们经常锻炼,没有办公室工作)的研究发现,患慢性肾病的几率与每月服用七剂以上的非甾体抗炎药呈正相关。

至于是否服用抗炎药?除了在运动后感到肌肉酸痛时偶尔服用这些抗炎药外,其他情况还是去看医生吧。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yjs木玉

好好好好好好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7-11 5:37:29 回复

139********(暂无匿称)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7-11 5:24:22 回复

一个字-牛

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7-10 22:24:38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