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Rep:研究人员培养出新的胰腺肿瘤模型,为新药测试提供更多可能性

2021-01-23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胰腺导管腺癌(PDAC)预后不良的原因是间质纤维化严重,且多细胞微环境复杂,临床前模型难以完全重现。研究人员旨在开发一个完整的能维持生存、拥有三维多细胞结构和且能提供微环境线索的组织离体外植体模型,来

胰腺导管腺癌(PDAC)预后不良的原因是间质纤维化严重,且多细胞微环境复杂,临床前模型难以完全重现。研究人员旨在开发一个完整的能维持生存、拥有三维多细胞结构和且能提供微环境线索的组织离体外植体模型,来实现快速转换治疗方法并为个体化医学提供信息的目的。

研究人员将来自患者手术切除的PDAC组织被切割成1-2mm的外植体,在明胶海绵上进行培养。免疫组化显示,人PDAC外植体共存活了12天,并保持其原有的肿瘤、基质和细胞外基质结构。作为原理论证,他们用Abraxane(药品主要成分为人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目前用于PDAC17一线治疗的化疗药物之一PDAC外植体进行处理,每隔3天向培养基中加入0.3μg/mL或4.2μg/mL的Abraxane,第12天固定外植体,然后进行TUNEL染色以评估细胞死亡情况,并观察了不同患者来源的外植体不同程度的反应。同时,他们还使用聚合物纳米粒子 + Cy5 siRNA对PDAC外植体进行转染,发现Cy5 siRNA在整个PDAC外植体中存在大量细胞质分布。

外植体培养

使用QuPath对TUNEL(细胞凋亡检测试剂)阳性细胞的定量显示,与未经处理的对照组相比,Abraxane处理的外植体中的细胞死亡增加。

该团队的模型保留了人PDAC的3D结构,和标准的类器官相比具有很多优势,说明这一方法在测试不同药物对癌症的影响以及为后续患者提供个性化的药物治疗方面具有巨大潜力,为研究PDAC生物学(包括肿瘤-间质相互作用)和快速评估治疗反应以推动个性化治疗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团队人员表示,他们还需要解决该模型的一个局限性就是——他们只研究了接受过手术的患者的肿瘤,而这大约仅占胰腺癌患者的15%到20%,因为绝大多数患者的肿瘤不能通过手术切除。因此他们还想从有转移性疾病的患者身上获取肿瘤样本好帮助所有的胰腺癌患者。

原始出处:John Kokkinos, George Sharbeen, Koroush S. Haghighi, et al.  Ex vivo culture of intact human patient derived pancreatic tumour tissue.  Sci Rep. 21 January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Gastroenterology:ZEB1和YAP1锌依赖性的共激活调控在胰腺癌转移中的重要作用

胰腺癌是目前死亡率最高的癌症之一,具有广泛转移的特点,绝大部分患者在确诊时已是晚期。上皮间质转换(EMT)的可塑性通过维持EMT和MET状态之间的转换,在肿瘤的进展和转移中起着关键作用。本研究目的是了

ESMO Open:致病性BRCA1/2胚系突变在胰腺癌患者中的发生率

胚系BRCA1/2致病性突变(gBRCApv)可增加胰腺癌的风险,并预测对铂类药物和聚(ADP-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的反应

FDA授予Zenocutuzumab治疗NRG1基因融合肿瘤的“快速通道资格”

肿瘤学公司Merus今天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授予Zenocutuzumab(Zeno)治疗具有NRG1基因融合的转移性实体瘤患者的“快速通道资格”。

阿片类药物或是导致胰腺癌发病率升高的潜在原因

胰腺癌是当前恶性程度最高的肿瘤之一,被称为“癌症之王”。胰腺癌起病比较隐匿,80%以上的患者在确诊时已经是中晚期,五年生存率很低,到目前为止尚无治愈该病的方法。

Gastroenterology:mTORC1/2聚集在Arp2/3复合体上促进腺泡→导管化生→早期胰腺癌转化进展

致癌基因Kras通过以肌动蛋白为基础的形态发生过程-腺泡-导管化生(ADM)诱导胰腺腺泡细胞的肿瘤转化,并导致胰腺导管腺癌(PDAC)。mTOR复合物1(mTORC1)和2(mTORC2)分别含有Rp

Cell Biol Toxicol:S100A16通过FGF19介导的AKT和ERK1/2通路促进胰腺癌转移进展

S100蛋白家族基因在肿瘤发生发展的多个阶段发挥重要作用。大多数S100基因位于染色体1q21位点上,该区域是肿瘤中经常发生重排的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