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Kevzara治疗COVID-19:II/III期临床试验即将开展

2020-03-23 Allan MedSci原创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防备与响应办公室(ASPR)将支持Regeneron制药公司开展COVID-19临床试验,以评估Kevzara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防备与响应办公室(ASPR)将支持Regeneron制药公司开展COVID-19临床试验,以评估Kevzara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目前,Kevzara已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RA)。

患有COVID-19的患者有发展为严重呼吸衰竭的风险,这可能部分由一系列促炎分子的水平升高所介导,这些促炎分子就包括白介素-6(IL-6)。Kevzara是一种全人源单克隆抗体,可与正常细胞上的IL-6受体结合,并可以通过降低严重的炎症反应来改善患者的预后。Kevzara是由Regeneron和赛诺菲合作开发的。

BARDA主任Rick A. Bright博士说:“我们正在与私营企业合作,以加快COVID-19治疗方法的开发。通过重新利用当前批准的产品,我们也许能够加快提供治疗方法”。

 

原始出处:

https://www.firstwordpharma.com/node/1709845?tsid=4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3-23 libra2778

    早就听说过间歇性禁食,不过实行起来还是要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开始。

    0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Regnase-1通过介导细胞因子mRNA降解抑制衰竭心脏的无菌性炎症

促炎细胞因子在心力衰竭的发病机制中起着重要作用。衰竭心脏内维持无菌性炎症的机制仍不明确。虽然转录调控对促炎细胞因子基因表达很重要,但mRNA的稳定性也有助于免疫反应的动态。Regnase-1是一种RNase,参与免疫细胞中一系列促炎细胞因子mRNA的降解。但Regnase-1在非免疫细胞(如心肌细胞)中的作用仍有待阐明。为了研究Regnase-1在心肌细胞中介导促炎细胞因子降解的作用,研究人员建立

Circulation:IL-6信号遗传缺陷可可降低克隆造血变异个体的心血管风险

不确定潜能克隆性造血(Clonal hematopoiesis of indeterminate potential,CHIP)是指造血干细胞克隆扩增导致产生获得性白血病突变,如DNMT3A或TET2。在人类中,CHIP与心肌梗死相关。在小鼠中,CHIP可恶化动脉粥样硬化,增加IL-6/IL-1β的表达,引发这样一个推测:IL-6通路拮抗剂或可降低CHIP携带者的心血管疾病(CVD)风险。研究人员

Blood:树突细胞来源的IL-6失调介导alloSCT后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发生

中心点:DCs是异体移植后IL-6失调的主要来源。IL-6依赖性GVHD受供体T细胞上的IL-6R经典信号驱动,但受反式信号调控。摘要:异体干细胞移植(alloSCT)后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的特点是白细胞介素-6 (IL-6)调节异常。IL-6可以通过多种途径介导作用,包括经典、反式和簇信号。鉴于近年来有多种药物可以抑制这些离散的信号级联,了解细胞因子的来源、信号和细胞靶点对临床研究的设计至

AP&T: 血清白细胞介素-6水平升高与肝硬化患者肝性脑病的发生率相关

全身性炎症是肝性脑病发展的驱动力,最近的研究表明,肝硬化患者血清白介素-6(IL-6)血清水平升高与肝性脑病发生相关。本项研究旨在检验IL-6是否是合适的标志物可以用于鉴定有明显肝性脑病高发风险的肝硬化患者。

Blood:树突细胞的IL-6失调通过经典信号传导引发移植物抗宿主病

同种异体干细胞移植(alloSCT)后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的特点是白细胞介素6 (IL-6)调节异常。IL-6可通过多种途径介导其作用,包括经典、反式和群集信号。鉴于近年来有多种药物可以抑制这些离散信号级联,了解细胞因子的来源、信号和细胞靶点对临床研究的设计至关重要。Wilkinson等人发现受体树突细胞(DC)分泌的IL-6启动了这种细胞因子的系统失调。靶向敲除T细胞中的IL-6受体(IL

J Endod:IL-6在牙髓干细胞成骨和神经分化潜力中的作用

研究显示,感染牙髓中IL-6的浓度明显高于健康牙髓组织。这篇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评估健康人牙髓干细胞(H-DPSCs)和感染牙髓干细胞(I-DPSCs)中分离出来的间充质干细胞(MSCs)之间的基线差异以及它们与IL-6的相关性,并评估IL-6是否会影响这些细胞的分化潜力。

拓展阅读

Ann Rheum Dis:大规模荟萃分析确定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的11个新易感基因座

这项研究为RA的遗传病因学和突变导致的RA发病机理提供了有用见解。

Ann Rheum Dis:类风湿性关节炎换用阿达木单抗或乌帕替尼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这些观察结果支持靶向治疗的策略,初始治疗无应答或疗效不佳的患者在换药后结局得到改善。没有新的安全性发现。

Ann Rheum Dis: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疾病活动性、细胞因子、趋化因子和糖尿病风险

在RA患者中,疾病活动性高和细胞因子/趋化因子水平升高与患DM的风险升高相关。

Ann Rheum Dis: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同时使用糖皮质激素和质子泵抑制剂的骨折风险

同时口服GC和PPI与骨质疏松性骨折的风险之间有相互作用。当RA患者同时口服GC和PPI时,应注意评估其骨折风险。

Am J Clin Nutr:抗炎饮食可降低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的疾病活动

许多类风湿性关节炎(RA)患者报告说,某些食物可以缓解症状。早期研究表明,食物和食物成分对RA的临床结果有积极影响,但没有足够的证据提供具体的饮食建议。食物成分可能存在相互作用,但缺乏评估联合效应的研

Ann Rheum Dis:乌帕替尼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安全性

与阿达木单抗相比,乌帕替尼治疗的患者带状疱疹和CPK升高的风险增加。乌帕替尼、甲氨蝶呤或阿达木单抗治疗的患者恶性肿瘤、MACE和VTE的发生率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