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汇总(九)

2018/12/4 作者:shaosai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2
Tags:

J Clin Oncol:化疗为手术切除的ER阴性ILRR患者带来希望

发表在《J Clin Oncol》的CALOR试验的最终分析,考察了孤立性区域局部复发(ILRR)的雌激素受体(ER)阴性和ER阳性乳腺癌接受化疗(CT)的有效性。

目的:ILRR可预测进展乳腺癌远处转移和死亡的高风险。化疗作为局部复发乳腺癌辅助治疗(CALOR)试验考察了ILRR局部治疗后CT的有效性。中位随访5年的报告显示,CT对于ER阴性ILRR患者具有显着获益,但需要在ER阳性ILRR患者中进行额外的随访研究。

患者和方法:CALOR是一项开放性随机试验,纳入了单侧乳腺癌后完全切除的ILRR患者。符合条件的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接受CT组或未接受CT组,并根据既往CT、激素受体状态和ILRR的位置进行分层。激素受体阳性ILRR患者接受了辅助内分泌治疗。显微镜下切缘受累的患者强制放疗,抗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治疗非强制。终点为无疾病生存期(DFS)、总生存期和无乳腺癌间隔。

结果:2003年8月~2010年1月,纳入了162例患者:ER阴性58例,ER阳性ILRR 104例。9年的中位随访时,ER阴性组和ER阳性组分别发生27例和40例DFS事件。ER阴性ILRR患者的DFS事件风险比(HR)为0.29(95% CI,0.13~0.67;CT组和非CT组的10年DFS率分别为70% vs 34%),ER阳性ILRR患者为1.07(95% CI,0.57~2.00;10年DFS,50% vs 59%)(P=0.013)。无乳腺癌间隔的HRs分别为0.29(95% CI,0.13~0.67)和0.94(95% CI,0.47~1.85)(P=0.034),OS分别为0.48(95% CI,0.19~1.20)和0.70(95% CI,0.32~1.55)(P=0.53)。3个终点的结果在调整了ILRR位置、既往CT和原手术间隔的多变量分析中保持一致。

结论:CALOR最终分析证实,CT可使经过手术切除的ER阴性ILRR患者获益,不支持ER阳性ILRR患者使用CT。


CO:Pembrolizumab用于难治性或复发性胸腺上皮肿瘤患者:开放性II期试验

如今,对于胸腺上皮肿瘤(TET)患者而言,如果接受铂类化疗后疾病有所发展,其治疗选择非常有限。最近,来自韩国的研究人员对患有TET的患者进行了pembrolizumab的II期研究,以评估其疗效和安全性。

该项研究招募的患者经过组织学证实为TET患者,接受过至少一种铂类化疗方案后病情有所进展。如果患者在过去的一年内出现需要全身治疗的活跃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或记录有严重的临床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病史,则排除该患者。患者每3周静脉注射200mg pembrolizumab,直至肿瘤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研究人员每9周评估一次缓解率,这是主要目标。

在33例患者中,26例患有胸腺癌,7例患有胸腺瘤。在7例胸腺瘤患者中,2例(28.6%; 95%CI,8.2%?64.1%)有部分缓解,5例(71.6%)病情稳定。在26例胸腺癌中,5例(19.2%; 95%CI,8.5%至37.9%)部分缓解,14例(53.8%)病情稳定。两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均为6.1个月。

最常见的不良事件包括呼吸困难(11; 33.3%),胸壁疼痛(10; 30.3%),厌食(7; 21.2%)和疲劳(7; 21.2%)。7例胸腺瘤患者中有5例(71.4%),26例胸腺癌患者中有4例(15.4%)报告3级以上免疫相关不良事件,包括肝炎(4例,12.1%),心肌炎(3例,9.1%),肌无力(一个; 3.0%),亚急性肌阵挛(一个; 3.0%),重症肌无力(两个; 6.1%),甲状腺炎(一个; 3.0%),抗中性粒细胞胞质抗体相关的快速进展性肾小球肾炎(一个; 3.0%)。

因此,结果显示,Pembrolizumab在晚期TET患者中表现出令人鼓舞的抗肿瘤活性。鉴于自身免疫的高发病率,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确定哪些人可以从pembrolizumab中获益,而不会发生免疫相关的不良事件。


JCO:替莫唑胺治疗小细胞肺癌:随机双盲研究

已有的研究显示,替莫唑胺(TMZ)和PARP抑制剂都在小细胞肺癌(SCLC)中表现出了活性。最近,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II期随机双盲研究,评估了将PARP抑制剂veliparib加入TMZ,是否可改善4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PFS)。

该研究共招募了104名复发性SCLC患者。在周期28天的试验中,患者以1:1的比例被随机分配到第1-7天口服40 mg veliparib或安慰剂,每天两次。第1-5天患者还会口服TMZ,150-200 mg / m2 /天,直至疾病进展,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或取消同意为止。

研究人员在第4周和第8周对患者进行成像,来确定响应,并且此后每8周进行一次成像。主要终点是4个月时PFS的改善。次要目标包括总体缓解率(ORR),总生存期(OS),以及TMZ与veliparib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探索性目标包括PARP-1和SLFN11免疫组化表达,MGMT启动子甲基化,和循环肿瘤细胞定量。

结果显示,TMZ / veliparib(36%)与TMZ /安慰剂(27%; P = .19)之间的4个月PFS无显着差异。使用TMZ / veliparib后,中位OS也没有显着改善(8.2个月; 95%CI,6.4至12.2个月; v 7.0个月; 95%CI,5.3至9.5个月; P = 0.50)。

然而,接受TMZ / veliparib的患者的ORR显着高于TMZ /安慰剂组(39%vs 14%; P = 0.016)。 TMZ / veliparib更常发生3/4级血小板减少和中性粒细胞减少:分别为50% vs 9%,31% vs 7%。

在用TMZ / veliparib治疗的SLFN11阳性肿瘤患者中观察到显着延长的PFS(5.7 v 3.6个月; P = 0.009)和OS(12.2 v 7.5个月; P = 0.014)。

因此,4个月PFS和中位OS在两组之间无差异,而TMZ / veliparib组可以观察到ORR的显着改善。 SLFN11的表达与接受TMZ / veliparib的患者的PFS和OS的改善相关。


JCO:达克替尼一线用于EGFR突变NSCLC患者,生存期达34.1个月(ARCHER 1050研究)

Journal of Oncology发表一项III期临床试验(ARCHER 1050)显示,相比吉非替尼,二代EGFR靶向药达克替尼(Dacomitinib)可明显改善肺癌生存期。

跻身<a class=肺癌一线治疗,达克替尼生存期达34.1个月

达克替尼是一种不可逆的泛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酶抑制剂。

该研究纳入了452例新诊断,EGFR突变(19外显子缺失或21外显子 L858R点突变±20 T790M突变)的IIIB/IV期或复发性且无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的、没有经过系统性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按照1:1随机分配到达克替尼组和吉非替尼组。

其实去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就已经公布了ARCHER 1050研究的PFS结果:达克替尼中位PFS为14.7个月,而吉非替尼为9.2个月。最终文章发表在Lancet Oncology上。今年进一步观察了OS的结局。

跻身肺癌一线治疗,达克替尼生存期达34.1个月

而此次公布的是总生存期的结果。达克替尼和吉非替尼的中位总生存期(OS)分别为34.1个月和26.8个月。

跻身肺癌一线治疗,达克替尼生存期达34.1个月

在亚组分析中,在19外显子缺失患者中,达克替尼组总生存期为34.1个月,30个月的总生存率为59.7%,但随着时间的延长,达克替尼的优势越来越弱,34个月后,吉非替尼的总生存期超过了达克替尼。

跻身肺癌一线治疗,达克替尼生存期达34.1个月

至于安全性,达克替尼最常见的3级以上不良反应主要包括腹泻、甲沟炎、皮炎、口腔炎、食欲下降、体重下降、体重减轻等。

从ARCHER 1050研究结果来看,与标准治疗吉非替尼相比,达克替尼显示出了OS的优势,有望成为携带EGFR激活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选择之一。目前国外已向FDA递交上市申请并获得优先审评资格,国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也已接受上市申请期待能与美国和欧盟同时上市啊!

ARCHER1002是一项单臂Ⅱ期研究,其目的在于研究达克替尼对既往接受过至少一次化疗或厄洛替尼失败的NSCLC(一线或二线)的疗效,实验没有达到研究终点。在KRAS及EGFR均野生型的患者中,其RRs为5%,PFS为8 weeks,OS为26 weeks[4]。

ARCHER1028是一项随机Ⅱ期研究,其目的在于研究达克替尼和厄洛替尼对既往接受过一次或两次化疗失败的没有接受过TKI治疗的NSCLC。该研究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达克替尼VS厄洛替尼,RRs:17% VS 5.3%,PFS:2.86m VS 1.91m。但总生存期无显着差异[5]。

BR.26研究在既往经至少一次化疗和一种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标准疗法治疗失败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开展,研究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相比,达克替尼未能显着延长总生存期(OS),未能达到研究的主要终点[6]。

ARCHER1009研究在既往接受过至少一次化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开展,研究结果表明,与厄洛替尼相比,达克替尼未能显着改善疾病无进展生存期(PFS),未能达到研究的主要终点。


JCO:晚期肿瘤患者心理干预

晚期肿瘤患者通常会因为疾病负担和即将面临的死亡而出现持续的压力增加。管理肿瘤并有意义的生活(CALM)是一种简洁的人性化的心理治疗措施,主要用于预防和治疗晚期肿瘤患者面临的死亡压力。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比较CALM和常规护理(UC)在晚期肿瘤患者中的效果。

研究纳入的晚期肿瘤患者来自肿瘤中心的门诊。患者随机分为CALM联合UC或单纯UC治疗组。主要的研究结果为抑郁症状和肿瘤相关压力的评估。次要的研究结果在基线,3个月(主要终点)和6个月(试验终点)进行评估。从2012年2月3日至2016年3月4日,研究共纳入305例患者。随机分为CALM组(n=151)或UC组(n=154)。在3个月和6个月,CALM组患者报告的抑郁症状严重程度轻于UC组患者。6个月时,CALM组患者的临终准备也显着优于UC组患者。未发现不良反应。

文章最后认为,CALM是一项有效的心理干预措施,可以缓解晚期肿瘤患者的抑郁症状并使患者对即将面对的结果有更好的准备。


J Clin Oncol:免疫治疗时代,临床试验进行中期无效性分析是否合理?

随机试验设计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中期无效性分析,如果研究结果显示试验组劣于或不可能优于标准治疗组时,提前终止试验。但是当试验组可能存在延迟效应时,中期无效性分析的合理性则受到质疑。近期,《JCO》发表的一项研究评估了在存在延迟效应时,中期无效性分析是否合理,并进行了一些改进建议。

背景:在临床试验开展过程中,如果试验组不优于甚至可能劣于标准治疗组,那么正式的中期无效性分析可以让研究者提前结束研究,这就可以减少接受无效治疗的患者人数(如果研究仍在入组)或让患者尽早停止用药。因此,在随机临床试验设计时通常都包括了中期无效性分析。然而,当研究药物存在延迟治疗效应时,开展中期无效性分析可能会降低研究发现真正有效试验治疗的能力(如研究的统计效能降低)。显然,在进行早期中期分析时,可能在随机后还没有表现出治疗效果时,出现终点事件,研究更有可能因为无效而错误的提前终止。

随着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引入,延迟效应在研究设计时变得更为重要。生物学机理和经验性的证据均提示免疫治疗可能需要几个月后才会显示出获益,这有别于直接作用于癌细胞的化疗药物。如下图1A显示了伊匹木单抗+达卡巴嗪对比安慰剂+达卡巴嗪用于初治转移性黑色素瘤,两组的OS曲线开始重叠,在4个月之后才开始分离。此外,试验组也有可能最初劣于标准治疗组,之后优于,如图1B显示了CheckMate057研究中纳武利尤单抗对比多西他赛用于经治晚期非鳞非小细胞肺癌,这种情况更多见于试验药物和目前的标准治疗相比。虽然免疫治疗中延迟效应很常见,但也不是绝对现象,如图1C显示了纳武利尤单抗对比多西他赛用于经治肺鳞癌,并没有显示出明显的延迟效应。最后,免疫治疗并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有效,如图1D和1E显示了帕博利珠单抗用于多发性骨髓瘤的OS结果,两个研究均因阴性的中期分析结果提前终止。

目前已经关注到,在免疫治疗研究中应用中期无效性分析可能会降低统计效能,因此在BMS开展伊匹木单抗研究时,直接省去了中期无效性分析。本文在具有延迟治疗效应的研究中,模拟了目前常用的不同类型的中期无效性分析可能带来的获益和风险,同时引入了一个新的中期无效性分析规则。

方法:研究者对在统计设计时计划进行中期无效性分析的研究进行模拟。首先选择了一项Chen等设计的研究,随机1:1分配入组680例患者,入组时为34个月(按计划入组),计划进行最终分析的时间为达到512个事件数时。研究无失访数据。如果加快入组速度,则有可能增加无效性分析的负性结果(会因为延迟效应,在早期出现更高比例的事件),研究者考虑了自然入组时间为12个月。如果治疗没有延迟效应,当最终分析在第一个患者入组后的47个月左右进行时(如果入组时间为12个月)研究有90%的把握检测HR 为0.75。假定标准治疗组为指数级,中位生存期为12个月,则两组的曲线对比见下图2A。Chen等在研究设计时考虑了3个月的延迟效应。众所周知,延迟效应会降低试验的效能(如从上面的90%降低为72%)。为了更好的区分中期无效性分析的负性结果,研究设计时降低了HR值(至0.693),当没有无效性分析时,试验仍有90%的效能(图2B)。作者同时考虑了6个月延迟效应的情况(则H值为0.62,图2C),以及试验组在前3个月时劣于对照组(HR为1.30),然后超过对照组(3个月后HR为0.630,图2D)。

此外在免疫治疗临床试验时,还存在一种可能是部分患者会被治愈。这在标准化疗的研究中不常见,因此要做合理的时间内达到预期的事件数,需要增大样本量。假定在上述研究中,如果没有延迟效应,标准治疗组和试验组的治愈率分别为20%和30%,为了在合理的随访时间内,研究仍然有90%的检验效能,则样本量需增加至800,最终分析仍是在达到512例终点事件数时。

研究者评估了2个常用的中期无效性分析和1个更新设计的中期无效分析。第一个为Wieand规则,推荐在出现一般的预期事件数时,如果观察到的HR>1(即试验组劣于对照组),判断为无效终止试验。第二个规则更为激进,是基于O’Brien-Fleming b消耗函数,即分别在1/3事件数HR>0.998或2/3事件数HR>0.913时终止试验。研究者提议的新的无效性规则(Proposed approach)是对Wieand规则进行了部分修改,即在随机至少3个月后,出现至少50%的预期事件数和2/3的预测事件数时,HR>1则仍为试验无效。这一分析方法是为了确保终点事件在延迟效应以外出现,从而可靠的评估试验是否无效。

结果:当两组均无治愈患者时,模拟的结果见下表1,假定入组时间为34个月,表上半部分第1行的结果显示没有延迟效应时(图1A),试验有90%的检验效能,这种情况下,Wneand和新提议的中期分析规则都不会降低检验效能,而O’Brien-Fleming规则会降低2%的检验效能。表2-3行显示了当试验组无效时,中期无效性分析的优势。表4-6行直接评估了延迟效应时的情况,这时候O’Brien-Fleming规则会大大降低检验效能,而出现3个月,6个月或交叉效应时,Wneand规则会分别降低1%,2%和3%的检验效能。如果实际入组时间为12个月(表1下半部分),则中期无效性分析的获益会更少(第8-9行),Wneand和O’Brien-Fleming规则均会大大降低检验效能(第10-12行),尤其是出现交叉效应时,O’Brien-Fleming规则会使检验效能从90%降低至54%。而新提议的规则则仍然保持可接受的检验效能。当考虑到部分患者会被治愈时,评估结果见下表2。

结论和讨论:选择合适的中期无效性分析规则需要权衡患者安全性和公共健康考量。一方面,如果试验组无效,那么就希望可以减少暴露的患者数;另一方面,如果新的方案有效,则希望最大化发现获益。常用的中期无效性分析在没有治疗延迟效应时,可以取得最优化的结果,但如果存在治疗延迟则可能会降低检验效能。本研究中,研究者提出了一个新的规则,即通过延迟中期分析的时间,直到有足够的数据可以代表预期治疗效果时进行中期分析,可以重新达到安全性和降低统计效能之间平衡。最后,研作者建议,虽然在存在延迟效应时,需要甚至选择中期无效性分析,但是选用合适的规则仍然可以帮助我们减少无效治疗暴露的患者数,而不降低发现有效治疗方案的潜能。


JCO:中位缓解持续时间33.2个月!Venetoclax使伴del(17p)难治复发CLL患者获持久缓解

伴17号染色体缺失(del[17p])或TP53基因突变的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患者预后差,Venetoclax可有效提高该类患者缓解率,但早期临床试验结果尚不能明确Venetoclax应答持久性及安全性等问题。近日,JCO杂志发布了Venetoclax治疗伴del(17p)难治复发CLL患者的最新随访结果,旨在评估Venetoclax应答持久性、安全性及患者微小残留灶(MRD)情况。

研究背景

伴del(17p)或TP53基因突变的CLL患者预后较差,治疗难度大。近年来,多数高危CLL患者可接受B细胞受体抑制剂(BCRi)作为一线治疗方案。Venetoclax是一种口服B细胞淋巴瘤因子-2(BCL-2)选择性小分子抑制剂。一项剂量递增型研究评估了Venetoclax单药治疗伴del(17p)复发难治CLL的疗效,该研究入组107例患者,中位随访时间1年,患者ORR达79%,CR率达8%。这一结果促使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和欧洲药物管理局(EMA)对Venetoclax治疗伴del(17p)难治复发CLL的审批。本次研究在此基础上新增51例患者进入安全性分析的拓展队列,其中包括5例伴del(17p)的初治患者和16例对BCRi耐药的患者,现公布结果如下。

研究方法

自2013年6月起,该开放标签、多中心Ⅱ期临床试验(M13-982)纳入了18岁以上确诊为伴del(17p)的难治复发或初治CLL患者,诊断标准基于2008年国际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协作组(IWCLL)标准。由于Venetoclax可快速介导肿瘤细胞坏死导致患者出现肿瘤溶解综合征(TLS),故研究人员在整个疗程中逐步增加Venetoclax的剂量,并密切监测各实验室检测指标防范TLS。在主要队列中,107例患者初始口服Venetoclax 20mg/d,逐渐增加剂量至400mg/d,总疗程为4-5周。在拓展队列中,51例患者初始口服Venetoclax 20mg/d,维持一周后每周增加剂量,直至5周后达到400mg/d。在治疗开始及开始后第4-5周时对患者进行病情评估,包括实验室检查、体格检查、CT、骨髓涂片及活检,疗效评价标准参照2008年IWCLL标准。MRD评估以患者外周血及骨髓流式细胞检测结果为准,安全性评估从试验开始持续至治疗后30天。

研究结果

基线特征

该研究共纳入158例伴del(17p)的难治复发或初治CLL患者,中位研究时间26.6月(0-44.6月),患者既往中位治疗方案数为2(0-10)。除伴del(17p)外,部分患者并存其他高危不良预后因素,如免疫球蛋白重链可变区(IGHV)基因未突变(78%,45/58例),11号染色体缺失(del[11q],24%,38/157例),TP53基因突变(71%,55/77例),肿块直径>5cm(48%),肿块直径>10cm(13%)。截止2017年4月4日,患者接受Venetoclax中位治疗时间为23.1月(0-44.2)月,72例患者仍在接受Venetoclax治疗,6例患者治疗结束,1例患者临时中断治疗。

临床疗效

整组患者ORR达到77%(122/158例),CR/CRi达到20%(32/158例),nPR/PR达57%(90/158例),SD达19%(30/158例),PD达2%(3/158例),其余3例患者病情无法评估(图1A)。患者达到首次缓解的中位时间为1月(0.5-4.4月),达到CR/CRi的中位时间为9.8月(2.7-31.1月),24个月PFS率和OS率分别为54%和73%,中位PFS为27.2月(21.9月-未达),中位OS未达(图2B、C)。在达到缓解的122例患者中,24个月缓解率为66%,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33.2月(26.7月-未达)(图2A)。16例BCRi耐药患者中,Venetoclax治疗中位时间为16月(0.9-35月),ORR达到63%(10/16例),CR/CRi达到13%(2/16例),nPR/PR达50%(8/16例)(图1B)。

MRD评估

共计101例患者行外周血MRD检测,68例患者行骨髓MRD检测。30%(48/158例)患者至少一次外周血MRD阴性(CLL细胞<10-4),其中20例患者骨髓MRD阴性,8例患者骨髓MRD保持低水平(0.012%-0.083%)。59例患者行持续MRD监测,其中27例患者达到外周血MRD持续阴性,其MRD阴性中位时间为13.6月(2.9-27.6月)(图3A)。在36±4周期间,6例CR/CRi患者MRD阴性,6例nPR/PR患者MRD阴性,6例CR/CRi患者MRD阳性,22例nPR/PR患者MRD阳性。患者MRD状态在36±4周时与72±4周时保持稳定(图3B)。MRD阴性患者比MRD阳性患者PFS更高(图3C、D)。

不良事件

整个研究过程中,所有级别不良事件(AEs)发生情况如下:中性粒细胞减少(42%),腹泻(39%),恶心(37%),贫血(25%),乏力(23%)以及血小板减少(20%)。3/4级AEs包括中性粒细胞减少(40%),血小板减少(15%)和贫血(15%)。最常见的严重AEs为肺炎(10%)。90例患者因为AEs调整Venetoclax剂量。中性粒细胞减少为最常见的剂量调整原因,12例患者因此减量,9例患者因此治疗中断。患者总感染率为81%,最常见感染部位为上呼吸道感染(20%),鼻咽炎(16%),肺炎(15%)。40例患者发生3级感染,其中4例死亡。7例患者发生机会性感染。所有患者均未出现临床TLS,但有8例患者出现实验室TLS,TLS均发生于D1-D39剂量增加期间。

结论及讨论

该研究表明,在伴del(17p)复发难治CLL以及BCRi耐药的CLL患者中,Venetoclax具有较为持久的临床活性及良好的耐受性,AEs与先前报道类似。此外,患者MRD阴性率较之前报道增加也说明患者缓解深度与用药时间相关,故仍需要更长随访期来更好的确定患者远期生存及Venetoclax应答持续时间等。


JCO:免疫治疗疗效评价标准imRECIST

美国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Hodi等报告,免疫治疗疗效评价标准(imRECIST)除了通过靶病灶来判断疾病进展(PD)状态外,还通过对无进展生存期(PFS)的评估,以及对疾病进展模式的分析,可以更好地识别出患者在总体生存率上的获益程度。上述结果或可用于修订疗效评价的影像学标准,以便更好地反映肿瘤免疫治疗的疗效。(J Clin Oncol. 2018年1月17日在线版 doi: 10.1200/JCO.2017.75.1644)

现有评价实体瘤疗效评价标准(RECIST v1.1)不能很好地对实体瘤免疫治疗疗效和总生存进行评价。研究者采用Atezolizumab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转移性尿路上皮癌、肾癌和黑色素瘤患者的临床研究数据,对原评价标准进行修订,允许疾病进展后评价为最佳总体缓解,新病灶和非靶病灶疾病进展定义的改变。

imRECIST标准分析无进展生存,若后续扫描显示疾病控制,则初始疾病进展不计为终点事件。当RECIST v1.1与imRECIST所评估出来的患者(PFS)不一样时,另外评估患者总生存(OS)。

经过这样的修订,imRECIST标准与RECIST v1.1标准相比,患者最佳缓解率提高1%~2%,疾病控制率提高8%~13%,中位PFS延长0.5~1.5个月,延长的PFS与较长或相似的OS相关。imRECIST标准评价,出现新发病灶但靶病灶无进展的患者,其总生存与RECIST v1.1标准评价靶病灶进展的患者相似或稍短。偶尔出现一过性进展(靶病灶进展之后又缩小)的患者OS比没有靶病灶消退患者要长。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所属期刊:J CLIN ONCOL 影响因子:26.303 期刊论坛:进入期刊论坛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惠映实验室

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12/4 23:04:54 回复

天地飞扬

了解一下,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12/4 22:57:59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