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临床供血紧张 河北开发乡镇献血潜能

2018-01-19 赵贵起、贾桂丛等 中国卫生质量杂志

自《献血法》实施以来,石家庄市无偿献血制度和血液安全管理制度不断完善,逐步建设了覆盖城乡的采供血服务体系,血液保障能力有了极大提高。但近年来,随着医疗水平提高和社会保障机制完善,特别是新农合、城镇居民医保等惠民政策的普及,群众就医和手术量急剧上升[1],血液供应紧张情况依然存在。石家庄市下辖17个县市区,县区人口占总人口的2/3以上,是血源招募的重要阵地。因此,科学制定乡镇居民无偿献血宣传和招

自《献血法》实施以来,石家庄市无偿献血制度和血液安全管理制度不断完善,逐步建设了覆盖城乡的采供血服务体系,血液保障能力有了极大提高。但近年来,随着医疗水平提高和社会保障机制完善,特别是新农合、城镇居民医保等惠民政策的普及,群众就医和手术量急剧上升[1],血液供应紧张情况依然存在。石家庄市下辖17个县市区,县区人口占总人口的2/3以上,是血源招募的重要阵地。因此,科学制定乡镇居民无偿献血宣传和招募策略, 有效调动其主动自愿参与无偿献血的积极性, 提高其献血比例,对推动无偿献血工作良性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2]。 对此,河北省血液中心着重开发乡镇血源潜能,加大宣传招募,使农村献血者队伍不断扩大,有效增加了采血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临床供血紧张局面。

1宣传招募举措

1.1转变组织管理模式,依托县区卫生主管部门推动

1.1.1建立分片管理宣传招募组织体制    将采血科室的采血组优化组合成采血队,把石家庄市所辖县区依据人口、血源分布情况平均分配,施行属地责任管理。各队分管县区的献血宣传和招募发动完全由采血队自行完成,并明确年、月、周采血任务,以实际完成采血任务进行考核。采血队承担采血和宣传双重职责,工作自主性强,机动灵活性大,有效提升了现场宣传效果。

1.1.2发挥县区红会宣传网络力量    红会的重要工作之一即广泛发动社会各界参与无偿献血。充分发挥县区红会作用,通过红会日常宣教网络,将无偿献血宣传从乡镇宣讲渠道向村镇延伸,实现村镇宣传面全覆盖。

1.1.3争取县区卫生主管部门支持    利用县区卫生局组织的乡镇卫生院院长每月例会,及时与卫生局主管部门和卫生院院长沟通采血计划安排,在乡镇卫生院设置无偿献血宣传栏,通过卫生院分发投放无偿献血宣传资料,从乡村卫生保健视角宣传血液常识及献血有益健康知识,构建全民踊跃参与无偿献血的良好社会氛围。

1.2抓住关键人物,强化宣传招募组织

1.2.1发挥乡镇村干部号召作用    在农村,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主任是“领袖人物”,具有较高的威信和较强的影响力[3]。他们大多热心公益事业,乐于做无偿献血宣传员[4]。他们以亲身体会进行无偿献血宣讲教育,可以直接带动村民的实际行动。同时,他们可以为采血组织工作提供更多便利条件。

1.2.2调动乡镇卫生院院长的招募积极性    充分利用乡镇卫生院网络建设平台,加强乡镇献血宣传组织,方便采血车向各村延伸;同时,利用乡镇卫生院的宣传栏,加大献血知识、献血政策宣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1.2.3招募乡医成为献血组织联络员    乡村医生具有一定医学常识,可以迅速熟悉无偿献血相关常识和政策要求。将无偿献血相关内容纳入村医培训项目,使村医成为献血宣传员和带头人[5]。通过他们分发、解读献血宣传资料以及自身献血行为,能够带动村民积极参与献血活动。

1.2.4开发县区无偿献血志愿者队伍    利用县区红会志愿服务活动,招募热爱公益活动、参加过无偿献血、人脉广泛的热心群众加入无偿献血志愿者队伍,组建县区志愿者分队、乡镇小队,通过开展系统性培训,使志愿者及时掌握无偿献血政策及知识,协助采血队下乡、入户宣传。乡镇志愿者现身说法,既强化了固定献血者队伍,又推动了乡镇无偿献血宣传招募工作的开展。

1.3宣传方式多样化,增强宣传效果

1.3.1改进宣传材料,提高宣传效果    从单一无偿献血知识宣传拓展到把无偿献血知识与健康体检、健康保健知识、预防心脑血管疾病、预防传染病等相关知识相结合进行宣传[6]。结合乡镇居民生活特点和对医疗保障的心理诉求,改进宣传材料表达形式,不仅介绍血液基本知识,还增加了疾病预防和保健知识,通俗易懂,便于乡镇村民理解。

1.3.2采取喜闻乐见的形式开展宣传    借鉴文化下乡的经验,暑期开展电影下乡活动,将献血宣传延伸到乡村。在一些节日或“6.14”等活动日,举行有奖问答、现场抽奖活动,利用现场互动机会讲解献血过程、献血知识,解答村民问题,动员其加入无偿献血队伍。

1.4利用网络面向年轻人进行宣传招募

1.4.1通过互联网快速树立采供血机构形象    网络作为继报纸、广播、电视三大传统媒体之后的“第四媒体”,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乡镇青少年、壮年人群是献血队伍的主力军。通过中心网站、微信公众号等,针对性地发布乡镇采血点活动动态,增进其对无偿献血工作的认知和认可,从而积极参与无偿献血活动。

1.4.2搭建信息平台,采供血信息透明化    通过网络使乡镇居民了解无偿献血相关法律法规,公开血液中心业务工作信息、无偿献血免费用血规定和服务承诺,告知基本血液知识、献血常识、献血要求及注意事项等,将信息公开工作落到实处,充分保障乡镇居民的知情权,使他们更加了解并支持无偿献血工作。

1.4.3搭建互动交流平台,及时了解乡镇居民心理动态    建立各县区无偿献血QQ 群等,及时了解乡镇居民心理动态,并做出相应反应。这样既维持了现有固定无偿献血人群,又增加了新的无偿献血者,同时还利于乡镇无偿献血招募工作的推进。

1.4.4充分利用网络手段,共建文明、和谐、向善社会风气    通过免费赠阅,把《善行河北手机报》赠送给乡镇无偿献血者,宣传介绍无偿献血活动,让他们了解到献血行为是促进社会文明、和谐、向善的重要组成部分,把善行、无偿献血有机结合,使其产生被需要感和被重视感,促其主动参与无偿献血活动[7]。

2效果

通过多年努力,在石家庄市17个县128个乡镇设置了260块无偿献血宣传栏,实现了县市区献血全覆盖,县区采血从2010年的13 806人、献血5 174 600毫升增长到2016年的95 465人、献血37 078 430毫升,同比增长591.5%和616.5 %,有力地保障了临床用血供应需求。

3结语

无偿献血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社会公益工作,需要政府和全社会的关心和支持。乡镇居民渴望得到防病治病健康知识[7],对乡镇居民的宣传招募要有的放矢,针对实际。同时,无偿献血在乡镇不断延伸是一项长期工作[3],需要做好各方面的宣传招募工作。农民具有淳朴的特点,一旦感到被尊重、理解和关爱,服务质量超越期望值,他们就会接受并乐于献血[8]。有专家认为,如果血站把固定献血者率提高5%,那么就可以增加85%的新献血者[9]。因此,在宣传招募发展新献血者的同时,还要重视保留固定献血者工作,使他们感觉到被需要。乡镇是未来无偿献血发展的方向,如何加强乡镇无偿献血招募工作,仍有许多有待于探索的地方。

相关资讯

河北邯郸动态调整医疗服务价格

12月28日,200位临床医学专家通过医疗服务项目专家评审系统,测评河北省邯郸市当前医疗服务项目。测评结果将作为下一步服务价格调整的依据,经过平台系统运算,得出最终的价格调整方案。这标志着邯郸市开启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机制。

为有效减轻患者负担,河北5市试点中医优势病种收付费改革

为进一步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有效减轻患者就医负担,控制医药费用不合理增长。日前,省中医药管理局、省卫计委、省物价局、省人社厅联合发布通知,确定在石家庄、唐山等5市开展中医优势病种收付费方式改革试点工作明确试点工作目标通过开展中医优势病种收付费方式改革试点工作,引导试点医疗机构进一步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有效减轻患者就医负担,控制医药费用不合理增长;进一步实行精细化管理,规范中医临床诊疗行为,促进建立

河北超1.58万人在京津就医直接结算

11月29日,河北人皇甫在北京因高血压感觉身体不适,随即住进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12月8日出院时,她用医保卡直接结算,11366.8元的医药费,她个人付了1581.39元,其余由医保报销,当日便结算完毕。“真没想到咱河北人在北京住院报销跟在省内一样方便!”皇甫说。皇甫所享受到的便利,得益于今年5月5日,京津冀三地作为首批启动全国联网和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的省市,第一批接入国家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系

河北:“5+4+N”布局成效初显

在河北省政府新闻办公室联合省卫生计生委日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该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主任张绍廉介绍,自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该省围绕河北功能定位,通过提升能力、补齐短板、共享发展等手段,使“5+4+N”医疗卫生协同发展布局成效初显,有效缓解了京津就医压力。

河北建立各种医联体168个

日前,从河北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河北省医疗联合体建设新闻发布上获悉,截至目前,河北省共建立各种模式的医联体168个,其中医疗集团62个、县域医共体55个、专科联盟35个、远程医疗协作网16个。全省所有三级医院、77.4%的二级医院、49.3%的一级医疗机构、15.6%的社会办医机构参与了医联体建设。针对当前优质医疗资源缺乏且结构不合理、分布不均衡的现状,河北省按照国家有关要求,积极组建多种形式的医联

河北民间中医可“转正”为中医医师

一些民间中医虽有医术专长,却缺乏获得正式中医医师资格的途径。针对这一情况,河北省近日立法规定,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或者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由至少两名以上中医医师推荐,经河北省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组织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后,即可取得中医医师资格。河北省《河北省中医药条例》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针对当前存在的中医队伍严重不足、中药产业发展不够、中医药文化相对薄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