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毒”茶克星,水平越高,结局越好;不用化疗,疗效不减… | 前沿进展

2024-05-12 医学新视点 医学新视点 发表于上海

三阴性乳腺癌(TNBC)约占所有乳腺癌病例的15%~20%,这部分乳腺癌患者通常预后较差,超过50%的患者在确诊治疗后3~5年内就会出现复发。TNBC相关前沿进展给患者带来了新的治疗策略。

乳腺癌是全球范围内发病率和肿瘤相关死亡率均较高的一种恶性肿瘤。根据肿瘤细胞表达的受体类型,乳腺癌一般可分为3种类型,包括三阴性乳腺癌(TNBC,常被称为“最毒”乳腺癌)、HER2阳性和激素受体(HR)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乳腺癌(“最常见”乳腺癌)。

“最毒”乳腺癌前沿进展

三阴性乳腺癌(TNBC)约占所有乳腺癌病例的15%~20%,这部分乳腺癌患者通常预后较差,超过50%的患者在确诊治疗后3~5年内就会出现复发。TNBC相关前沿进展给患者带来了新的治疗策略。

总生存率高达90%!“最毒”乳腺癌克星,水平越高,结局越好

临床上一般建议对大多数早期TNBC患者进行辅助或新辅助化疗。化疗药物的种类和数量是根据肿瘤大小和有无淋巴结转移来选择的。而一种与较低TNBC复发风险相关的预后标志物,可以帮助识别那些在较低强度治疗下获得高治愈率的患者。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是天然存在的免疫系统细胞,可以从血液中进入肿瘤,并可以识别和破坏癌细胞。

对于未接受辅助或新辅助化疗的早期TNBC患者,乳腺癌组织中TIL水平与癌症复发和死亡的关系尚不清楚。发表于JAMA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具有肿瘤内高水平TIL的早期TNBC患者即使不接受化疗,也可能具有较低的复发风险和较高的生存率

  • 在没有采用化疗的情况下,使用TIL水平≥50%可识别5年无复发生存率、远端无复发生存率和总生存率接近或超过90%的患者:在TIL水平≥50%的TNBC患者中,5年无复发生存率、远端无复发生存率和总生存率分别为83%、88%、90%

  • 此外,TIL水平每升高10%,无浸润性疾病生存事件、无复发生存事件、远端无病生存事件、远端无复发生存事件和死亡风险分别降低8%、10%、13%、13%和12%

约2/3人有应答!新辅助治疗新星,使30%患者获病理完全缓解

近年来,新辅助疗法的应用愈发广泛,其用于TNBC可改善治疗效果。此外,新辅助治疗后,病理完全缓解(pCR)是改善TNBC长期治疗效果的既定预后生物标志物。Sacituzumab govitecan(SG)是一种靶向TROP2的新型抗体偶联药物(ADC),已获美国FDA批准用于既往已接受过治疗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

发表于Annals of Oncology的一项研究(由研究者发起的临床试验)旨在评估新辅助SG用于局部TNBC患者的初步治疗效果。研究结果显示, 单用SG的pCR率为30%(n=15/50,95% CI 18%~45%)。单用SG的总有效率(ORR)为64%(n=32/50,95% CI 77%~98%)。中位随访18.9个月,所有受试者的2年无事件生存率为95%(95% CI 88%~100%)。

HER2阳性乳腺癌前沿进展

HER2阳性乳腺癌占所有乳腺癌的15%~20%,相比于HER2阴性乳腺癌,其更具有侵袭性,患者预后更差。多种新型疗法的发展,给这类患者带来了显著生存获益。

不用化疗,疗效不减!99%乳腺癌患者术后3年未复发

目前,新辅助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简称“双靶”)联合化疗是许多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策略,而精准医疗的发展使得免去化疗成为关注焦点。此外,新辅助治疗后,手术时pCR是预测长期结局的良好指标。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来说,采用双靶策略以获得高比例的pCR、同时减轻化疗反应,并提高预后效果是临床研究的重点。

发表于《柳叶刀》的一项研究(PHERGain)将356例患者随机分配至A组(多西他赛+卡铂+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TCHP治疗,71例)和B组(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联合或不联合内分泌治疗,285例)。患者分别在基线和2个治疗周期后接受PET检查。根据PET结果调整治疗策略,进行降阶治疗,若PET检查有应答则继续接受原方案治疗6个周期,若PET检查无应答则改为接受6个周期的TCHP治疗。

研究结果显示,基于18F-脱氧葡萄糖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18F-FDG-PET)的pCR适应性策略,B组患者3年无浸润性疾病生存率为94.8%。此外,B组PET应答且达到pCR的患者(86例,约占B组的1/3)3年无浸润性疾病生存率预估为96.4%,术后3年99%(85例)患者未出现疾病复发。这一策略明确了约1/3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在不影响治疗效果的前提下,可安全的免于化疗

超60%患者客观缓解!乳腺癌创新疗法具有持久抗肿瘤活性

德曲妥珠单抗是一种靶向HER2的ADC。2期DESTINY-Breast01试验(中位随访11.1个月)初步分析显示,在既往接受过恩美曲妥珠单抗治疗的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中,德曲妥珠单抗治疗具有持久的抗肿瘤活性(客观缓解率[ORR]为60.9%),不过研究未达到中位总生存期(OS)。

发表于Annals of Oncology一项研究,报告了DESTINY-Breast01试验的更新累积生存结果(中位随访26.5个月)。该结果进一步证明:在既往接受过大量治疗的HER2阳性mBC患者中,德曲妥珠单抗具有持续的抗肿瘤活性:经独立中心审评证实的ORR为62.0%(95% CI,54.5%~69.0%),其中分别有54.9%和7.1%的患者达到部分缓解和完全缓解

“最常见”乳腺癌前沿进展 

无浸润性疾病生存率90.4%!这种疗法可显著降低复发或死亡风险

HR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占乳腺癌病例的70%~75%。这类患者中大部分在早期(1期至3期)被诊断,辅助内分泌治疗可改善其预后,但仍有部分晚期患者复发。瑞波西利(ribociclib)是一种选择性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6(CDK4/6)抑制剂,有研究表明,瑞波西利能显著提高此类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但其对早期乳腺癌的影响尚不清楚。

NEJM发表了NATALEE试验的预先指定的中期疗效分析结果,研究分析显示,3年时,瑞波西利+非甾体芳香化酶抑制剂[NSAI]治疗显著改善了HR阳性/HER2阴性的2期或3期早期乳腺癌患者的无浸润性疾病生存期(iDFS)(瑞波西利+NSAI组 vs. 单独NSAI组=90.4% vs. 87.1%)。与单独使用NSAI相比,瑞波西利+NSAI治疗的无浸润性疾病生存率更高,患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25.2%(浸润性疾病、复发或死亡的风险比为0.75;95% CI 0.62~0.91)。

参考资料

[1] Leon-Ferre RA, et al., (2024). Tumor-Infiltrating Lymphocytes in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JAMA, doi: 10.1001/jama.2024.3056. 

[2] Spring LM, et al., (2024). Response-guided neoadjuvant sacituzumab govitecan for localized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results from the NeoSTAR trial. Ann Oncol, doi: 10.1016/j.annonc.2023.11.018. 

[3] Pérez-García JM, et al., (2024). 3-year invasive disease-free survival with chemotherapy de-escalation using an 18F-FDG-PET-based, pathological complete response-adapted strategy in HER2-positive early breast cancer (PHERGain): a randomised, open-label, phase 2 trial. Lancet, doi: 10.1016/S0140-6736(24)00054-0. 

[4] Saura C, et al., (2024). Trastuzumab deruxtecan in previously treated patients with HER2-positive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updated survival results from a phase II trial (DESTINY-Breast01). Ann Oncol, doi: 10.1016/j.annonc.2023.12.001.

[5] Slamon D, et al., (2024). Ribociclib plus Endocrine Therapy in Early Breast Cancer. N Engl J Med, doi: 10.1056/NEJMoa230548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GetPortalCommentsPageByObjectIdResponse(id=2204293, encodeId=2a53220429304, content=<a href='/topic/show?id=73c423e2572'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乳腺癌#</a> <a href='/topic/show?id=a22d1e57696'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TNBC#</a>, beContent=null, objectType=article, channel=null, level=null, likeNumber=15, replyNumber=0, topicName=null, topicId=null, topicList=[TopicDto(id=17576, encryptionId=a22d1e57696, topicName=TNBC), TopicDto(id=23725, encryptionId=73c423e2572, topicName=乳腺癌)], attachment=null, authenticateStatus=null, createdAvatar=null, createdBy=cade5395722, createdName=梅斯管理员, createdTime=Sun May 12 19:07:08 CST 2024, time=2024-05-12, status=1, ipAttribution=上海)]
    2024-05-12 梅斯管理员 来自上海

相关资讯

糖类抗原 15-3(CA 15-3)检测的临床意义

糖类抗原 15-3一种大分子糖蛋白,用一对单克隆抗体进行双抗体夹心法来识别,对乳腺癌的辅助诊断有一定的价值。

乳腺癌分子分型区别大盘点!

分子分型在乳腺癌诊断、预后评估和治疗决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为患者提供了个体化治疗的可能性,并为进一步研究乳腺癌的发病机制和治疗靶点提供了重要信息。

Radiology:结合AI病灶检测和乳腺钼靶纹理分析实现乳腺癌的风险评估

最近,基于乳腺钼靶检查的风险模型可以估计短期或长期乳腺癌风险,但风险评估是否可以通过结合这些模型进行评估尚未得到评估。

乳腺癌内分泌治疗机制和近60年用药进展总结!

临床前数据表明,脂肪组织是内分泌治疗的早期靶标,特别是考虑到ER在成熟脂肪细胞和前体细胞中的作用。

突破传统!NEJM:乳腺癌可少切除,还可降低水肿风险

对于临床淋巴结阴性乳腺癌且存在前哨淋巴结大转移的患者,省略完全腋窝淋巴结清扫是安全的,这样可以避免广泛的手术,在缩小手术切除范围的同时,也可更大程度避免上肢水肿的发生。

上海中医药栾鑫、陈红专/协和药植所张卫东Adv.Sci.:解析乳腺癌中Nur77-PPARγ的互作模式并获得内源天然多肽抑制剂

该研究考察了Nur77在抑制乳腺癌增殖、脂质摄取和肿瘤进展中的作用,并明确PPARγ对Nur77的负调控功能,提出以Nur77-PPARγ相互作用界面为抑制乳腺癌的新靶点。

乳腺癌多基因检测要点总结!

乳腺癌多基因检测是利用二代测序技术检测乳腺癌患者肿瘤组织和血液中的基因突变信息,从而为患者提供精准的个体化治疗建议。

Int J Gen Med:中国乳腺癌妇女糖尿病和前驱糖尿病糖化血红蛋白诊断的最佳截断值

在中国无糖尿病史的乳腺癌妇女中,未确诊糖尿病的患病率很高。在中国乳腺癌女性中,HbA1c诊断糖尿病和前驱糖尿病的最佳临界值分别为6.0%和5.5%。

乳腺癌术后淋巴水肿的风险评分

乳腺癌术后淋巴水肿的风险评分

读书报告 | CURB研究: 标准系统治疗联合立体放射外科治疗寡进展性乳腺癌和NSCLC的II期随机对照临床研究

对局部消融在转移性疾病灶负荷有限(寡转移)的患者中治疗应用的兴趣日益浓厚。多项前瞻性随机临床试验表明,消融性放射治疗可以提高寡转移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率和总生存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