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畜共患病知识,你知道多少?

2020-09-17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在大多数工业化国家,宠物正日益成为家庭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分享着人类的生活方式、卧室和床。允许狗和猫呆在自己床上的宠物主人的百分比估计为14%-62%。然而,公共健康危险,包括人畜共患病发病率的增长,

在大多数工业化国家,宠物正日益成为家庭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分享着人类的生活方式、卧室和床。允许狗和猫呆在自己床上的宠物主人的百分比估计为14%-62%。然而,公共健康危险,包括人畜共患病发病率的增长,可能和这些习惯有关。随着现代社会正变得更都市化,我们家庭中的传统宠物,甚至外来生物的存在,变得越来越普遍。宠物已经成为家庭的一个组成部分,经常被认为是家庭的扩展。养宠物带来很多好处,例如心理支撑、友谊,甚至是良好的健康实践(锻炼或是减压)。

然而,在很多国家,宠物已成为生育和儿童护理的替代品,有时会导致过度的宠物关怀。例如,亚洲宠物护理的最新趋势之一是毛发染色。一则近期新闻报道称,“给宠物染色在许多发达国家很流行,例如日本和韩国,而中国正在快速跟进”。宠物不仅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环境,它们还占领了我们的卧室。和宠物分享我们的休闲时光可能使心境安宁,但由于宠物会把多种多样的人畜共患病病原体带入我们的生活环境,所以这种分享也可能带来危险。人畜共患病成为新的威胁。

人畜共患疾病通过各种途径频频突袭人类,如SARS、口蹄疫、疯牛病、狗流感、幽门螺杆菌、犬咬噬二氧化碳菌、与 猴天花等,人畜共患的传染病最常见的就有几十种,更可怕的是,新出现的各种感染性疾病,越来越呈现出“人禽共患”或“人畜共患”的关系。

人畜共患病(zoonosis)是一种传统的提法,但是上世纪70 年代以来,全球范围新出现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EID)和重新出现传染病(re-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R-EID)达到60 多种,其中半数以上是人兽共患病,即不仅仅是人类与其饲养的畜禽之间存在共患疾病,而且与野生脊椎动物之间也存在不少共患疾病,后者甚至在猛恶程度上甚于前者。

其病原包括病毒、细菌、支原体、螺旋体、立克次氏体、衣原体、真菌、寄生虫等。

我们在2009年定义了26种人畜共患病,具体名单如下:

牛海绵状脑病、高致病性禽流感、狂犬病、炭疽、布鲁氏菌病、弓形虫病、棘球蚴病(包虫病)、钩端螺旋体病、沙门氏菌病、牛结核病、日本血吸虫病、猪乙型脑炎、猪Ⅱ型链球菌病、旋毛虫病、猪囊尾蚴病、马鼻疽、野兔热、大肠杆菌病(O157:H7)、李氏杆菌病、类鼻疽、放线菌病、肝片吸虫病、丝虫病、Q热、禽结核病、利什曼病。

加上新冠病毒和SARS,可能是28种人畜共患病。

细菌性、寄生虫性和病毒性人畜共患病

禽流感

H7N9型禽流感是一种新型禽流感,于2013年3月底在上海和安徽两地率先发现。H7N9型禽流感是全球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尚未纳入我国法定报告传染病监测报告系统,并且至2013年4月初尚未有疫苗推出。被该病毒感染均在早期出现发热等症状,至2013年4月尚未证实此类病毒是否具有人传染人的特性。后来又出现各类新型禽流感。

炭疽

炭疽: 是由炭疽杆菌引起人畜共患的一种急性败血性传染病,它在土壤里能存活数10年,牛、羊、马和猪最容易感染。人在接触病畜尸体,或屠宰、制革中防护不当,或食用炭疽畜肉而感染,会出现淋巴结肿疼等症状。疫苗接种是唯一有效的预防办法。饲养马、牛、羊的农户要主动配合兽医部门每年进行一次免疫接种。

鼻疽

鼻疽: 是由鼻疽杆菌引起马、骡、驴的一种慢性传染病,人类主要经损伤的皮肤和粘膜感染,在皮肤和肌肉出现鼻疽结节和肿胀,并伴有反复发作的低热、贫血,可达数年之久。饲养马、骡、驴的农户要每年定期进行一次马鼻疽点眼检疫,检出病畜立即宰杀深埋,切莫食用。

鼠疫(Plague)

在1974年于美国新墨西哥爆发的一场鼠疫中,对7例淋巴结鼠疫进行了研究。在允许自己那满身跳蚤的猫分享自己床铺后的第二天早晨,一位患者注意到有跳蚤叮咬的迹象。类似地,在一个与猫暴露相关的23例鼠疫的系列病例中,一个来自亚利桑那的9岁男孩处理过一只病猫并曾与之共眠。另一例发生于1983年的新墨西哥,似乎是在室内或室外的猫与患者共眠之后发生。最近,一项于2008年进行的、有对照案例的研究,调查了9位鼠疫幸存者,对照包括这些幸存者的12位家庭成员和30个在年龄、居家和个人暴露情况都相当的邻居。4位(44%)幸存者和3位(10%)对照(对应优势比为5.7,95%置信区间[CI]为1.0 31.6)报告曾和宠物狗同睡一张床,这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p = 0.046)中仍和感染显著相关。这种行为值得注意,因为狗可能帮助感染的跳蚤转移到家中,并且与猫不同,狗很少会表现出感染的临床症状因而无法得到预警。

布氏杆菌

病布氏杆菌病: 由布杆菌引起人、畜共患的一种慢性传染病,牛、羊、猪最易感染。病畜看似健康,只有经过采血检疫才能查出来。偶有临床症状表现为公畜睾丸炎,母畜流产,人接触病畜及其产品后可经皮肤感染。食用未经煮熟透的病畜肉,饮用生牛奶可经肠道感染,表现为乏力、关节疼痛,不易治愈。
 
幽门螺杆菌
 
猕猴、大鼠、猪、犬等动物的胃液都是强酸性,幽门螺杆菌很聪明的利用它的螺旋状结构,钻透胃黏膜表面的黏液,寄生在黏液中靠近胃黏膜上皮的相对中性的环境中

结核病

结核病: 由结核杆菌引起人和动物的一种慢性传染病,在多种组织器官形成肉芽肿和干酪样、钙化结节病变。牛、猪、人最容易感染,要经呼吸道、消化道以及交配传染,畜间、人间、人畜间都能互相传染。

口蹄疫

口蹄疫: 俗称“口疮”或“蹄癀”,是由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热性、高度接触性疾病。人类口蹄疫主要是由于饮病乳、食病肉、接触病畜而感染。表现发热,口唇、指尖、足趾等部位的出现水泡,小儿症状较重,似患流感样,严重者可因心肌麻痹而死亡。

南美锥虫病(Chagas Disease)

在阿根廷西北部的研究表明,感染南美锥虫病病原体克氏锥虫的狗和猫,增加了在家庭内南美锥虫病从克氏锥虫到载体锥蝽(Triatoma)传染的风险。当被感染的狗与人类分享睡眠区时,感染率显著高于对照组的感染率(相对危险1.79;95%CI为1.1-2.91)。

猫抓病(Cat-ScratchDisease)

猫抓病主要是因人类被猫抓而传染,如果抓人的猫携带有汉赛(henselae) 巴尔通体感染的跳蚤或此类跳蚤的粪便。然而,文献记载的某些病例则和与家庭宠物共眠或被它们舔舐相关。例如,一个由汉赛巴尔通体引起的、与肝脾肾相关的全身性猫抓病病例,是通过免疫荧光法、PCR、电脑断层扫描和病理检查诊断出来的。该患者是个9岁大的台湾原住民小姑娘,她晚上常与猫睡在一起。另外,曾怀疑一位来自日本的50岁男性受汉赛巴尔通体感染,后经血清学检测证实。此人曾患颈部淋巴结肿大且养过一条常舔舐其面部的狗。在一项于美国康涅狄格州进行、与猫抓病相关的危险因素研究中,患者组比对照组可能更多发生被小动物抓或咬、被小动物舔舐脸部、与小动物一起睡或给它们梳毛的情况。

巴斯德杆菌(Pasteurella spp.)犬咬嗜二氧化碳菌(Capnocytophaga canimorsus)感染

一些报道描述了人类的巴斯德杆菌感染,感染是在与宠物亲密接触,包括共享一张床、被宠物舔舐或亲吻宠物之后出现的。1985年,曾报导一个由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给英国一位60岁家庭主妇带来脑膜炎的案例。该妇女承认经常亲吻自己家的狗。分离自那条狗口腔和鼻腔拭子的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菌株和分离自这位妇女的菌株是相同的。曾报导两例新生儿(小于一个月大)脑膜炎被;其中一例与宠物猫偷了一个新生儿的橡皮奶嘴并把它当做玩具有关,而另一例则和宠物狗经常舔舐另一位新生儿的面部相关。在曾报导的38个婴儿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脑膜炎案例中,曾接触过动物的31个婴儿中有27个(87%)经由舔舐或嗅而曾直接或间接地接触到动物的口咽分泌物。一个人工髋关节置换点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感染的病例发生在一位69岁的男性身上。这位男性指出,他的狗曾分享过他的床并且在他手术后,睡在被子下靠近他假肢的一侧,正如它过去十年每天晚上做的一样。

被宠物舔舐是人类感染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P. multocida) 的一个常见源头,但在一个由Wade 等描述的病例中,一个婴儿的感染是由另一个人引发的。在这家的两条狗舔了这个孩子2岁大的哥哥的手之后,哥哥让弟弟吮吸了自己的小指。Heym等描述了法国的一个案例,此例中一位患者的狗舔舐了他曾手术过的那条腿第三趾处的一个小伤口后,一个完全膝关节置换点感染了 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在另一个案例中,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是从一伤口脓肿处培养获得的,该脓肿处出现在一位48岁的肥胖妇女身上,那是在她因为子宫内膜癌而进行子宫切除和脂膜切除6周后;她的猫曾舔过伤口处。

在法国,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使一位67岁患者患脑膜炎,他有右耳慢性化脓性耳漏。此患者的狗频繁地舔舐他的右耳,并且来自狗唾液的培养物也长出了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分离到的菌株有着相同的生化特点,且脉冲场凝胶电泳(PFGE)证实了基因型的类似性。在用稀有限制性内切酶SmaI消化基因组DNA后,带型分析显示了来自患者和狗的菌株的克隆相似性。在日本,一位39岁妇女被诊断出患有由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引发的鼻窦炎,她伴有流鼻涕和头痛的症状。这位患者的猫每天早晨以舔舐来唤醒她。来自该妇女鼻腔分泌物和其猫唾液的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菌株,在生化性质、血清型和药敏试验方面是相似的。

亲吻宠物也能感染人畜共患病。日本一项针对24位宠物主人(涉及11只猫和3只狗)的研究,在未吻过自己猫的19位主人的口腔中没有发现巴斯德杆菌,但是从2位吻过自己猫的主人中的一位和3位吻过自己狗的主人中的两位的口腔中分离出了口巴斯德氏菌。还是在日本,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造成的脑膜炎发生于一位44岁妇女身上,她承认自己经常亲吻狗的面部并且通过嘴对嘴传递来给狗喂食。就像Kawashima等指出的,“最近宠物拥有量的上升可能增加人类暴露于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的几率。” 这些作者确认了2000年到2010年间的至少另外2例出血败血性巴斯德氏菌脑膜炎;这些案例发生于患者亲吻一条宠物狗和一只宠物兔之后。

人类的犬咬嗜二氧化碳菌(Capnocytophaga canimorsus)感染和被宠物舔舐或者与猫或狗共眠有关。在芬兰,从1988年至1994年,确定了若干犬咬嗜二氧化碳菌败血症的病例;有2例和与宠物共眠或被宠物舔舐相关。对于一位右腿患蜂窝织炎且第四趾与第五趾之间患有溃疡的81岁妇女,从其血液培养物中分离出了犬咬嗜二氧化碳菌。这位患者指出,自己与猫共眠一床而且猫舔过她的腿和脚趾。一位患有慢性湿疹的60岁患者,死于犬咬嗜二氧化碳菌引起的感染性休克和肾衰竭及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其双腿的溃疡性慢性湿疹是最有可能的微生物入侵端口,因为他的狗曾舔过他的腿。在美国堪萨斯,一位脾切除的44岁男子于犬咬嗜二氧化碳菌感染后死去。此人曾住在一辆拖车内并收集废铁去卖;他的前臂和手有一些切痕和划痕。他近期购买的德国牧羊犬幼犬据报道舔过他手上敞开的伤痕,但没有咬痕被报道。在澳大利亚,一位48岁妇女发生了败血症和多器官功能衰竭,那发生在她的福克斯猎犬幼犬舔了她左腿顶部的轻微烧伤创面后。

中间葡萄球菌 (Staphylococcus intermedius)感染

中间葡萄球菌是狗或猫身上的一种常见的共生菌,并且很少被确认会引起人类的感染。然而,在日本,一位51岁的妇女在乳突切除术后,其乳突腔内的中间葡萄球菌发展成了伴有胆脂瘤的慢性化脓性中耳。她的狗舔过她的耳朵,且来自狗唾液和病人耳漏的菌株通过PFGE被确认是相同的。类似的,一位有过内镜垂体腺瘤切除术历史的28岁妇女报告自己有3周的分泌恶臭鼻腔分泌物的历史。鼻内窥镜术证实其化脓性窦感染是由抗药性中间葡萄球菌引起的。来自病人的宠物英国斗牛犬的培养物也长出了中间葡萄球菌菌株,该菌株通过PFGE被确认与来自病人的菌株相同。这位病人报告,自己与狗有过亲密的肢体接触,包括频繁的被舔舐脸部,并且她的狗近期因脓皮症的发作而需抗菌药物治疗。

抗药性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ylococcus aureus)感染

一位患有糖尿病的48岁男性和他的妻子周期性的发生抗药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感染。来自他们家狗的鼻孔样品培养物长出了对莫匹罗星(mupirocin)有抗性的MRSA,和分离自患者鼻孔与其妻子伤口的MRSA有着相同的PFGE染色体模式。这对夫妻报告说,家里的狗经常睡在他们的床上并且时常舔舐他们的面部。只有在狗鼻孔中的MRSA被成功地彻底清除后,MRSA感染和他们鼻腔细菌集群的一再复发才被阻止。

狂犬病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被疯狗或怀疑患有狂犬病的狗舔舐,被认为构成一种主要风险。一项针对296名挪威传教士和在国外工作的援助工人的狂犬病暴露的研究发现,其中48人被推荐接受暴露后疫苗接种,其中三分之二的人仅仅是担心或已被疑似狂犬病的动物舔舐。狂犬病在东南亚仍是一个问题,每年有很多背包客去那儿旅游。在1990年代早期,外国旅客(其中74% 是欧洲人),平均在泰国呆17天,在他们旅游期间被调查过关于潜在狂犬病暴露的问题。在1882名旅客中,1.3%的人曾被咬过并有8.9%的人被狗舔过。2008年5-6月间,在泰国曼谷对870名背包客(年龄中位数23.5岁)进行的另一项调查发现,3.56%的人曾被狗舔过。

寄生虫感染

在美国,与狗有关的最常见寄生虫性人畜共患病是由钩虫(Ancylostoma spp.)和蛔虫(Toxocaracanis)引起的。在荷兰,流行的寄生虫性人畜共患病是由弓蛔虫(Toxocara spp.)、贾第虫(Giardia spp.)、隐孢子虫(Cryptosporidium spp.)和弓形体(Toxoplasma spp.)引发的。在能把弓蛔虫病传给人类的途径中,与狗皮毛上的受孕卵接触这一途径近期被提了出来。在荷兰的一项近期类似研究中,在18条狗与2只猫的皮毛上和4条狗与1只猫的粪便里确认了弓首蛔虫卵。这项研究还发现了14条狗与3只猫粪便里的贾第虫和8条狗与1只猫粪便里的隐孢子虫。一例布氏姬螯螨(Cheyletiella blakei)的感染据报道发生在一位76岁女性身上,她的躯干和手臂上发作过囊泡和大疱性病变瘙痒。由于基本伤口的外观和分布以及病情发作前该患者养了一只有时与她共睡一床的猫这一原因,怀疑布氏姬螯螨皮炎被怀疑是病因。通过兽医检查和分离自那只猫皮肤的菌株,诊断得到了证实。在用伊维菌素治疗猫后,患者病情消退,她家没有用氯菊酯消毒过同时该患者被用苯甲酸苄酯治疗过。

其它危险

另一个主要的健康威胁来自于在婴儿的卧室饲养凶悍与占有性强的狗。一项在牙买加金斯顿进行的、关于非表演狗咬危险因素的分析发现,睡在家庭成员卧室的狗是发生咬伤的一个危险因素(相关危险2.54, 95% CI 1.4 4.54)。一篇关于1989-1994年间美国疯狗袭人的综述报道,在109个与狗咬相关的死亡案例中,57%的是小于10岁的孩子,且其中11个是正在睡觉的婴儿。

建议

因与宠物共眠而发生的人畜共患病感染并不常见。然而,文献曾记载过人类犬咬嗜二氧化碳菌或鼠疫感染的重症病例。已确认更多通过亲吻宠物或被宠物舔舐而传播的人畜共患病病原体,特别是食肉动物口腔内共生的人畜共患病病原体,像巴斯德杆菌和犬咬嗜二氧化碳菌。由于小孩有比成年人更高的人畜共患病病原体暴露的风险,尤其是在动物被当众展示时,所以国家公共卫生兽医协会发布了针对性的建议。然而,关于与宠物分享床铺、被宠物舔舐或亲吻宠物相关的担心,在这些建议中并没有提及。类似的,尽管评估了由医院或育婴室里的宠物带来人畜共患病病原体的风险并给出了建议,但这些建议并没有特别强调通过被宠物舔舐、亲吻宠物或与宠物共眠而传播的风险。

我们的综述建议人们,特别是年轻的孩子或免疫功能低下的人,不要与宠物分享自己的床或者经常亲吻宠物。任何被宠物舔过的地方,尤其是孩子或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或者开放的伤口,应当立即用肥皂和水进行清洗。宠物应当保持不携带体外寄生虫(特别是跳蚤),定期除虫,且由兽医定期检查。预防措施,如对出生后头几周的小狗,或者最好对处于孕期最后几周的母狗进行驱虫药处治,有助于预防大多数的人类弓蛔虫病病例。类似地,对复发性无明显来源的MRSA集落化或感染,或巴斯德杆菌感染的病人病情的评估,应当考虑是否和宠物狗经常接触,特别是在家居环境中。

结论

如果宠物是健康的,宠物与其主人之间通过共用床铺、亲吻或舔舐等密切接触而传播人畜共患病病原体的风险并不大,但这种风险确实存在,并且有文献记载证明曾发生过如鼠疫等危及生命疾病的传播。当谈及此类行为时,体外寄生虫或体内寄生虫的携带状况理所当然是主要的关注点。为降低这些危险,宠物主人应当为他们的宠物进行定期的兽医检查。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0-09-21 147b72ecm91(暂无昵称)

    赚积分

    0

  2. 2020-09-17 ms3000000030659993

    增长学问

    0

  3. 2020-09-17 Sunny orchard

    养宠物也要记得体检、打疫苗,避免传染病。

    0

  4. 2020-09-17 lovetcm

相关资讯

NEJM:尼帕病毒传播

由此可见,年龄增长和呼吸道症状是尼帕病毒传染性的指标。控制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干预措施应旨在减少体液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