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CRISPR婴儿”计划疯狂重启,顶级科学家们表示无力阻止

2019-6-26 作者:小通   来源:生物通 我要评论0
Tags: 基因编辑  艾滋病  婴儿  

新的“CRISPR婴儿”计划启动,顶级科学人士感到震惊,却表示他们无力阻止它。



6月10日,俄罗斯分子生物学家Denis Rebrikov表示计划开展基因编辑婴儿实验,并公开了他将跨越“红线”的研究计划。两位有影响力的学术带头人公开表达了谴责,但他们也承认,他们不能阻止Rebrikov这样做。

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咨询委员会联合主席Margaret Hamburg,以及美国国家医学院院长Victor Dzau在接受STAT采访中表示,他们对Rebrikov的计划深感担忧。

Dzau正在倡导创建监督人类基因组编辑的委员会,他认为,“这太疯狂了,这让我非常担心。但我不知道我们能做些什么来阻止他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主权。”

此前,Nature杂志以“Russian biologist plans more CRISPR-edited babies”为题报道了的研究意图。



这位俄罗斯分子生物学家表示,如果他能得到俄罗斯政府的批准,他将考虑在今年尽快将基因编辑的胚胎植入女性体内。他说他会编辑一种名为CCR5的基因,希望保护其后代免受艾滋病毒感染

Rebrikov上周在与NPR的广播采访中为自己的计划辩护说:“如果我们不让原本可以健康的婴儿远离疾病,这是多么不道德!”

去年贺建奎的双胞胎婴儿研究遭到了国际强烈谴责,引发了国际上要求加强对制造可遗传的DNA变化的人类胚胎研究监督的浪潮。世界各地的许多科学家呼吁全球暂停编辑人类胚胎中的DNA。

曾担任奥巴马政府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的Hamburg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组织接下来应该提出管理人类基因组编辑的监管框架。她说,世卫组织或其他组织尝试联系Rebrikov是不现实的。俄罗斯有自己的法律限制基因编辑。

“我们的委员会无法提供直接监督,如果说Rebrikov的工作一直没有进展,那是我们太天真。他非常清楚他想要做到这一点,他希望在俄罗斯的法律监管框架内工作,但这并不是说他一定会等到那个时候。”

Hamburg和Dzau在阿斯彭思想节 (Aspen Ideas)进行了关于基因组编辑的小组讨论,参与者还包括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裴端卿教授。

裴端卿教授去年也参加了香港举行的会议(当时贺建奎公布了他的研究结果),他认为“这太可怕了”。

多年前,他曾告诉他的同事“中国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法律禁止此类操作。无论基因编辑的未来如何,我们都应该对各国密切合作,以阻止此类科学事件持乐观态度。

附:

6月12日《Science》杂志公开了Rebrikov接受ScienceInsider采访的谈话记录,其中谈到了有争议的CCR5靶点以及他的实验前景:

问:在你的论文中,你引用了两项对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RVs)无反应的孕妇、HIV感染女性的研究。但这两项研究都是关于次优药物的老研究,而且女性在怀孕期间才开始治疗导致效果并不理想。请问还有什么其他证据表明怀孕的、受感染的妇女不能通过所有ARVs,并将病毒传染给婴儿?

答:在HIV病毒阳性妇女中,大约每3-4万人中就有一人对ARVs没有反应。她们就像多药耐药的病人。我们使用不同的治疗方法,而她们血液中的HIV仍维持在相对较高水平。没人知道为什么。这些想怀孕的年轻女性的垂直传播风险很高,这就是我们的目标群体。

问:俄罗斯约有100万感染者,你所指的是这个国家的30位女性?

答:是的。

问:其中只有一部分人想怀孕。更重要的是,新的ARVs已经稳步引进,新整合酶抑制剂几乎没有证据报道有耐药性,鉴于此,理由是什么?

答:CCR5编辑只是一个概念证明。如果我找不到对ARV治疗没有反应、感染HIV并且想怀孕的女患者,那么我会寻找其他父母双方都携带纯合子突变的病例,例如侏儒症、耳聋或失明。总之,我们需要在临床实践中着手使用CRISPR胚胎编辑的模型。我认为,也许需要50个或100个这样的案例,然后我们就可以尝试更广泛地使用它。例如,我们知道,有些家庭出生的所有婴儿都有很高的癌症风险。现在,基因编辑刚刚开始,它还很危险,而且未被证明,所以我们不能使用。但在不久的将来,我想我们可以对这些父母说,“你想对你的孩子的基因组做改变以降低他们患癌症的风险吗?”不仅是癌症,还有其他疾病,如阿尔兹海默症、帕金森症等等。

问:但是,回到HIV感染,即使母亲没有接受治疗,新生儿的感染率也只有15%左右,剖宫产会进一步降低风险,你也可以给新生儿注射液体的ARV来降低风险。另一方面,CRISPR也许会在错误的位置改变人类基因组,导致危险的脱靶突变。一些研究表明,残缺的CCR5会使人们更容易感染其他病毒,例如西尼罗河热,甚至缩短寿命。你如何平衡这个风险与收益?

答:我们的实验主要是建立一个没有脱靶的基因组编辑系统。如果我们能令人信服地证明基因组中没有意外脱靶,这个系统就可以被用于不同类型的基因编辑。可能我们的系统是独特的,也许只在俄罗斯才有效。我不知道。至于为了预防HIV传播而减少寿命或面临其他疾病风险是否值得?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没人知道确切答案,这取决于很多因素。

问:另一个风险是,在植入胚胎之前,你只能测试一小部分经过编辑的细胞(胚胎有可能是嵌合体,不同细胞携带不同突变),这样就存在无法检测的靶外编辑。

答:是的,主要问题是嵌合体。因为我只能从囊胚的250个细胞中取出5到7个细胞。所以,风险始终是有的,哪怕这五个细胞是完美的,其他200多个细胞也许会出现问题。

问:在《Nature》杂志发表的文章中(Russian biologist plans more CRISPR-edited babies),你说你可以在几个月到几年内获得批准。请问俄罗斯的审批流程是如何运作的?有关生殖系编辑的法律法规是什么?

答:获得政府批准不是最大的问题,也不是瓶颈。对我来说,瓶颈是找到正确的临床模型。如果我能找到好的理由,我就可以得到监管机构的批准。

问:假设,你找到了对所有ARVs都没有反应的HIV感染女性,并且她想怀孕和愿意这样做,审批过程需要多长时间?

答:可能几个月吧。

问:你和监管机构讨论过吗?

答:我们刚刚开始讨论,他们说如果这是一个好的临床病例,我们可以进一步讨论。

问:在美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实际上有法律禁止生殖系编辑,俄罗斯有这样的法律吗?

答:据我所知,我们对此类实验没有直接限制。但俄罗斯通常同意国际规则。我知道在欧洲大多数国际禁止将编辑过的胚胎植入女性,在俄罗斯法律中,我们没有这样的描述。

问:所以你可能会面临国际法禁止你做你想做的事?

答:我不是律师,所以我无法回答。

问:两个国际委员会正在讨论如何推进生殖系编辑,我们也知道贺建奎事件的反应。如果俄罗斯步其后尘,这些国际因素会起到一些作用吗?

答:我认为在世界范围内限制所有实验是不现实的。比如你可以尝试在某些区域限制它们,但如果研究人员想做可以去太平洋岛屿。我们不能止步于书笔,就像我们说,我们不能做核物理研究,因为它能制造核武器,但很多科学家仍然会这样做。许多研究小组都会尝试用胚胎进行实验,以将其移植入女性子宫,也许我们的研究小组并不会这样做,但我们仍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看到其他小组的成果。这对地球人类来说可能是个问题,但我们不能阻止这一进程。

问:你的诊所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

答:我们是俄罗斯最大的妇产科中心之一,每年大约接收10000例体外受精。

问:你怎么看待贺建奎所面对的严酷反应?

答:这是人类和所有生命系统的正常反应,任何生命系统,可能包括鸟类,群体90%是非常保守的,剩下的5%可能是改革论者。我们只要等一段时间,用非常好的临床病例来证明这种应用技术是强大、可靠和安全的。

问:你觉得贺受到的待遇太严酷了吗?

答:俄罗斯有句话叫“胜者为王”,只要你成功了,你就是对的。所以,如果他足够幸运的话,双胞胎女孩一切都好,那么在一些年后,他将被再次视为一个好的研究员。

问:当你第一次知道他做了什么后,你的反应是什么?

答:值得肯定。实际上,我不想成为第一个人。我想在实践中转化这项技术,他的实验使之更接近实践。

问:如果你步其后尘,你也会受到强烈批评吗?

答:在俄罗斯,我没想那么多。在国际上?在得到伦理委员会和监管者批准之前,我不想前进,我认为,我的实践步骤不会像他那样疯狂。

问:你的故事在《Nature》上发表以来,发生了什么事?有没有政府官员打电话给你说:“别说了,别说这个了?”

答:没有。我觉得现在的俄罗斯是做这种实验的好国家,它在政治上不是很自由,但在科学上却非常自由。

问:如果生殖系编辑不是为了治疗疾病,而是为了提高跑步速度、智商甚至瞳色的话,你怎么看?

答:这是下一步的事情,20-30年之后我们再谈。但是现在,我反对。2040年,我会支持它。我并不反对这个想法本身。而那些持反对意见的人想让他们的孩子通过“神的眷顾”拥有所有这些东西,而不通过“科学”,他们要么是傻子,要么是违心的骗子。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