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 Gastroenterology H:在克罗恩病患者中停止美沙拉嗪治疗而使用生物治疗不会增加不良结局的风险

2020-05-01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克罗恩病(CD)患者停止美沙拉嗪治疗而转向抗肿瘤坏死因子(anti-TNF)药物治疗效果如何,目前知之甚少。

背景与目标: 克罗恩病(CD)患者停止美沙拉嗪治疗而转向抗肿瘤坏死因子(anti-TNF)药物治疗效果如何,目前知之甚少。本项研究旨在比较已经接受美沙拉嗪治疗的CD患者开始使用抗TNF药物治疗,然后停止或继续使用美沙拉嗪的结果。

方法: 主要观察结果是任何不良临床事件的发生,比如新使用皮质类固醇或与CD相关的住院或手术。研究人员从美国Truven MarketScan和IBM丹麦健康登记册的健康声明数据库中收集了患者数据。纳入了包括至少90天口服美沙拉嗪治疗后开始抗TNF治疗的CD患者。如果在开始使用抗TNF药物后90天内中止治疗,则将患者分类为停用美沙拉嗪组。使用多变量Cox回归模型,以控制人口统计学,临床因素和医疗保健利用率。计算了95%CI的调整后危险比,比较了终止美沙拉嗪与持续美沙拉嗪疗效的比较。

结果: 本项研究最终共纳入3178例CD患者(美国为2960名,丹麦为218名)。在美国队列(调整后OR:,0.89; 95%CI,0.77-1.03;P = .13)或丹麦队列(调整后OR:1.13; 95%CI为0.68–1.87;P = 0.63 )中,开始抗TNF治疗后停止美沙拉敏与不良临床事件的风险增加没有关联。在开始使用抗TNF治疗之前,通过同时使用免疫调节剂和美沙拉敏治疗的持续时间进行敏感性分析,可获得相似的结果。

结论: 本项回顾性分析发现停止对开始抗TNF治疗的CD患者的美沙拉嗪治疗不会增加其不良临床事件的风险。

原始出处:

Ryan C. Ungaro. Et al. Stopping Mesalamine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Crohn’s Disease Starting Biologic Therapy Does Not Increase Risk of Adverse Outcomes. Clin Gastroenterology H.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DCR:影响克罗恩病患者结肠切除后行回肠造口还是回结肠吻合术差异的因素分析

对于克罗恩病结肠炎,究竟采用全结肠结肠切除术并伴有乙状结肠或回肠直肠吻合术还是需要行永久性回肠造口术的危险因素仍然知之甚少,尤其是在生物治疗的时代。

DCR: 克罗恩病肠切除吻合术后腹腔脓肿的发生率及危险因素

克罗恩病患者术后易发生腹内感染性并发症,会大幅增加医疗开支和延长住院时间,本项研究旨在探究肠道切除和克罗恩病原发性吻合术后腹内脓毒症并发症的预测模型。

AP&T:克罗恩病成人和儿童患者早期生物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分析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早期使用生物制剂可以改善克罗恩病(CD)的临床疗效。本项研究旨在进行系统的回顾和荟萃分析,以评估早期生物制剂对CD治疗的影响。

银屑病并发克罗恩病

患者男, 53 岁。四肢红斑及鳞屑 3 年余,加重 20 d。 患者3年前无明显诱因双下肢散在红斑,其上覆有鳞屑, 冬重夏轻,无自觉症状,无脓疱、关节肿痛及发热,未出 现过全身皮肤潮红和脱屑等

IBD: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黏膜愈合时的戈利木单抗水平

近期,戈利木单抗被批准作为溃疡性结肠炎(UC)患者的治疗药物。最近的数据还证明了其对克罗恩病(CD)的疗效。然而,对于实现内镜缓解的目标药物水平知之甚少。因此,本项研究旨在探究克罗恩病和溃

Gastroenterology:克罗恩病患者获得1年的深度缓解可延缓疾病进展

本项研究旨在探究早期克罗恩病(CD)患者经过诱导深层缓解后疾病的进展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