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性腹水,竟是心脏出了问题!

2020-03-24 卞福宝 中国超声医学

女,30岁,腹痛、腹泻、纳差一月余,分娩后半年余,慢性病容样,双下肢水肿,坐轮椅来超声科检查,临床申请单是肝胆胰脾肾的腹部常规检查,怀疑胆囊炎。

在我们国内,做超声的都是超声医师,都具有执业医师证,而不是超声技师,所以我们面对来诊的每位患者除了要看超声申请单外,都要亲自询问病史,认真检查每一位患者,尽最大努力应用超声这个强大武器解决临床患者的病痛,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病例,介绍一下我的诊断思路。

女,30岁,腹痛、腹泻、纳差一月余,分娩后半年余,慢性病容样,双下肢水肿,坐轮椅来超声科检查,临床申请单是肝胆胰脾肾的腹部常规检查,怀疑胆囊炎。超声发现腹腔内中量积液,胆囊壁明显增厚,厚约11mm,回声增强,肝脏、胰腺、脾脏、双肾未见明显异常。如图1,图2。

图1,明显增厚的胆囊壁

图2 腹腔内积液

年轻女性为什么会腹水?腹水是有什么原因引起的呢?超声能不能帮助来发现其中的端倪?腹水常见的原因有一下几种:

一、肝脏疾病,肝硬化、肝衰竭,肝癌等。

二、心血管方面的疾病,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心包炎、心肌疾病,Budd-chiari综合征,肝小静脉闭塞,门静脉阻塞等,

三、肾脏疾病,肾炎、肾病综合征等。

四、腹膜原发性间皮瘤、腹膜继发性转移瘤等,

五、内分泌原因,Meigs syndrome,卵巢甲状腺肿,卵巢刺激综合征。

六、外伤或宫外孕破裂引起的腹腔积血。

患者没有外伤史,基本排除外伤引起的腹腔积血,会不会宫外孕等引起的出血呢?我有仔细检查了一下子宫、附件,子宫周围没有发现血凝块,子宫及卵巢在腹水的衬托下显示的很清楚,如图3,没有发现异常包块,基本排除了,宫外孕破裂引起的出血及Meigs syndrome,卵巢甲状腺肿等疾病引起的腹水。腹膜也未见明显异常回声结节,也基本排除了腹膜的病变。肾脏大小正常,实质回声尚均匀,未见明显增强改变,如图4,肾脏疾病引起的腹水可能性也很小了。

图3 腹水衬托下的子宫

图4 肾实质回声未见明显增强

仔细检查肝脏,没有发现肝硬化、门静脉高压的改变,但是肝静脉略增宽,内呈云雾状,如图5,证明血流不畅,强烈提示Budd-chiari综合征或右心衰引起。同时检查肝脏的时候超声还发现右侧胸腔积液,右肺多发B线,说明还存在肺水肿,如图5。

图5 肝静脉扩张;膈肌上密集B线,证明存在肺水肿

这样一看,心脏问题可能性就更大了,尽管临床没有开心脏超声,沿着自己的诊断思路还是为患者检查了心脏,结果就发现了真的有问题,左房内一个的肿瘤,随心动周期来回摆动,考虑粘液瘤,舒张期突向左心室,引起二尖瓣口继发性狭窄,肺静脉淤血,右心房扩大,三尖瓣中量反流,据三尖瓣返流法估测肺动脉收缩压约75mmHg,为重度肺动脉高压了,如图6-9。原因找到,左房的粘液瘤引起的右心衰,胸腔及腹腔积液。

心脏粘液瘤是常见的一种原发性心脏肿瘤,75%发生于左心房,可发生于任何年龄,女性病人略多,左房粘液瘤常附着于房间隔左房面,离二尖瓣口较近,附着处基底部较小,瘤活动度较大,舒张期常堵塞二尖瓣,引起二尖瓣继发性狭窄。

图 6-9 心房占位,引起二尖瓣口继发性狭窄,肺静脉淤血等

本例病人如果只是按临床开具申请单检查内容来检查,对临床没有太大帮助,还会延误病人的病情,超声人要有自己的诊断思路,不能拘泥于临床医师开具的申请单。只有想的到才能做的到,也许就是一种思维,多看了一眼就能帮助临床解决大问题,当然这种临床思维是需要积累和锻炼出来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肺泡微石症合并肺动脉高压左肺移植麻醉管理1例

患者男性,52岁,身高170 cm,体重50kg,因“胸闷气急四年,加重十天入院”,近半年反复气胸不愈,经纤维支气管镜(TBLB)活检,提示为肺泡微石症。胸部CT提示:两肺见多发泡状透亮影及大片磨玻璃

Chest:专科治疗中心改善肺动脉高压患者结局

由此可见,SCC可改善PAH患者的死亡率和住院治疗。SCC受益是多因素的,如接受血管扩张剂治疗和疾病监测的频率更高。这些结果为PAH患者早期和定期转诊至SCC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Chest:左心衰竭的无创预后生物标志物可预测肺动脉高压患者的生存情况

由此可见,ST2和NT-proBNP是PAH患者较强且无创的预后生物标志物。尽管Gal3在左心衰竭中具有预后价值,但在PAH中无预测效能。在生存模型中添加ST2可显著提高模型的预测能力。

Chest:术前右心腔测量对主动脉瓣置换术后肺动脉高压评估的影响

在AVR后的长期预后评估中,将右心腔指标纳入PH概率模型中有助于更好地进行风险识别,尤其是在“中等”概率组中。

JACC:运动性肺动脉高压与呼吸困难患者不良预后相关

某些人会出现运动引起的肺动脉压(PAP)异常反应,然而,在更广泛的样本中,运动性肺动脉高压(exPH)的临床和预后意义尚不清楚。本研究纳入分析了在有创性血流动力学监测下进行心肺运动试验的慢性劳力性呼吸困难和保留射血分数的患者。运动性肺动脉高压通过逐分钟PAP和心输出量(CO)测量来确定PAP/CO斜率,exPH定义为PAP/CO斜率>3mm Hg/l/min。主要终点事件是心血管住院或全因死

Ann Rheum Dis:系统性硬化症的血流动力学表型和生存率

这项研究的数据表明PVR阈值≥3WU太高,无法早期诊断PAH。PVR阈值≥2WU已与肺血管疾病相关,生存率大大降低,更适合轻度PAH的SSc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