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鼻炎与治疗研究盘点(一)

2020-11-26 AlexYang MedSci原创

【1】Pharmaceutics:壳聚糖水凝胶掺杂PEG-PLA纳米颗粒来局部递送miRNA-146a和治疗变应性鼻炎

【1】Pharmaceutics:壳聚糖水凝胶掺杂PEG-PLA纳米颗粒来局部递送miRNA-146a和治疗变应性鼻炎

最近,有研究人员制备了一种递送miRNA-146的二元制剂,并通过调查其在过敏性鼻炎中的药效作用,评估了该核酸鼻腔递送系统。

研究人员制备了携带核酸的凝胶/NPs/miR-146a热敏原位壳聚糖水凝胶,并评估了其特性,包括温度敏感性、凝胶强度、粘膜粘附性和药物释放曲线情况。对卵清蛋白敏感的大鼠进行鼻腔给药后,通过评估鼻腔症状、血液学、苏木素-伊红染色和免疫组化来验证该制剂对过敏性鼻炎的治疗效果。研究人员还使用了Western Blot(WB)用于分析鼻腔炎症因子以及miRNA-146相关因子,并通过PCR检测了miR146的表达水平。随后,评价了凝胶/NPs/miR-146a二元制剂在鼻炎治疗中鼻腔输送核酸的效果。结果发现,所制备的二元配方在34℃的温度下能够迅速在鼻腔内形成凝胶,粘膜粘附性好,且能稳定、持续地将核酸输送到鼻粘膜中。因此,Gel/NPs/miR-146a在鼻腔给药后能够持续将miRNA送入粘膜。与单体制剂相比,凝胶/NPs/miR-146a二元制剂在核酸递送能力和药效方面表现更好。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凝胶/NPs/miR-146a二元制剂具有适当的鼻黏膜给药能力,对治疗卵清蛋白引起的大鼠鼻炎具有积极的药理作用。因此,该二元制剂可作为治疗过敏性鼻炎的潜在核酸递送系统。

【2】Clin Otolaryngol:过敏性鼻炎舌下免疫治疗的回顾和元分析

过敏性鼻炎(AR)是一种常见的鼻黏膜炎症,影响着全球约20%的人口。目前的治疗方法包括鼻内抗组胺药、皮质类固醇、皮下和舌下免疫治疗(SLIT)。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SLIT在治疗草花粉诱导的成人AR中的疗效情况。

研究人员在Ovid EMBASE, Ovid EBM Reviews, 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Ovid MedLine和 PubMed数据库中用以下关键词进行了搜索: 舌下免疫疗法","SLIT","鼻炎","过敏性鼻炎","鼻窦炎 "和 "鼻结膜炎"。所有纳入的研究均为双盲、安慰剂对照和随机试验。主要结果是症状评分,次要结果包括生活质量和安全性。研究人员还对症状改善情况进行了元分析。研究最终包括了6项研究,其中979名受试者随机分配到SLIT,992名受试者分配到安慰剂组。所有研究均报道SLIT能够改善症状,其中5项研究达到统计学显著意义(P<0.05)。4项研究报告生活质量有统计学显著意义的改善(P<0.05)。口腔瘙痒是最常见的副作用事件。另外,50%的研究中总体偏倚风险较高。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舌下免疫疗法是治疗草花粉引起的成人AR的一种安全有效的方法。

【3】Int Arch Allergy Immunol:鼻内喷洒精油对持久过敏性鼻炎患者的影响:一项前瞻性研究

在过敏性鼻炎(AR)的症状中,鼻阻塞尤其影响生活质量。抗组胺药和鼻内皮质激素是最常见的对症药物,但其疗效往往不全面。精油(EO)在治疗AR患者中表现出了抗炎的作用和潜力。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一种基于EO的高渗性鼻腔喷雾剂对常年AR(PAR)症状的有效性情况。

研究是一个前瞻性、开放标签、非随机、多中心试验,包括了43名对螨虫过敏的PAR患者,且未控制一年以上。所有患者均使用Puressentiel?呼吸-消肿剂鼻腔喷雾剂治疗30天。在研究期间,他们的常规治疗保持不变。治疗前后,每位参与者都填写了一份鼻炎问卷-ARCT。研究人员还测量了鼻腔吸气峰流量(NIPF)。研究发现,D0和D30时ARCT平均值分别为16.4和20.5(P<0.001);D0和D30之间平均增加4.1(P<0.001)。治疗30天后鼻炎得到控制的患者比例为69.8,而治疗前为14%(P<0.001)。D0和D30时平均NIPF分别为86.5 L/min和105.1 L/min(P<0.001);D0和D30之间平均增加18.5 L/min。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基于高渗EO的鼻腔喷雾剂可以作为PAR治疗的一种新选择。当鼻部症状不能完全控制时,也可作为一种补充疗法。

【4】World Allergy Organ J:青蒿舌下免疫疗法治疗季节性过敏性鼻炎:一个多中心的随机试验

青蒿是中国北方最常见的户外过敏原。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多中心研究调查舌下免疫疗法(SLIT)作为青蒿诱导的过敏性鼻炎(AR)治疗方案的情况。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一种创新的SLIT治疗青蒿相关AR的疗效和安全性情况。

研究是一项在中国进行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3期临床试验(NCT XXX)。共有702名符合标准的青蒿敏感患者以2:1的比例随机接受青蒿-SLIT或安慰剂治疗,治疗持续32周,包括5周的加量阶段和27周的维持阶段。研究发现,与安慰剂组相比,SLIT组在花粉高峰期的平均每日药物治疗与鼻结膜炎症状的综合评分(CSMRS)具有显著改善(1.46±0.47 vs 1.88±0.42,全分析集[FAS]中P<0.0001;1.49±0.52 vs 1.95±0.46,每协议集[PPS]中P<0.0001);即与安慰剂组相比,分别减少了22.3%和23.6%。特别是在青蒿单体敏感患者中,积极治疗与安慰剂治疗相比,FAS和PPS人群中平均每日CSMRS减少分别为24.1%和27.0%。相似地,与安慰剂相比,SLIT在花粉高峰期时,dTNSS在FAS和PPS中分别降低了19.0%和22.3%。同时,花粉高峰期的dRMS在FAS和PPS中分别降低了22.0%和26.0%。另外,SLIT组65.8%的患者发生了治疗相关的AEs,但均不严重。

【5】Pediatr Res:糠酸氟替卡松在小儿过敏性鼻炎中的应用:随机对照研究

鼻内皮质类固醇是治疗过敏性鼻炎(AR)最有效的抗炎药。然而在中国国内尚未对儿童鼻内皮质激素的疗效和安全性进行专门研究。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糠酸氟替卡松鼻腔喷雾剂(FFNS)在中国儿童人群中的疗效和安全性情况。

研究是一个4期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多中心研究中,包括了年龄在2-12岁的AR儿童患者,并以1:1:1随机分配接受FFNS 55μg或110μg或安慰剂治疗。研究人员完成了电子日记卡来记录症状、救援药物使用和治疗依从性情况,对并前鼻镜检查和对治疗的总体反应进行了评估和记录。研究发现,与安慰剂相比,接受FFNS治疗的患者在任何一种剂量下,每日反映的鼻部症状总分都有明显较大的减少,且在年龄较小的患者子集(2-6岁)中得到了维持。在所有组别中,小于20%的患者发生药物相关副作用事件。另外,FFNS在两种剂量下均有良好的耐受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FFNS 55微克或110微克在中国儿童人群(2-12岁)中具有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支持其用于AR儿童的临床治疗,包括了2-6岁的低龄儿童。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0-11-28 ms5000000321404738

    学习一下

    0

  2. 2020-11-27 cardio

    学习了

    0

  3. 2020-11-27 Ash.L

    希望运用到临床时有效

    0

相关资讯

2020 CCO | 张清媛教授:外周T细胞淋巴瘤的治疗进展

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是一组异质性、侵袭性高的非霍奇金淋巴瘤(NHL),在欧美国家约占非霍奇金淋巴瘤的10-15%左右,而我国为21.4%左右。

Prog Neurobiol :最新研究解开酒精成瘾之谜,同时发现了一种治疗酒瘾的潜在方法

酒瘾的成因一直是人类想破解的谜题,酒精诱发大脑的神经免疫反应,促进酒精使用障碍(AUD)的发展和维持。与此同时,促炎介质可以启动和驱动神经免疫反应,而抗炎介质则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稳态机制。

只是有点犯恶心,怎么就得了肿瘤?警惕这种瘤,一旦发现可能就是晚期

胃肠道间质瘤,一种听上去有点陌生的肿瘤名字,通俗地说,它是胃的上皮与肌肉中间组织产生的潜在恶性肿瘤,可能发生于胃肠道的任何部位或腹部任何部位,如胃、结直肠、小肠、食管等。

Cancer Cell :突破!李林/吴殿青/李昊合作发现治疗室管膜瘤的新策略

研究在室管膜瘤临床样品研究中首次发现CXorf67蛋白可以作为儿童颅内PFA型室管膜瘤使用PARP抑制剂的一个重要生物标志物,并发现PARP抑制剂联合放疗是治疗儿童颅内PFA型室管膜瘤的有效手段。

Nat Metab :研究证实,慢性炎症导致NAD+减少,CD38才是关键

研究发现,慢性炎症是导致NAD+含量减少的驱动因素。衰老相关炎症诱导巨噬细胞中CD38的表达,是与年龄相关的NAD+水平下降的原因。

Nat Commun:重大进展!浙江大学王晓健/蔡秀军发现新的结直肠癌预后标志物

结直肠癌(CRC)是全球癌症死亡的第三大主要原因。 CRC发生和发展的原因很复杂,可能包括环境暴露,饮食和遗传因素之间的复杂相互作用。大肠癌(CRC)的发生与肠道菌群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