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4位伦理学家在《自然》发表评论文章6项建议加强科研伦理治理

2019-05-26 李阳和 健康报

近日,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邱仁宗、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雷瑞鹏教授、北京协和医学院翟晓梅教授、上海复旦大学朱伟副教授4位伦理学家撰写的评论文章,呼吁加强对科学研究的伦理学监管。

近日,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邱仁宗、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雷瑞鹏教授、北京协和医学院翟晓梅教授、上海复旦大学朱伟副教授4位伦理学家撰写的评论文章,呼吁加强对科学研究的伦理学监管。据了解,这是国内人文学科领域首次在《自然》上发表政策性评论文章。

如何加强科研伦理治理,以减少发生不符合伦理或非法使用新兴技术的可能性?文章从6个方面提出建议。

一是监管。例如,对基因编辑、干细胞、合成生物学等生物技术,在进行创新、研发和应用前,应由政府有关部门在科学家和生命伦理学家协助下制定伦理规范和暂行管理办法。考虑到科学家在市场压力下潜在的利益冲突,自上而下的监管至关重要。同时,要加大对违规者的处罚力度。二是注册。建立专门用于涉及此类技术临床试验的国家登记注册机构。在试验开始之前,科学家可在这样的机构登记伦理审查和批准的记录等。政府可建立准入制度,规定只有经过培训的人才有资格担任伦理审查委员会委员。三是监测。例如,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对中国所有基因编辑中心和体外受精诊所进行监测,以确定临床试验的进行情况,以及伦理审查和审批情况、获得知情同意的情况等多方面内容。四是提供信息。畅通相关研究信息渠道,中国科学院或中国医学科学院等机构可以发布每一种新兴技术的相关规则和规定。五是教育。政府应支持加强生命伦理学以及科学/医学专业精神的教育和培训。六是杜绝歧视。建议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反对和防止对残障人士的歧视,尤其是要警惕一小部分学者有关“劣生”的观念。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三问疟疾抗癌——真有效?是炒作?伦理合规吗?

大年初九,2月13日上午,广州复大肿瘤医院一楼大厅导医台处,有百余人正在填写疟原虫疗法志愿者征集报名表,现场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目前报名的志愿者已经饱和。另一疟原虫疗法志愿者招募现场的情况与之相似。云南省昆明市第四人民医院(云南昆钢医院)肿瘤科疟原虫免疫治疗咨询处,护士告诉中国新闻网记者,“目前我们每天要接听300~400通咨询电话,工作量巨大。”如此火爆的场景源于春节期间医疗界的一条

Nature:需要从伦理层面对胚胎模型进行讨论

在实验室内利用干细胞制作小鼠和人类胚胎模型正在快速向前发展,与此同时也带来了深刻的法律问题和伦理问题。本周《自然》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Debate ethics of embryo models from stem cells,呼吁国际社会展开讨论,为这一快速发展的研究领域指明方向。

上帝之手 岂能随意操弄

通过基因技术,创造“超级人类”——这个霍金生前所担心的问题,没想到在中国率先变成了现实。11月26日下午,人民网深圳频道报道世界首例艾滋病免疫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消息,如一颗核弹震撼了整个中国科学界,乃至整个社会。随之而来的不是欢呼的掌声,而是铺天盖地的质疑、批评和谴责。

122位科学家强烈谴责“基因编辑”婴儿

据媒体报道,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宣称:中国一对基因经过修改的双胞胎已于11月诞生,基因编辑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深圳卫计委回应“基因编辑婴儿”:未经医学伦理报备

据新京报记者从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获悉,该项试验进行前并未向该部门报备,正开会研究此事。

如果基因更够选择,你会怎样编辑未来?

导 读 随着30年的科学发展进步,基因筛查技术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最近,两家生物技术公司MyOme和Genomic Prediction发布了一则消息,表示他们的胚胎植入前基因检测技术可以帮助有需求的人,选择基因、“定制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