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最新研究进展 再不知道你就OUT了!

2019-07-10 贾刚 医学界肿瘤频道

2019年7月4日至7日,中国临床肿瘤学年度进展研讨会(Best of CSCO, BOC)暨Best of ASCO 2019 China(BOA)在西安召开。7月6日上午的肺癌专场下半场主要由广东省人民医院的钟文昭教授和上海市肺科医院的任胜祥教授分别对三项重磅临床研究进行介绍,内容涵盖了: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治疗耐药后合并MET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

2019年7月4日至7日,中国临床肿瘤学年度进展研讨会(Best of CSCO, BOC)暨Best of ASCO 2019 China(BOA)在西安召开。7月6日上午的肺癌专场下半场主要由广东省人民医院的钟文昭教授和上海市肺科医院的任胜祥教授分别对三项重磅临床研究进行介绍,内容涵盖了:

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治疗耐药后合并MET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后线治疗、NSCLC的新辅助靶向治疗、ALK阳性NSCLC的优化治疗选择,来自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周彩存教授对上述研究进行了精彩点评。本文总结如下:

NSCLC新辅助治疗(CTONG 1103研究)

众所周知,肺癌的疗效/预后和分期直接相关:早期NSCLC(IA-IIA期)经过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5年总生存(OS)率可达40%以上,而不能手术的进展期、晚期NSCLC(IIIB-IV期),则仅有不足10%的5年OS率,反差极大。临床上,大部分NSCLC患者初诊时已为IIIB-IV期,能否通过降低肿瘤分期来改善这部分NSCLC的疗效成为研究的焦点。

荟萃分析显示,术前新辅助化疗似有一定优势,但多项随机对照临床研究则未能证实新辅助化疗/新辅助放化疗对比辅助化疗的优势,而且新辅助化疗产生的毒性则很可能影响随后的手术治疗。在以驱动基因为指导的靶向治疗时代,新辅助靶向治疗能否取得突破?

CTONG 1103研究是一项来自中国17个中心的开放标签、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评估了厄洛替尼对比吉西他滨联合顺铂(GC)新辅助治疗在经液体活检确认的EGFR敏感突变、未经治可切除IIIA-N2期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未达到主要终点(客观缓解率,ORR),厄洛替尼和GC方案新辅助治疗的ORR分别为54.1%和34.3%(p=0.092),厄洛替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PFS)明显延长(21.5个月vs 11.4个月,p <0.001);两组中位OS未见明显差异(45.8个月 vs 39.2个月,p=0.417);厄洛替尼组不良反应总体发生率及因不良反应导致用药剂量调整的比例均显着低于GC组,且不良反应可控,安全性更好。

该研究提示,生物标志物指导的新辅助/辅助治疗策略在IIIA-N2期NSCLC患者具有一定的潜力,值得进一步研究。

MET阳性EGFR-TKI耐药NSCLC的治疗

(一项比较Tepotinib联合吉非替尼与化疗用于伴MET过表达或MET扩增的EGFR突变型NSCLC复发患者的Ⅱ期随机试验)

MET阳性包括MET过表达和/或MET基因扩增,研究表明,MET阳性是EGFR突变NSCLC经TKI治疗后获得性耐药的重要分子改变,尤其在T790M阴性的患者中比例更高(约占20%),如何对这部分患者进行有效的挽救治疗,已成为克服EGFR-TKI耐药必须面对的问题。

Tepotinib是一种口服MET抑制剂,临床前数据显示,Tepotinib可以克服由于异常MET活化引起的对EGFR-TKI的获得性抵抗,理论上可以改善伴MET阳性EGFR-TKI耐药NSCLC的疗效。

该研究是一项应用Tepotinib联合吉非替尼治疗MET阳性、EGFR靶向治疗耐药的晚期NSCLC的II期临床研究,最终纳入55例EGFR靶向治疗耐药,EGFR突变且T790M阴性,MET阳性但没有接受过MET靶向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试验组应用Tepotinib+吉非替尼治疗(T+G),对照组则采用培美曲塞+顺铂或卡铂化疗。

研究显示,T+G治疗与化疗的中位PFS没有明显的差异(4.9个月 vs 4.4个月),而亚组分析则显示MET免疫组化(IHC)3+的患者中位PFS为8.3个月;MET基因扩增的患者中位PFS则长达到21.2个月,均远超化疗的4.4个月。在MET阳性的患者中,ORR也明显更高(厄洛替尼68.4%vs GC方案33.3%)。不良反应方面,研究发现,T+G治疗耐受性良好,大多数不良反应的严重程度为轻度至中度,总体可控。

本研究提示,Tepotinib联合EGFR-TKI是疗效较确切的克服伴MET阳性NSCLC耐药的治疗方案,研究结果尚有赖于进一步III期临床研究验证。

ALK阳性NSCLC初始治疗的优化选择(ALESIA研究)

阿来替尼是一个高度选择性的、有中枢神经系统(CNS)活性的ALK抑制剂,在全球多中心的III期ALEX研究中,阿来替尼对比克唑替尼显示出显着更优的全身性(包括CNS)疗效,且安全性更优。考虑到人种的差异性,在亚洲,尤其中国ALK+晚期NSCLC患者中其疗效和安全性尚需进一步验证,ALESIA研究应用而生。该研究总共从3个亚洲国家(中国、韩国和泰国)入组了187例患者。

研究结果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即:阿来替尼组的PFS显着更优,克唑替尼组和阿来替尼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0.7个月和尚未达到(NE);其中基线合并CNS转移的患者,从阿来替尼组治疗中获益更显着(HR 0.11,95%CI:0.05-0.28,P<0.0001);ORR比较,克唑替尼组和阿来替尼组分别为77.4%和91.2%;中位缓解持续时间(mDOR)对比,克唑替尼组和阿来替尼组分别为9.3个月和NE(HR 0.22,95%CI:0.12–0.40,P<0.0001)。

该研究进一步确立了阿来替尼作为ALK阳性晚期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地位,并且凭借疗效和安全性方面的优势,阿来替尼被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及CSCO指南一致性列为ALK阳性NSCLC一线治疗的优选用药。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19-09-23 404978306_75611995

    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Lancet Oncol:满足 vs 不满足USPSTF筛查标准的肺癌患者,5年生存率相似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小组(USPSTF)推荐对年龄55-80岁,吸烟史达到30包年及以上或戒烟时间少于15年的人群进行肺癌筛查。然而,临床上很多肺癌患者并不符合这一筛查标准,如年轻肺癌患者和长期戒烟者。近期Lancet Oncology杂志发布的一项研究对满足 vs 不满足USPSTF筛查标准的肺癌患者进行生存对比。

Nature:杨巍维教授发现尿酸代谢关键酶能抑制肺癌转移

6月26日,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杨巍维(YANG Weiwei)博士与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李国辉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在《Nature》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尿苷二磷酸葡萄糖(UDP-glucose)不仅是尿酸代谢中的代谢中间产物,而且它还有一个新功能——加速SNAI1 mRNA衰变阻止肺癌转移。”这一发现很重要,因为肺癌是中国乃至世界最主要的癌症杀手,估计95%的癌症死

Nature:中科院最新研究,有望抑制肺癌转移!

在由中科院上海生化细胞所杨巍维博士与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李国辉博士研究组合作发表于《Nature》的一篇研究中,研究者们进一步探索了癌症转移的机制,并为预防肿瘤转移提供一些新的思路。

抗肿瘤药物处方审核专家共识—肺癌

为了进一步规范肿瘤的药物治疗,促进临床合理用药,改善肺癌患者的预后,由国家癌症中心、国家肿瘤质控中心药事质控专家委员会牵头,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药学专业委员会、中国药师协会肿瘤药师分会共同组织全国药学专家,根据《医疗机构处方审核规范》及抗肿瘤药物管理相关规定,结合目前国内肿瘤专科药师临床处方审核的实践经验,制定了《肺癌抗肿瘤药物处方审核专家共识》。 本共识首次提出运用“六步法”进行抗肿瘤药物处方审

陆舜教授:促进亚太地区肺癌诊疗水平的提高,中国专家任重而道远

浴兰时节,菖蒲酒美,契阔谈宴恰逢时。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借助区域合作平台,积极拓展中国与亚太国家和地区的科学交流与合作,不遗余力推动“中国健康创新模式”,2019年6月13—14日,阿斯利康泛亚肺癌高峰论坛(Pan-Asia Lung Cancer Summit)隆重召开。会议邀请到韩国延世大学医学院的Byoung Chul Cho教授、美国Levine癌症研究所的Edward S.Kim教授,

开启局部晚期肺癌治疗“新模式”——听吴一龙教授解读CTONG1103研究发现

由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和钟文昭教授牵头进行的全国多中心随机对照II期临床研究EMERGING(CTONG1103),旨在对比厄洛替尼和传统含铂双药作为IIIA N2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新辅助治疗的疗效及安全性。研究结果首次在2018年ESMO大会发布,2019年6月13日在JCO杂志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