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NP:多发性硬化注射治疗转向口服治疗的的效果:一项全国性队列研究

2021-01-20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注射疗法 ,包括β干扰素(IFNβ)和醋酸格拉替拉霉素(GA),是多发性硬化症(MS)一线治疗的唯一选择。随着新的口服一线疗法的出现,这些药物已经成为一线疗法的流行选择,或者已经在

注射疗法 ,包括β干扰素(IFNβ)和醋酸格拉替拉霉素(GA),是多发性硬化症(MS)一线治疗的唯一选择。随着新的口服一线疗法的出现,这些药物已经成为一线疗法的流行选择,或者已经在注射疗法的患者的替代品。在存在疾病的情况下,转换治疗已被证明可改善临床结果,与转换为具有类似疗效的药物相比,治疗升级对疾病活动的影响更大。虽然在有不可忍受的副作用的患者转换治疗,严重的不良事件或禁忌症往往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些患者或医生可能会考虑在其他情况下转换治疗,例如,安全问题,如怀孕,或成本相关的原因。在这些情况下,需要有关与转换相关的疾病活动风险的证据来指导患者和医生的决定。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了将稳定的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RRMS)患者用注射疗法转为具有类似疗效的口服疗法的效果。具体而言,比较了从注射疗法(IFNβ/GA)转为特氟米特(TFL)或富马酸二甲酯(DMF)治疗的临床结果。

Figure 1

丹麦所有采用疾病改良疗法(DMT)的治疗都记录在多发性硬化症登记处(DMSR)中,以及治疗神经学家输入的临床参数数据。所有临床访视都必须输入数据,这些访视通常在治疗开始时、3个月后以及此后每6个月进行一次。 登记处通过登记处的个人层面联系,丰富了有关人口统计、移民和生命状况的数据,根据神经放射科医生的报告,MRI参数的数据是由治疗神经科医生在临床访视时前瞻性输入的。

Figure 2

将临床稳定的RRMS患者纳入基线检查前至少1年的注射治疗。根据最初的治疗,他们被分为两组。为了包括所有与转换相关的潜在风险时间,转换治疗的基线被定义为停止先前治疗的日期。这些定义适用于2014年丹麦的DMF和TFL。本文观察了从基线到死亡、移民或最后一次有效EDSS评分日期的患者。如果患者在3年或更长时间内未在具有有效EDSS评分的诊所就诊,则认为患者在前一次就诊时失去了随访。主要结果是6个月确诊的EDSS恶化的时间,定义为至少相隔6个月的两次连续访视证实的EDSS评分增加。EDSS增加定义为:基线EDSS评分为0的患者≥1.5分,基线EDSS评分为1分或以上的患者≥1分。次要结果包括首次复发的时间和年化复发率(ARRs),这是在暴露组之间进行比较的。相互之间30天内发生的复发被认为是一个单一事件,事件发生的时间被定义为两个事件的首次发生。利用可用的MRI数据进一步评估了一组患者的主要转归和首次治疗复发的时间。患者需要一个有效的基线MRI(在基线检查前6个月和基线检查后60天之间进行),与基线检查前6个月进行的“基线前”扫描相比,该检查包含新的或扩大的T2病变的数量。MRI数据用于确保基线检查时无MRI活动,定义为基线检查时无新的或扩大的T2病变,基线检查前12个月内无任何MRI记录的新的或扩大的T2病变。

共有3206名患者被纳入研究,其中1543名患者被纳入DMF转换分析,1663名患者被纳入TFL转换分析。在转为DMF和TFL的随访分析中,总共观察到363例和396例6个月证实EDSS恶化的事件。转换的小时数分别为1.15(95%CI 0.88至1.50,差异p=0.31)和1.16(95%CI 0.92至1.46,差异p=0.21)。随访期间,DMF和TFL分析中分别有278例和260例复发。对于DMF和TFL,转换的小时数分别为0.73(95%CI 0.51至1.04)和1.25(95%CI 0.96至1.63)。磁共振成像信息有效且无活动的亚组包括77例DMF患者(19例中转者,58例中转者)和89例TFL患者(32例中转者,57例中转者)。对于DMF,观察到6个月确诊的EDSS恶化率没有增加(HR 0.67,95%CI 0.21至2.17),首次复发时间的趋势与主要分析相似(HR 0.35,95%CI 0.08至1.50)。对于TFL,6个月确诊的EDSS恶化(HR 0.76,95%CI 0.28至2.07)或首次复发(HR 0.90,95%CI 0.32至2.52)两组之间没有发现任何差异。

没有证据表明,从注射疗法,即干扰素β或GA,转换为一线口服疗法,DMF或TFL,残疾恶化的风险增加。从注射治疗转为DMF治疗的患者在转为DMF治疗后复发率可能更低。在改用TFL的患者中,首次复发的风险有略微增加的趋势,尽管这一发现没有达到正式的统计显著性水平,并且没有在随时间变化的MSM分析或ARRs复发事件分析中重复。与这些发现一致,在改用DMF的患者中,由于疾病活动而中断治疗的风险较低,并且我们发现改用TFL的患者中,由于疾病活动而中断治疗的比率较高的趋势在统计学上不显著。在改用TFL的患者中,因不良事件而停止治疗的风险相对较低。本研究的主要局限性在于MRI资料的相对匮乏。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5)
#插入话题
  1. 2021-04-12 1487e56em29暂无昵称

    很好

    0

  2. 2021-04-12 1487e56em29暂无昵称

    👌

    0

  3. 2021-03-05 147e4706m08暂无昵称

    学习了

    0

  4. 2021-01-20 CHANGE

    疗效只是效果的众多方面之一,还要看对患者的获益,包括生活质量等因素共同决定效果的

    0

  5. 2021-01-20 ms4000000849873701

    写的很实用

    0

相关资讯

吸入型干扰素β制剂SNG001降低COVID-19发展为重症的风险

制药公司Synairgen今日宣布,与之安慰剂相比,其吸入型干扰素β制剂SNG001治疗COVID-19患者时,大大降低了患者患上严重疾病的机会。

JAMA Neurol:肥胖、儿童多发性硬化风险与一线疗法响应

在这项研究中,肥胖增加的儿童MS风险,并且导致患儿接受一线药物治疗的响应率降低

Nat Immuno:干扰素β/IFNAR1激活免疫机制

日前,来自澳洲莫纳什大学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获得了关于免疫反应早期阶段的新见解,这为从多发性硬化症到癌症等许多疾病开发治疗提供了一些新的途径。这项刊登在《自然免疫学》(Nature Immunology)杂志上的研究首次确定了,β干扰素(interferon beta, IFNβ)蛋白结合细胞并激活免疫反应的机制特征。 当身体检测到病毒或细菌感染时,干扰素β就会产生。对于身体的抵御能力来说,干

JAMA:干扰素β治疗多发性硬化症与患者伤残进展减少无关

芝加哥–据7月18日刊《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的一项研究披露,在罹患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MS)的病人中,用广泛使用于治疗MS的处方药干扰素β进行治疗与患者的较少的伤残进展无关。 加拿大温哥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Afsaneh Shirani, M.D.及其同事开展了一项研究,旨在调查接触干扰素β与复发-缓解型MS的伤残进展之间的关系。这项研究包括了来自英属哥伦比亚的前瞻性收集的数据(19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