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劲松: 我在烧伤科做医生

2020-10-03 陈劲松 陈劲松

我在烧伤科做医生

我在烧伤科做医生

陈劲松

 

1991年7月份,我从海南岛五指山区的陆军132师师部医院调到海口市解放军第187中心医院,从大山沟沟里来到了省会城市,从一个相当于乡镇卫生院规模的基层部队小医院,来到一个三级甲等军队中心医院,一下子感觉天地变了,事业有了平台,可以好好做一番自己的医学事业。

医学是一门经验科学和实践科学,需要接触大量的复杂的危重的病人,医生的医疗技术才能得到提高,才能做一名技术高超的专家医生,这是所有医学生、医生的梦想。在部队基层卫生队、卫生所以及师旅医院,接触的大多都是感冒发热拉肚子训练伤等小伤小病,极少有复杂疑难危重病人,即使有也立马转送到上级医院了。调来187医院的时候我27岁,这时距我23岁大学毕业分配到五指山区基层部队工作已经整整4年。

来到187医院报到,领导说你去烧伤科吧,烧伤科缺年轻医生,医生梯队断层。我知道,烧伤科工作又臭又脏又累,没有医生愿意去。我也想去骨科、普外等好科室,但由不得我,我也没什么好讲的,能来海口,能进187医院,已经很知足了。既来之,则安之。心想,好好干,这一辈子总是要做一点事的。

187医院烧伤科是广州军区烧伤中心,是海南省唯一烧伤医学专科中心,全省的烧伤病人都往187医院转送,是187医院唯一在全岛最有影响的学科专业。海南农村老百姓都知道187医院烧伤科好,只要是烧烫伤病人,都知道送去187医院。从这一方面看,187医院烧伤科有很好的学科基础,做事业有基础。尽管如此,之前分配到烧伤科的年轻医生,都想办法通过各种关系调到其他科室了。我去时,科里主任已经五十多岁了,下面还有三个四十多岁的医生,没有一个年轻医生,我是唯一一个。

187医院烧伤科之所以在海南比较有名气,主要是当时的科主任张宗仁主任医师毕生努力的结果。张宗仁主任原来在海南通什市(现五指山市)162医院工作,162医院撤编后他的烧伤团队调来187医院。他潜心钻研烧伤医学。他发现海南海边生长的红树,红树的皮熬成红色的药水,涂在烧伤创面上,具有收敛成痂保护烧伤创面的作用。经过大量的临床及实验室研究,发现红树皮中含有大量的鞣酸,以缩合性型鞣酸为主,水解性鞣酸含量很少,鞣酸具有良好收敛创面形成痂皮保护层。又经试验,缩合型鞣酸无肝肾毒性,水解性鞣酸对肝肾毒性很小,熬煮的红树液有点粘性,喷涂在烧伤创面上,对人体是安全的,保护烧伤创面作用明显。后来,张宗仁主任的《红树液治疗烧伤创面的研究》,在八十年代获得了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当然,治疗烧伤不是只靠这个红树烧液,还有很多其他的现代科学治疗方法,但这个红树烧伤液治疗烧伤,是海南187医院烧伤科的一大特色。现在因为红树林是保护树种,187医院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不用这个红树烧伤液治疗烧伤病人了。七十、八十、九十年代,当时环境保护、植物保护意识不强,也没有立法,又提倡中医中药治疗,所以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红树烧伤液不失为一种比较好治疗烧伤的外用药物。

来到烧伤科后,努力学习,积极认真工作,很快熟悉适应了烧伤科的工作。科室张宗仁主任爱才惜才,第二年(1992年)9月就送我去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烧伤科、整形科进修学习,1993年11月回医院,1994年医院又送我去广州军区卫生部委托长沙湖南医科大学举办高级科研方法研究生班学习,1995年9月考上全军百名人才基金班,去全国最有名望的黎鳌院士领导下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烧伤研究所学习二年,1997年7月毕业。调来187医院的前几年时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学习或进修,可见当时医院及科室还是非常重视培养人才。我自己也克服了很多个人家庭困难,这期间,找对象、结婚、生小孩,也都完成了。

我这一辈子,军旅生涯三十五年,除去了上大学五年,在部队工作了三个单位。1987年刚毕业时在五指山区基层部队132师师医院工作4年,2005~2009年我在三亚425医院工作4年,剩下的军旅生涯全部在187医院,一共22年。包括现在退休后到地方民营医院工作也有了2个单位,但187医院在我心中一直占有最重要的位置,是我医生成长的母单位,医疗事业进步的平台单位。如果有人问我,你是什么单位的?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我是187医院的。

我在烧伤科当医生,累点脏点我都不怕,我最怕的就是跟病人催钱。烧伤科的病人绝大多数都是穷病人,最底层的群众。而烧伤病人病情都是比较重,治疗花费巨大,抗生素、营养药、手术费及换药费、监护费用……,一天的治疗费用下来不少,有的病人撑不了三、五天,就顶不住了。九十年代,当时还没有农村合作医疗,有医保的病人也是很少的,多数烧伤病人都是全部自费。病人家属先是拿出积蓄,后就开始借钱,一直到再也借不到钱后,就开始卖猪卖牛,能卖的都卖。医院不允许病人欠费,病人欠费医院就要追责主管医生的,主管医生必须催病人交医疗费用。病人欠费了,我经常讲的有一句话,“已经欠费了,要交钱了,再不交钱就停药了"。我在给病人治疗过程中,尽管尽力给病人节省医疗费用,能用便宜一点的药就不用贵的,能不上心电监护的,就多去病人床头转转观察病情,不上监护仪。能叫病人多吃增加口服营养的,就尽量不用脂肪乳、氨基酸等营养药物。但烧伤危重病人这些治疗措施确实都要用上要跟上,不然病人治疗效果上不去。病人又没钱,医院又不准欠费,病人欠费了没有任何机构来帮医院填补这个费用。记得当时我分管的病人有不少病人因交不上医疗费用而被迫出院,个别欠费病人也有偷偷出院,逃费了。医院每年病人逃费欠帐的总额不少。当烧伤科医生,催病人交费是我内心最痛苦的时候,没办法。所以,这一辈子,我内心深处烙印很深的这一句话:"交钱,再不交钱就停药了",铭刻在心。

医院是一个五花筒,是一个社会人性的缩影,下面讲几个烧伤病人的故事。

有一次收了一个烫伤病人,男性,40多岁,是海南凌水县滕桥镇人。他是一个杀猪佬,杀猪后要烫猪毛,不知怎么搞的,自己跌到进烫猪毛的大木桶里去了,烫伤面积达50%多。经过近二个月的治疗,治好了,留了不少伤疤。

大约1994年下半年的一天,我从其他科室办事回烧伤科,刚到烧伤科门口(距护理站有十几米),一股奇臭扑面而来。走到护理站,一个三十来岁廋高的年轻病人和他母亲(大约有六、七十岁)站在那里,小伙子左前臂包裹着。我心想,这个病人可能有点不一般,就嘱咐护士将该病人收到我负责分管的床位。经询问病史,该病人左手左前臂开水烫伤已经长达一年半时间了,一直在家用中草药外敷,家里就他们母子二人,极端贫困。检查发现左手右前臂烧伤创面已经极度老化,创面呈米粒状,分泌物都很少了,左前臂部分尺骨、桡骨外露,创面与左上臂正常皮肤交界处,皮肤打卷。我当即请政治处摄影干事来拍了几张照片(当时没有手机拍照,保存资料),又切取打卷的皮肤做病理检查,病理检查报告为鳞状皮肤癌,后来手术截肢,切除了左前臂。这个病人是很可惜的,一个是母子俩生活能力低,甚至愚昧,一直没有正规治疗,长达一年半时间用乱七八糟的所谓草药应付。另外,当时没有农村合作医疗,病人没钱治病,就一直拖着,村干部又不关心这家弱势群体,导致这样的悲剧发生。

这个病人,后来我写了一篇个案报道,附上外观图片及病理切片图片,发表在《中华烧伤杂志》,这是我在中华烧伤杂志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中华烧伤杂志是国内最顶级最权威的烧伤专业杂志,上一篇很不容易。当时我作为一个年轻医生,对特殊病人有敏感性,这个也算难得。医生需要论文,医学技术经验需要总结交流和传播。

有一天晚上我在烧伤科值夜班,送来了一男一女两个60多岁的老人。一问病史,原来是雷击的。两个老两口傍晚在家坐在饭桌边吃饭,一声雷响后,一个火球直击两老口。经检查,两老口部分衣服呈烧焦状态,烧伤面积一个40%多,一个50%多,但多为浅二度烧伤。除了烧伤外,其他器官检查后都无大碍。治疗一段时间后出院了。病人入院的第二天,从海南电视台新闻节目中看到这个雷击事故报道,看到他家房顶(瓦房)有一个几米宽的大洞,被雷击穿的。

有一个大面积烧伤病人,烧伤面积80%多,叫符派乃,50来岁,是海南东方县城附近的一个黎村村长,家里有一百多头牛,因为治疗费用巨大,把家里的牛都卖了。此人意志坚强,从没有叫一声痛,但我一直记得他的名字,是因为我叫他多吃鸡蛋补充营养,他就每天吃十几个鸡蛋,连续吃了近二个月,一直坚持到创面愈合的差不多不需要吃这么多鸡蛋才不吃了。天天吃十几个鸡蛋,时间又长,这个也是很不容易,没有坚强活不去的意志是做不到的。大面积烧伤病人,皮肤失去保护屏障的作用,不仅仅是细菌引起严重感染,而且因为每天创面丢失大量渗液,丢失人体大量血浆蛋白,呈极端负氮平衡状态,就需要补充血浆、全血、白蛋白、免疫球蛋白、脂肪乳、氨基酸等,口服大量鸡蛋可以少使用以上药物,大大减少医疗费用。

我治疗的病人中,印象中最怕痛的是海南中部某县一位文化局长。文化局下属有文工团,文工团要裁员,有一位要被裁员下岗的员工拿着酒精和打火机找到这位局长,争吵后这个男子将酒精泼到局长身上了,但还没有点火。不料,这位局长说:你点?你敢点?一激,这个男子打着了手中打火机,烧着了,造成大面积烧伤。我给他换药,每动一下换药摄子,他都要痛苦的大叫一声,天天如此,叫得我心发紧,都极度害怕去给他换药。这个病人后来治好了,留下一身伤疤,回去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做局长,就不得而知了。这里说一句,当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时,千万不要傻乎乎的与对方硬扛,逃为上策,化解矛盾为上策,更不能激惹对方,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解决。

我治疗特大面积烧伤病人有不少,王哲盛是我治疗成功的第一个特大面积烧伤病人,这个病人可能也是当时我院历史上救治成功最大面积的病人。他是琼山县灵山镇附近一家国营鞭炮厂的工人,22岁,因鞭炮火药爆炸烧伤面积达95%,就是除了头顶及双脚板没有烧伤外,全部烧伤了,且都是深二度三度烧伤,烧伤深度深。这个病人烧伤后很快送来医院,灵山镇离187医院也就20来公里,抗休克复苏补液及时。住院几个月中,做了十三次手术,他的头皮我一共取了九次。手术取一次头皮后,待一周后长好了又再取。取得的头皮剪成小米粒大小皮片,点种在烧伤创面上,扩散生长,形成疤痕愈合覆盖创面。我总结这个病人能够救治成功有三点:一个是烧伤后立即送医院,抗休克复苏及时。很多病人因为早期没有及时正确的抗休克复苏补液,预后都很差,因为休克时间长了,后来抗休克再灌注对器官的损伤就大了。二个是年轻,22岁,抵抗力强,也可以说生命力顽强。我体会,大面积烧伤病人年龄越大,治疗难度越大,救治成功率就小。三个是治疗经费充足,当时该病人的单位全力以赴保证病人治疗费用,用药不受限制,该用什么药就用什么药,各方面治疗措施能保证实施。大面积烧伤病人中,大多数都无力承担医疗费用,治疗过程中,很多治疗不能跟上。以至于我后来跟人吹牛,说大面积烧伤病人,只要病人来得及时、年轻、有钱,我就能把他救过来。确实,这三点很重要。

治疗的烧伤病人中,儿童烧伤要占一半,多是烫伤。另外,烧伤后用酱油涂在创面、甚至用盐撒在创面上的都有,有很多不正确的所谓偏方土方。烧伤烫伤后,正确的处理方法是立即用水冲洗创面半小时,如果身边有冰块,用冰块敷创面是最好的。之后保护好烧伤创面清洁,到正规医院就诊治疗。

治疗烧伤病人多了,体会也多了。入院的中小面积烧伤病人,问一下什么时候烧伤的,再看一下烧伤创面深度和面积,后来我都能当即估算出该病人治愈需要住院多少天,总共要花多少钱,估计基本上八九不离十。

有几年,我们烧伤科几位医生护士都咳嗽,一咳二、三个月甚至半年才慢慢好,我也是其中一个。记得我们张宗仁主任咳嗽久了,讲话都哑了变声了。烧伤科病房耐药菌多,特别是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及绿脓杆菌,以及支原体衣原体感染等,医生护士也难免被侵袭感染。

当时我每年有20天假,这20天假我一定要休的。我们烧伤科长年三个或四个医生值班,节假日包括大初三十、大年初一,即使休息日也要去病房把当天自己分管的病人的医嘱要开好,要把自己分管的病人创面换药要换完,少则2个小时,多则一个上午过去了。长期如此,感觉到身心有些疲惫。所以,每年20天年休假我都要休息休整一下,有时利用这二十天写二篇论文。我写论文,平时思考想到写什么题目,就记在本子上,我记得总是有十几个或二十几个题目,这十几个二十几个题目,最后写成发表的可能只有几篇。另外,写论文集中一个方向写,比如,海南是热带亚热带地区,创面真菌感染是其一个特点,我不同角度写了几篇烧伤病人真菌感染的文章,在中华烧伤外科杂志等杂志发表了,几篇文章集中起来申报了一个全军医疗成果三等奖《热带地区烧伤创面真菌感染的临床研究》。从1991年7月到2000年3月,我在烧伤科工作十年时间,写了二十来篇论文。后来做医院副院长16年,我又写了十几篇医院管理及卫勤保障方面的论文,总共有三十多篇。

我在烧伤科做医生时,医院同事都挺信任我,常把自己的熟人病人介绍给我,要我分管,我技术不错,工作认真负责。谢谢这些同事们对我的信任。

2017年2月我退休了,因为做了16年医疗副院长,做医院管理比做烧伤科医生时间还长。退休后,地方民营医院聘请我,我还是做医院管理工作,不再做烧伤科医生了。做医院管理,做院长,但我仍是一个烧伤科医生,现在二十年没有上手术台拿取皮刀取烧伤病人的头皮或其他部位的皮肤,我现在还手痒痒,能掂量取皮刀的用力的力量,还有一种冲动再上手术台取皮植皮。取皮时是要凭自己感觉的,一定要掌握好力度,取的皮不能厚,必须适当才行。皮取的质量不好,或取坏了,就象是割了自己的肉一样,心痛。

最后,我要把我在烧伤科的先后共事的同事名字写出来,医生有:张宗仁主任,陈永光,邓国平,沈光裕,陈建设,孙兰庆,李泰昌,段红杰,米霞。护士有:许海燕护士长,林明南,张穗美,何声妙,陈宇,王茹,宋莉芳,赖艺文,吴育颖,……等,感谢这十年前后一起工作的同事,谢谢你们的工作上的帮助和支持,生活上的关心和照顾。

我做烧伤科医生十年,感觉很有成就感,尽管烧伤病人治愈后,留有很多伤疤,甚至残疾,但保住了他的命。做烧伤科医生,我不后悔,挺自豪自己曾经是烧伤科的一名优秀大夫。

 

 

 

 

作者陈劲松,男,湖北省英山县人,大校军衔,烧伤外科主任医师,教授,曾任军队某三甲医院医疗副院长16年。

注:本文得到作者授权转载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0-03 ms1000001307227745

    👍

    0

相关资讯

烧伤后颏颈胸瘢痕挛缩患者右美托咪定镇静纤支镜引导下经鼻气管插管的体会

颏、颈、胸重度烧伤患者,临床表现为颈部瘢痕挛缩严重,下颌与前胸瘢痕粘连,患者张口困难,后仰受限。此类患者存在面罩通气困难,声门显露困难,气道表麻困难等问题,严重影响手术,威胁患者健康,实施气管内插管对麻醉医生是严峻的挑战。山东大学附属省立医院麻醉科近期采用自制的OLYMPUSLF-DP型号纤支镜气道内表麻设备先实施气管内表麻,然后再使用右美托咪定镇静,纤支镜引导下成功完成经鼻气管插管,插管过程患者

Cell Death Dis:烧伤后脂肪褐变引发肝脂肪变

烧伤患者会经历体内高代谢,进而会出现肝脂肪变性,这与受伤后发生肝衰竭及不良预后有关。而且烧伤患者还会经历白色脂肪组织(WAT)褐色变,这与烧伤后的恶病质调节和持续的高代谢有关。尽管烧伤后常出现肝脂肪变性和WAT褐色变两种临床表现,但对其潜在机制仍知之甚少。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烧伤所引起的WAT褐色变及其相关的脂解作用的增加会导致小鼠肝脂肪变性的加速进展。敲除白介素6(IL-6)和解偶联蛋白1(

18载研发人工真皮 35年坚守烧伤一线

“一个医生救治病人的能力有限,如果能从临床问题入手,通过基础研究和转化研究发明出技术、产品或理论体系,就能救治更多病人,产生更大价值。”秉承以上导向,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下称浙医二院)烧伤科主任韩春茂,从医35年来,对人工真皮的钻研已有18载。起伏18年从1983年进入医院起,韩春茂便主治创面,病人的痛苦呻吟让他记忆深刻。“痛到什么程度?有时候我们换药的小推车刚进病房门口,病人就害怕

Cell Death Dis:研究揭示肥胖者烧伤后肝脏脂肪浸润的机制

严重烧伤的病态肥胖患者临床结局不佳,代谢后果加重,多器官功能障碍/衰竭发生率更高,死亡率明显增加。而这些不良结局的潜在机制知之甚少。由于肝脏是中枢代谢器官之一,研究假设肥胖患者的热损伤导致脂肪分解和肝脏脂肪浸润明显增加,导致肝细胞和细胞器的严重改变,从而导致肝损伤和代谢功能障碍严重增加。 使用全身20%表面积烧伤的肥胖小鼠模型进行实验。将C57BL/6小鼠随机分为低脂饮食(LFD)和高脂饮食

烧伤超人阿宝:如果我倒下,再不能起来

来源:烧伤超人阿宝 回北京的车上,手机突然叮当叮当响个不停,不知道多少个亲朋好友在问我同一个问题:你没事吧?伤的重不重? 我莫名其妙,追问了一下,原来,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面,都在大肆传播这样一个谣言: 幸亏,我刚探望父母回来,父母知道我没有事,否则的话,不知道得多担惊受怕。 几天前,一个名为“中国最缺缺德的人”的短视频,在微信和微博被各种营销号

烧伤病人或无需“割肉补疮”:国产“人工真皮”进入临床试验

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获悉,该院烧伤科团队研制的人工真皮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最快三年可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