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 Radiol:晚期肝癌经索拉非尼治疗的疗效该如何评估?

2021-02-26 shaosai MedSci原创

索拉非尼是一种口服多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是首个获得批准的用于晚期HCC患者全身治疗的药物,自2006年以来,索拉非尼已被用于晚期HCC患者的一线治疗。

    肝细胞肝癌(HCC)是世界第六大常见恶性肿瘤,也是癌症相关死亡的第四大原因。HCC伴肝外转移(M1或N1)或局部进展且无法行局部区域治疗的患者被认为是晚期HCC。一般来说,晚期HCC患者预后极差,中位总生存期(OS)为6-9个月。索拉非尼是一种口服多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是首个获得批准的用于晚期HCC患者全身治疗的药物,自2006年以来,索拉非尼已被用于晚期HCC患者的一线治疗。

    索拉非尼诱导的肝损伤主要发展为特异性肝毒性损伤。大多数肝功能储备正常的患者在发生肝损伤后可以恢复。然而,对于基础肝功能受损的晚期HCC患者,即使是轻微的肝细胞损伤也可能导致不可逆的肝损伤。因此,对可能发生索拉非尼肝损伤严重不良事件的肝功能受损高危患者的识别,是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的关键。

    磁共振弹性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elastography, MRE)是一种非侵入性、基于磁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的定量评估肝脏硬度(LS)的成像方法。MRE被认为是最准确的无创肝纤维化分期技术。最近多项研究证实MRE可作为预测慢性肝病和HCC患者预后的潜在放射组学生物标志物。


    近日,发表在European Radiology杂志的一项研究探究了MRE量化的LS在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HCC患者中的临床意义,分析了索拉非尼给药前的LS是否可以作为预测OS或无进展生存(PFS)的独立预测因子,并验证了LS可以预测索拉非尼给药后显著的肝损伤(等级≥3)的发生,为临床制定晚期HCC患者个性化治疗方案提供了新的参考依据。

    根据纳入和排除标准,本研究从前瞻性维持的慢性肝病患者队列中选择了50例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HCC患者,这些患者在给药前3个月内均接受了MRE检查。使用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评价实验室数据、肿瘤特征和经MRE量化的LS对索拉非尼给药后的总生存期(OS)、无进展生存期(PFS)和严重肝损伤(≥3级)的预后作用。

    MRE量化的LS作为连续(每kPa,危险比(HR)1.54; 95%置信区间(CI)1.23-1.92,p <0.001)或分类> 7.5 kPa,HR 4.06,95%CI 1.40 -11.79,p <0.01)变量与OS较差、血清甲胎蛋白AFP,≥400 ng / mL)升高和肿瘤晚期(国际癌症控制联合会(mUICC)IVb改良版)显著相关较高的MRE量化的LS也与索拉非尼给药后严重肝损伤的发生显著相关(每kPa,HR 1.62,95%CI 1.21-2.17,p = 0.001;> 7.5 kPa,HR 10.11,95%CI 2.41-42.46,p = 0.002)PFS分析显示较高的血清AFP(≥400 ng / mL)和晚期肿瘤分期(mUICC IVb)是早期疾病进展的重要危险因素,而LS与PFS无关。

图1 无进展生存期(PFS)的Kaplan-Meier分析。(a)国际癌症控制联合会(mUICC)分期,(b)Child-Pugh评分,(c)血清甲胎蛋白(AFP)水平,(d)淋巴结转移状态

图2 磁共振弹性成像(MRE)量化的肝脏硬度(LS)与临床变量(a白蛋白和b总胆红素)的相关性

    本研究证实了MRE量化的LS可用于预测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HCC患者的预后。高MRE量化的LS是OS不良的预测指标,并与索拉非尼诱导的重大肝损伤的发生有关。在治疗前的评估中积极使用MRE量化的LS作为预后预测指标,将有助于晚期HCC患者的个性化治疗策略的制定。


原始出处:

Bohyun Kim,Soon Sun Kim,Sung Won Cho,et al. Liver stiffness in magnetic resonance elastography is prognostic for sorafenib-treated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DOI:10.1007/s00330-020-07357-9

作者:shaosai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1-03-01 WL

    漂亮的文章

    0

  2. 2021-02-26 内科新手

    谢谢梅斯提供这么好的信息,学到很多

    0

  3. 2021-02-26 留走人康

    肝癌,接下来就要细分了,对于体质好的病人,能否将PD-1类+抗血管新生+放疗等相结合,甚至有必要用TACE进行减负

    0

相关资讯

Eur Radiol:合并累及血管的肝细胞肝癌患者经姑息TACE治疗效果如何?

经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常作为合并血管受累的HCC患者的姑息治疗方案。然而,对合并血管受累经TACE治疗的HCC获益如何呢?

Eur Radiol:没有“快进快出”的肝细胞肝癌到底是为什么?

肝细胞肝癌(HCC)的定性诊断较大程度地无需活检,单纯依靠影像学特点便能够达到定性诊断。动态增强CT和MRI对HCC高风险人群的筛查、诊断具有重要价值。

Eur Radiol:肝特异性MR对比剂除了能鉴别肝细胞肝癌还能做什么?

肝细胞腺瘤(HCA)是一种罕见的良性肝细胞肿瘤,主要并发症是肿瘤出血和恶性转化,这两种并发症均为肝切除手术适应症。欧洲肝脏研究协会(EASL)提出并发症的风险主要

Eur Radiol:LI-RADS静脉癌栓分类相关Meta分析

血管侵袭是原发性肝癌、肝内胆管癌、混合肝细胞-胆管癌预后的重要危险因素。虽然HCC通常会导致静脉癌栓,但非HCC恶性肿瘤如iCCA或cHCC-CCA也会导致静脉癌栓。

Eur Radiol:对于<1cm的肝细胞肝癌,MRI诊断要点是什么?

众所周知,肝特异性对比剂增强磁共振成像(MRI)在诊断肝细胞肝癌(HCC)方面具有及高的敏感性和阳性预测值,最近包括美国、欧洲和亚洲修订的HCC诊断主要临床指南将

Eur Radiol:肝癌根治术后短期又出现了复发,如何在术前评估一下呢?

对于肝功能储备良好的HCC患者,尤其是早期HCC,根治性切除术是普遍认为的最佳治疗方式。然而,由于术后的高复发率,HCC患者的长期预后仍不令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