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ytomedicine:中医视角下帕金森病的发病机制及治疗机制

2022-05-15 中医科新前沿 MedSci原创

帕金森病 (PD) 是第二常见的神经退行性疾病,目前尚无治疗方法可以改变其进展。中医药(TCM)以其独特的理论基础和临床疗效而备受关注。许多研究报道了中草药治疗 PD 的临床作用和药理机制。

帕金森病(PD) 是第二常见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在所有神经系统疾病中患病率最高。PD 的主要病理特征是多巴胺能神经元的丧失和路易体的存在,这与线粒体功能障碍、氧化应激、炎症和蛋白质处理异常密切相关。然而,目前没有可用于阻止或限制疾病进展的治疗方法。值得注意的是,多项研究揭示了抗 PD 中药的现代药理机制。此外,许多基于中医的治疗措施,包括针灸、艾灸、中药复方和太极拳,在预防和治疗 PD 方面越来越受欢迎。

PD的中医病机

方法: 截至 2021 年 7 月,使用传统中医书籍和在线科学数据库(包括 PubMed、Web of Science、Google Scholar、中国知识基础设施 (CNKI) 等)进行了文献调查。

中药方剂的治疗机制

结果: 中医理论认为,帕金森病是由于脏腑功能(肝、脾、肾、肺)功能失调,继而引起风、火、痰、瘀等致病因素。从病机来看,祛邪和恢复脏腑功能是中医治疗帕金森病的两大基本原则。前者包括祛风、清热、化痰、活血,后者包括滋补肝肾和健脾。中药复方和中草药有效成分不同程度的抗PD机制包括抗凋亡、抗炎、抗氧化应激,以及线粒体功能的恢复和自噬和神经递质的调节

中草药及其主要成分的抗 PD 作用机制

综上所述,中医对 PD 样疾病的发病机制有着深刻的理解,已有大量有效的中医治疗PD的报道。在中医范畴内,帕金森病的病机以本虚标实为特征。本病的根本原因是脏腑功能失调,主要是肝、脾、肾、肺,而表观是风、火、痰、瘀。基于这一发病机制,去除致病因素和恢复内脏功能是治疗PD的两大主要策略在中医,前者包括祛风、清热、化痰、活血,后者包括滋补肝肾和健脾。中药复方有效成分不同程度的抗PD机制包括抗凋亡、抗炎、抗氧化应激,以及线粒体功能的恢复和自噬和神经递质的调节。从中医的角度提供了PD的发病机制和治疗机制。

原文:

Chen P, Zhang J, Wang C, Chai YH, Wu AG, Huang NY, Wang L. The pathogenesis and treatment mechanism of Parkinson's diseas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hytomedicine. 2022 Jun;100:154044. doi: 10.1016/j.phymed.2022.154044. Epub 2022 Mar 15. PMID: 35338993.

作者:August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中医药有效地改善心血管疾病相关的症状,提高患者的质量

中医(TCM)是在临床试验的帮助下发展起来的医疗保健系统,该系统理想地基于科学的监管模式。这个系统化的医疗保健体系依靠一些独特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来治疗和治疗疾病,从而提高公众的健康水平。

针对成人海马神经发生:中医药治疗抑郁症的潜力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精神障碍,其特征是持续的悲伤和对以前有益或愉快的活动缺乏兴趣或快乐。抑郁症的原因是复杂的。对抑郁症病理生理学的理解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大量研究表明海马神经发生起着关键作用。

中草药在功能性胃肠动力障碍中的作用

传统中药 (TCM) 在亚洲国家已经使用了数千年,并在西方世界迅速普及。在不同形式的中医中,传统的中草药疗法和针灸是最流行的方式。近几十年来,中草药在 FGIDs 中的普及和使用在西方越来越多。

中药及活性成分可以发挥抗肿瘤活性,抑制肝癌

肝细胞癌 (HCC) 是全球主要的致死性肿瘤之一,其治疗仍然是一项巨大的医学挑战。手术和化学疗法是目前HCC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法,但预后仍然不佳。最近,中医药(TCM)被广泛应用于有效治疗HCC。

抗 COVID-19 的中药:肠道菌群的作用

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是一种由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已成为全球关注的公共卫生问题。

Chin Med:质谱成像在中药里的大作用

几个世纪以来,药用植物一直被视为治疗成分的宝库。在临床应用中,中医以多方、多靶点的方式发挥作用。前者难以分析含有大量化学物质的中药材料中的主要成分,而后者则在揭示中药的药理毒理机制时造成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