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抗PD1治疗后的肿瘤和微环境反应

2020-11-10 星云 MedSci原创

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lassic Hodgkin Lymoma,cHL)是一种对抗程序性死亡受体-1(PD1)治疗最敏感的肿瘤类型,其特征是瘤性霍奇金RS细胞(Hodgkin-Reed-Sternb

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lassic Hodgkin Lymoma,cHL)是一种对抗程序性死亡受体-1(PD1)治疗最敏感的肿瘤类型,其特征是瘤性霍奇金RS细胞(Hodgkin-Reed-Sternberg cell,HRSC)在淋巴组织中的占比小于5%,维持着独特的肿瘤微环境(TME)。

虽然在实体瘤中抗PD1的作用主要由细胞毒性CD8+T细胞介导,但HRSC往往缺乏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的表达,而且在cHL中抗PD1的作用机制尚不清楚。

近期,GHSG II期NIVAHL试验报道,早期预后不良的cHL患者采用以抗PD1为基础的一线治疗,可获得快速临床反应和较高的中期完全应答率。

为了研究这种对抗PD1治疗的早期反应的机制,Reinke等分析了NIVAHL试验受试患者在接受纳武单抗一线cHL治疗前和最初几天的配对活检和血液样本。

抗PD1治疗后HRSC获得快速诱导缓解

作为快速临床缓解的反映,HRSC在第一次应用纳武单抗后的几天内就从组织中消失了。TME显示,在治疗早期,Tr1T细胞和PD-L1+肿瘤相关巨噬细胞(TAM)已经减少。

外周血中主要淋巴细胞亚型的动态

有趣的是,在肿瘤或外周血中既没有观察到细胞毒性免疫反应,也没有观察到克隆性T细胞扩增。

综上所述,该研究发现,cHL对抗PD1治疗的独特的、非常早期的组织学反应模式,建议可以不用促生存因子,继续予以诱导适应性抗肿瘤免疫反应。

原始出处:

Sarah Reinke, et al. Tumor and microenvironment response but no cytotoxic T-cell activation in classic Hodgkin lymphoma treated with anti-PD1. Blood. October 28,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1-10 ms4000000062793346

    学习学习

    0

相关资讯

Blood:自发退化性CLL的基因变异与微环境的相互作用

自发性退化是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公认的现象,但其生物学基础尚不明确。研究人员对20例自发性退化的CLL病例的生物学和临床特征进行深入调查,包括表型、功能、转录组和基因组学研究。所有自发性退化的肿瘤均发生了IGHV突变,且没有严格的IGHV使用或B细胞受体(BCR)的立体定位。它们的端粒酶缩短,类似于非退化的CLL,提及它们先前也处于增殖状态。

cell:北京大学张泽民课题组与勃林格殷格翰联合发表关于单细胞测序刻画肝癌免疫微环境动态特征的研究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北京未来基因诊断高精尖创新中心(ICG)、生物医学前沿创新中心(BIOPIC)张泽民课题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彭吉润课题组以及德国药企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公司肿瘤免疫与免疫调节部门多位科学家,在国际期刊Cell上发表了题为Landscape and Dynamics of Single Immune Cells in Hepat

Cell Rep:新的胰腺癌联合治疗方案可逆转肿瘤微环境

近日,罗切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新的联合疗法,该疗法将一种放射疗法和一种免疫疗法结合,不仅可以治愈小鼠的胰腺癌,而且还可以重编程小鼠免疫系统,形成“免疫记忆”,产生类似肿瘤原位疫苗的治疗效果。该研究为晚期胰腺癌的临床试验设计提供了重要的指导意义。

NATURE:微环境构成中枢神经干细胞衰老的基础

由于成体干细胞和祖细胞群的功能丧失,衰老导致组织再生能力的下降。

Blood:骨髓生态位中非造血细胞成分与HSCs的相互作用

阻碍体内造血干细胞(HSCs)调节的一个主要限制是未完全掌握调控HSC命运所依赖的微环境的细胞及分子支。因此,小鼠造血干细胞无法进行较长时间的培养,更不能通过培养而源源不断地生成、维持及扩增。

Cell Commun Signal:广州生物院揭示疟原虫感染拮抗肿瘤免疫抑制微环境的分子机制

免疫抑制微环境是恶性实体肿瘤免疫治疗的关键障碍,而骨髓源性抑制细胞(MDSCs)和调节性T细胞(Tregs)在肿瘤免疫抑制微环境中发挥重要作用。如何打破肿瘤免疫抑制微环境,促进抗肿瘤免疫细胞进入到肿瘤组织内部为肿瘤免疫治疗的一大难点。4月12日,国际学术期刊Cell Communication and Signaling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陈小平课题组关于肿瘤免疫治疗的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