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淘汰制”激活 盘点滑向社会底层的5类医生

2017-06-21 贺滨 医学界智库

中国医生的合理淘汰机制已被封印数十年,而在去行政化和逐渐取消编制管理后,这种淘汰机制将重新被激活,医生即将面对的竞争环境与规则,这很可能会在医生群体中引发一次社会地位的洗牌。

古今中外的医生,干的都是技术活,在多数时间,也是一个比较受人尊重的职业,基本上都能保持一个比较体面的生活,一般很难成为社会底层。

不过,合格的医生社会地位高,是因为不合格的医生都被淘汰了,撇开合理的淘汰机制,泛泛而谈医生应该有什么样的社会地位和收入,是没有意义的。

中国医生的合理淘汰机制已被封印数十年,而在去行政化和逐渐取消编制管理后,这种淘汰机制将重新被激活,医生即将面对的竞争环境与规则,也会和以前的公立医院完全不同,这很可能会在医生群体中引发一次社会地位的洗牌。

现代医学越来越讲究证据和科学性,而诊疗过程的科学化、规范化,进一步强化了医生的专业技术服务人员属性。正常情况下,疗效、患者安全、临床研究水平和患者满意等因素,决定着医疗机构和医生的市场地位,技术好、服务优的医生会得到奖励,名利双收,而技术和服务品质较差的医生,则会受到惩罚,甚至被淘汰出局。只有如此,医生这个职业才有可能不断地优胜劣汰,医疗服务的品质、信誉和社会公众的健康也才能有所保障。

然而,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医生却成了“事业单位”里面政府包养的、有编制的“准公务员”,吃起了大锅饭,缺乏合理的竞争机制,决定医生社会地位的规则,也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产生着变化。

改革开放前,所有的行业几乎都一样,商品和服务供应短缺、品质差,由于掌握着一定的专业权力,如诊断、治疗和开具病假条等,医生曾经和售货员、司机、厨师等职业一样,享受了一段时间的特权和更多的社会尊重。

改革开放以后,多数行业都进行了市场化改革,而医疗行业却至今坚持计划经济体制,除了药品市场存在一些竞争以外,公立医院长期以行政机构的姿态处于垄断地位,同时又被要求营利,以补偿财政投入不足。

当公立医院这个官僚垄断体系产生了营利动机后,行为逐渐开始扭曲,医院的经营与服务患者的目标渐行渐远,不合理的激励机制,让医生的角色和行为也难以避免地产生了扭曲:部分能力强的医生,不如能力差但更会钻营的医生升职更快;诊疗规范、服务品质好的医生不如胆子大敢拿回扣的医生收入高,部分医生的行为失当,使医疗行业广受公众诟病,医生的执业风险也在逐渐增大,同时也让整个医生群体逐渐失去了社会的尊重。

由于医疗行业整体效率低下,医疗费用持续超常规增长,每年逾万亿财富流失,财政和医保体系即将不堪重负,难以为继。旧体系已接近不可持续的临界点,期待财政持续加大投入以填满这个无底洞的做法并不现实。

近期,支持社会力量办医的文件和政策密集出台,医生集团、互联网医院等民间创新此起彼伏,医疗行业正处于暴风雨的前夜,山雨欲来风满楼,财政甩锅,医疗行业去行政化、去编制化、医生自由执业、医疗行业逐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等措施必将逐步实现,医疗行业的游戏规则即将大变,医生社会地位大洗牌的时代也即将来临。

有人说医生整体短缺,所以无论怎么改革,医生都不可能下岗,这可能有些过于乐观了,也忽视了不同医生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实际上,一旦医疗行业引入竞争机制,当下对医生价值的评价体系必然会随之变化。传统的标准,也即将被新的游戏规则所替代,无论是否相信,机遇和风险都在那里。

部分医生可能因为即将到来的游戏规则改变而落入社会底层,这并非危言耸听,就像当初在国企里面混得风生水起的员工,在国企改革后却被发现一无所长,沦为下岗职工,其中很多落入社会底层一样。

具备以下特征的医生需要留神了:

一、不善于持续学习,习惯用经验看病,混日子的医生

医学发展一日千里,专业文献目不暇接,昨日常规今日颠覆,高新技术层出不穷,这是每一个医生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而传统公立医院中有一部分医生对这些并不敏感,长年坚持传统经验,对学术发展闭目塞听,导致其医疗服务水平低下,却把更多精力用于如何获取更多灰色收入,或者研究怎样揣摩上意,博得领导欢心,并以此在医院里面滥竽充数。

这样的医生,如不改弦更张,在未来很可能会首先被淘汰出局。

真正的优秀医生,一定是临床实践与临床研究相结合,做到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的医生!大家如果经常使用梅斯医学,就自然能体会到,日积月累的重要性,也会体会到临床研究的重要性。因为医学知识更新极快,只有知其然,并不断学习,才能跟得上时代发展!

二、缺乏契约精神和服务意识的医生

医疗服务属于典型的技术服务业。每一个行业都有特殊性,医疗服务并没有与普遍存在的行业差异特别不同的其他特殊性,所谓人文关怀或专业性导致的信息不对称,其实也是几乎所有行业都具备的共同特征。

医生无论自己经营诊所、受雇于医疗机构,或参加医生集团,都需要与不同的对象建立契约关系,依法履行自己的义务,承担相关的责任,并在竞争机制下,通过患者或第三方机构的支付,获取合理的利益。

在这个过程中,医生都需要具备足够的契约精神和服务意识,否则,如果还是像在公立医院中很多医生那样,凡事唯上级领导的马首是瞻,无视诊疗规范和患者需求,对自己所处行业和职务行为的属性缺乏正确认识,即使自己的医学水平足够高,也很难在市场竞争中完善自己的行为,并被与自己建立相关契约的机构或患者接纳,结果同样可能会在竞争中被淘汰。

三、不擅经营自己,又对逐利行为持有偏见的医生

未来的医生是自由执业的,需要在市场上经营自己,无论是经营一家自己开办的诊所或其他医疗服务机构,还是受雇于医院或加入医生集团,只要是在医疗服务市场上向患者提供服务,就都需要对自己或自己建立的机构进行经营和管理,利用自身的竞争优势,在市场上变现。

部分医生存在专业优越感,看不起投资人或经营管理者,而自己又不擅于经营,这可能导致自己很难与其他优势社会资源建立合作关系,从而丧失很多机会。在竞争激烈的医疗服务市场上,不断失去机会,会导致自己逐渐步入失败的陷阱。

无论通过什么形式,医生向患者提供专业服务,都是一种服务交易,医生不过是一种职业,自然和其他职业一样,需要赚钱养家。合法逐利,本属正当,而只要竞争环境公平,司法公正,且没有人为设置的不合理的行业准入障碍,任何逐利行为都会受到市场竞争和法律的约束,而很难导致普遍的不当行为。

有些医生视医疗行业为“特殊行业”,鄙视医生逐利,这样的医生可能是天使,也可能是糊涂虫,一般来说,在一个竞争性的市场上,这样的医生很难生存。实际上,医疗机构可以是非营利性的,但医生不谋利是会饿死的。

在中国,过去医生是体制内的医生,病人主要认医院,并不认可医生本人。这是为什么许多大牌专家离开医院后,成立医生集团,大多亏损严重的关键原因。因此,医生必需要与病人结合,善于管理病人,培养属于自己的粉丝!医生要经营自己的知名度与品牌。梅斯医学提供很好的平台给大家,让大家能很好地宣传自己,树立品牌。为今后医生集团打下基础。

四、观念落后,对社会发展的估计严重不足的医生

公立医院体系长期处于官僚垄断和行政管制的状态,这导致其中很多医生的观念落后,思维停留在几十年前的计划经济时期,难以跟上时代。

部分医生求包养心态严重,遇事不找市场而习惯于找市长,总是期待计划经济体系可以一劳永逸地对无论是否合格的医生都能给予充分的保障,但这是不现实的。

还有一些医生长期工作在官僚体系下,养成了对事业单位的执念和与之相应的衙门心态,以至于根本否定医疗服务是服务业,理由是生命不能交易,其实这都是误解,医疗行业的交易物是医疗专业服务,而不是生命,否则律师给死刑犯辩护,甚至农民种粮卖粮,就也都会成为用生命做交易了。

人的行为高度依赖制度激励和自身观念,制度环境的变化,要求人的观念更新,否则就可能会难以融入新时代,并让自己成为时代的弃儿。

五、缺乏法治观念,贪图不法利益的医生

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吧,监狱属于社会底层,应该没有疑问。

改革开放初期,国企员工从天之骄子变成下岗职工后,也出现了分裂,一部分人下海拼搏,实现了自己原来在国企想都不敢想的成就,也有一些人失业并滑向了社会的底层。任何一次真正的改革,都可能是人们社会地位的一次洗牌。

医疗领域即将发生的市场化变革,无论有些人多么不愿意,也一定会发生,鼓吹政府主导的声音,只要没有财政力量的支持,就只能作罢,而每年逾万亿的财富流失,且还在高速增长,财政和医保的钱袋子,很快就会被吃空的。

时代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作为社会转型期的医生,有必要认清形势,提升自我,并认真思考这样一个关键的问题:在即将到来的新时代,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只有具备了新时代、新规则下的核心竞争力,才可能让自己不断进步,否则,一旦具备上述五项因素中的一项或多项特征,就可能会在市场竞争中失败,部分能力较差或不善合作的医生,甚至有可能失业,并逐渐滑向社会底层。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6)
#插入话题
  1. 2017-06-22 明天会更好!

    感谢分享!继续关注!

    0

  2. 2017-06-22 龙胆草

    学习谢谢分享

    0

  3. 2017-06-21 seagull8111

    厉害了,我不在列

    0

  4. 2017-06-21 中医痴

    不错的,学习了,谢谢分享!

    0

  5. 2017-06-21 衣带渐宽

    学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