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新冠病毒的嗜肾性是新冠肺炎患者急性肾损伤的“罪魁祸首”!

2020-08-18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急性肾损伤是COVID-19的一种常见并发症,可增加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虽然在肾脏中已发现了重度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但其临床效应尚不明确。

急性肾损伤是COVID-19的一种常见并发症,可增加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虽然在肾脏中已发现了重度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但其临床效应尚不明确。Braun等通过对63位死于SARS-CoV-2呼吸道感染的患者进行尸检,将SARS-CoV-2的嗜肾性与患者临床预后和急性肾损伤相联系起来,该结果于今日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

在该研究队列的63位患者中,38位(60%)患者为SARS-CoV-2 RNA阳性。SARS-CoV-2 RNA出现在肾脏中与患者年龄大和合并症多相关。此外,SARS-CoV-2 RNA还与患者的存活时间(从确诊COVID-19到死亡)缩短相关。这些结果表明,在发病的前三周,病毒对呼吸道外组织器官的靶向性、疾病严重程度和过早死亡风险增加之间存在潜在相关性

既往研究已证明,COVID-19患者的急性肾损伤风险增加。在该研究队列中,39位(62%)患者在疾病发展过程中的临床肾脏状况有详细的记录资料。在23位(23/32,72%)急性肾损伤患者肾脏中检测到了SARS-CoV-2 RNA。但在无急性肾损伤患者的肾脏中很少检测到SARS-CoV-2 RNA(3/7,43%)。

SARS-CoV-2介导的急性肾损伤或可用间接因素(如细胞因子介导性损伤)和直接病毒感染及肾上皮细胞复制来解释。研究人员从尸检的肾脏中分离出SARS-CoV-2,于体外感染细胞48小时后,其产生的病毒DNA增加了1000倍,证实了感染性病毒在肾脏中的存在,即使是在尸检条件下。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患者来源的SARS-CoV-2可在非人灵长类动物的肾小管上皮细胞(急性肾损伤时的主要靶细胞)中复制。

综上所述,该研究表明,SARS-CoV-2的嗜肾性与疾病的严重程度(如过早死亡)和急性肾损伤的发展相关;提示SARS-CoV-2可靶向肾脏,指出了早期尿液检测和后期治疗性预防肾感染的重要性

原始出处:

Fabian Braun,et al. SARS-CoV-2 renal tropism associates with acute kidney injury. The Lancet. August 17,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9)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Lancet Rheumatol:重症监护室的COVID-19患者采用Tocilizumab治疗对预后的影响

Tocilizumab,是一种靶向白介素-6受体的单克隆抗体,有人认为它或可减轻重度COVID-19相关的细胞因子风暴综合征。本研究旨评估该药物对重症COVID-19患者预后的影响。

JAHA:伴有COVID-19的心血管疾病患者临床特征和预后

伴有COVID-19的CVD患者全因死亡率很高。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值高可能是危重病人的预兆。超重/肥胖合并冠心病、严重缺氧和呼吸衰竭导致乳酸蓄积与患者不良预后相关。

ScienceNews:法莫替丁不能作为COVID-19的抗病毒药物,但新发现抗酸药可能以其他方式缓解疾病

来自中国的轶事报道表明,在住院治疗的COVID-19患者中,服用法莫替丁(品牌名Pepcid)的疗效优于服用另一种名为质子泵抑制剂的抗酸剂的患者。

如果我有抗体,我是否对COVID-19免疫?

现在关于COVID-19的最重要的问题,也许是新冠状病毒的初次感染对于再次感染的保护程度。这会影响疫苗的开发和人群的免疫力,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考虑的事情,并且现在可以进行抗体检测了。

最全盘点!新冠莫挨我心血管,当心我盘你

内容转自公众号:梅斯心血管

鞘氨醇激酶2抑制剂Opaganib治疗COVID-19:II/III期研究已在墨西哥获得批准

Opaganib是一款口服的鞘氨醇激酶2(SK2)选择性抑制剂,具有抗癌、抗炎和抗病毒活性,针对多种肿瘤、病毒、炎性和胃肠道适应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