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沙东Keytruda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扩大标签申请未能获得FDA支持

2021-02-15 网络 网络

2月9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ODAC专家咨询小组以10票对0票的投票结果一致对默沙东I-O巨星Keytruda的加速批准表示反对,投票通过了“美国FDA应该推迟决定默沙东Key

2月9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ODAC专家咨询小组以10票对0票的投票结果一致对默沙东I-O巨星Keytruda的加速批准表示反对,投票通过了“美国FDA应该推迟决定默沙东Keytruda(pembrolizumab)在三阴性乳腺癌(TNBC)适应症中寻求扩大标签的申请,直到该公司能够提供更多三期临床试验KEYNOTE-522的数据”。此前默沙东宣布试验取得成功:默沙东宣布PD-1单抗Keytruda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III期临床成功

这标志着这家制药巨头受到了罕见的冷落,而这一冷落早在周二的会议召开之前就已经明确发出了信号。实际上就在上周,美国FDA的工作人员就对KEYNOTE-522的研究结果进行了否定性的评价,他们对此表示怀疑,并指出无论是研究的设计还是结果都不支持在高危早期TNBC患者的辅助治疗中批准抗PD-1疗法。所有10位小组成员都同意美国FDA的评估,即默克应该等待KEYNOTE-522的更明确的数据。

这项随机试验KEYNOTE-522比较了Keytruda与安慰剂在新辅助治疗时中联合化疗,以及在辅助治疗时中作为单一疗法,在1174例高危早期TNBC患者中的疗效。共同的主要终点是病理完全应答率(pCR)和无事件生存率(EFS),而总生存率(OS)被评估为主要的次要目标。

2019年公布的KEYNOTE-522第一次中期分析数据显示,与单纯化疗相比,Keytruda加入化疗后实现pCR的TNBC患者数量显著增加,比率分别为64.8%和51.2%,治疗差异为13.6%。

最近的中期分析数据显示,Keytruda治疗组和安慰剂组的pCR率分别为63%和55.5%,基于所有随机患者的比率差异“仅为7.5%”。美国FDA专家认为,无论肿瘤PD-L1状态如何,新辅助剂Keytruda的pCR仅显示出“微小改善”,具有“值得怀疑的临床意义”。此外,EFS终点未达到其预先规定的统计显著性阈值,且仍不成熟;OS终点无法正式测试,而且还不成熟。下一次中期分析数据预计将在2021年第三季度公布。

与此同时,美国FDA工作人员还指出,与安慰剂相比,接受Keytruda治疗的患者出现免疫介导的不良事件(AEs)或输液反应的人数更多。此外,接受默沙东药物治疗的患者中有4例死亡。评审人员认为,这可能是由于免疫介导所致的不良事件。”添加Keytruda与免疫介导的AEs增加导致的毒性增加有关,其中一些AEs可能是严重的、不可逆的,并且/或者需要对可能治愈的或者其他健康的患者进行终生药物治疗。

2019年,美国FDA批准罗氏Tecentriq(atezolizumab,阿替利珠单抗)与化疗联合用于PD-L1阳性、不可切除、局部晚期或转移性TNBC的成人患者。Tecentriq在2020年第四季度的销售额为7.23亿瑞士法郎(8.01亿美元),比前一年同期增长了25%。默沙东紧追其后,2020年11月,Keytruda获得了美国FDA对其首个乳腺癌适应症的批准,当时美国FDA批准将其与化疗联合使用,以治疗局部复发、不可切除或转移性TNBC的患者,这些患者的肿瘤表达PD-L1,其综合阳性分为10分或更高。默沙东目前正在寻求拓宽标签,将治疗高危、早期TNBC的患者包括在内,在新辅助治疗中联合化疗,并作为单一药物用于术后辅助治疗。美国FDA已将该适应症审批目标行动日期定为3月29日。

默沙东指出,KEYNOTE-522研究达到了pCR的双重主要临床终点之一。该公司全球临床开发主管罗伊·贝恩斯(Roy Baynes)表示,“尽管公司对今天会议的结果感到失望,但我们相信Keytruda能够帮助满足这些患者尚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默沙东对迄今为止的KEYNOTE-522结果‘充满信心’,包括pCR率以及‘令人鼓舞的’临时EFS数据,并且将继续与美国FDA合作审查我们的申请。”

其实在投票之前,领导咨询小组的美国FDA肿瘤卓越中心主任理查德·帕兹杜尔(Richard Pazdur)博士曾亲自告诫过默沙东,因该公司基本上希望并猜测KEYNOTE-522研究在统计上会证明是积极的,所以把加速审批置于数据之前。评审人员说,“美国FDA多次向默沙东表达了对KEYNOTE-522试验设计和结果的担忧,并不鼓励提交这一营销申请。”并且在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该机构曾声明,“提议的pCR率提高15%的目标可能不足以预测早期TNBC患者长期预后的改善。”

就连专家组中的消费者权益倡导者也投了“不通过”票,决定等待更多试验结果,因为他们注意到该治疗方案对患者的毒性程度很高,但其益处尚不确定,对于患者合理希望达到的效果,他们仍然一无所知。

病人代表娜塔莉·波蒂斯(Natalie Portis)表示:“尽管美国FDA表示让我们等待审批完成吧,但我有点困惑,为什么要这么匆忙。”一些专家组成员的观点是,他们需要看到生存益处的“确凿证据”,而不是默沙东提供的预测。

这次投票在许多方面都是一次了不起的会议。ODAC通常会对一种药物进行上下投票——通常会在药品监管机构的热切支持下大力支持开绿灯——而不是要求一家制药公司简单地等待更成熟的数据。这次投票也回避了一个问题,即为什么默沙东会决定加速审批,尽管美国FDA明确指出他们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或许,默沙东已经习惯了用他们的Keytruda/化疗组合取胜,所以选择快速推进,期待着以往经验帮他们冲过审批。相反,随着他们资深的首席问题官(CSO)罗杰·帕尔穆特(Roger Perlmutter)的离开,首席执行官(CEO)肯·弗雷泽(Ken Frazier)即将退休,此次加速审批失败事件似乎标志着一个令人不安的迹象,表明这家世界顶级药品专营公司也面临困惑。

其实默沙东于2020年5月提交了这项申请,远远早于帕尔穆特博士最近退休。默沙东称:“我们之所以提交这项申请,是因为这一患者群体的大量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也是因为我们和该领域的其他专家坚信数据的力量。”

原始出处:

1.UPDATED: FDA panel admonishes Merck with a gentle — and rare — slapdown for rushing its pitch on an accelerated OK for adjuvant Keytruda in TNBC

2.Merck & Co. fails to secure FDA panel backing for adjuvant Keytruda in TNBC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3-07 ms3000000952102971

    学习新知识

    0

  2. 2021-02-15 jyzxjiangqin

    好文章!

    0

相关资讯

AL101治疗Notch信号通路激活的三阴性乳腺癌

II期研究旨在评估AL101作为单一疗法对Notch信号通路激活的R / M TNB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伦敦癌症研究所(ICR):palbociclib有望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伦敦癌症研究所(ICR)的研究人员指出,palbociclib有望在三阴性乳腺癌(TNBC)中发挥作用。

Ann Oncol:奥拉帕利单一疗法在初治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

PARP抑制剂(PARPi)对携带胚系BRCA1/2(gBRCA1/2)突变的乳腺癌患者的抗肿瘤效果是确定的。虽然PARPi单一疗法对BRCA1/2野生型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无效,但研究

Eur J Cancer:BRCA1/2突变对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化疗时发生严重血液毒性风险的影响

BRCA1和BRCA2在DNA修复中起核心作用。因此,携带胚系(g)BRCA1/2突变(m)的患者接受化疗治疗后,发生血液性毒性的风险可能更高。

JAMA:卡培他滨维持治疗对早期三阴性乳腺癌疗效观察的影响

标准辅助化疗后低剂量卡培他滨维持治疗是否降低早期三阴性乳腺癌复发和死亡的风险?

Cell Death Differ:DYRK2激活HSF1增强对蛋白毒性应激反应的抵抗力并促进三阴性乳腺癌的发生发展

大约90%的实体瘤和75%的造血癌表现出一定程度的非整倍性。既往研究显示,在酵母和哺乳动物系统中,非整倍体细胞相比于整倍体细胞适应性更差。细胞会通过蛋白质降解和折叠途径调节失衡的非整倍体,而这些途径的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