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CR 2020:大样本NSCLC中的FGFR基因突变结果发布

2020-04-28 生物探索 生物探索

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信号功能异常在NSCLC中,尤其是肺鳞癌中较为常见。最近一项大样本研究结果发布在今日开幕的AACR大会上,题目为:

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信号功能异常在NSCLC中,尤其是肺鳞癌中较为常见。最近一项大样本研究结果发布在今日开幕的AACR大会上,题目为:Landscape of FGFR activating aberrations in Chines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本研究采用NGS检测,回顾性分析了10,966例NSCLC患者的肿瘤标本和/或cfDNA的突变特征。约1.9%(210/10,966)的NSCLC患者检测到FGFR基因突变,突变类型包括点突变、融合和扩增,并且FGFR致癌突变中的点突变、融合和扩增互相排斥。肺鳞癌中FGFR突变发生率为6.8%(65/954),显著高于肺腺癌(1.3%)。约0.11%的患者检测到了保留完整激酶结构域的FGFR融合,包括9例FGFR3-TACC3融合、1例FGFR2-INA融合、1例FGFR4-RAPGEFL1融合和1例FGFR1与SLC20A2 5'-非翻译区的融合(可能导致FGFR1过表达)。值得注意的是,6例患者同时检测到EGFR突变或扩增,其中4例接受过EGFR-TKIs治疗,且在NGS检测前均发生疾病进展,表明FGFR融合可能是EGFR-TKI继发耐药机制之一。此外,24例患者检测到FGFR扩增突变,且FGFR1扩增发生率最高。

超万例样本NGS检测,回顾性分析了中国NSCLC患者FGFR突变的发生率和突变特征。结合临床治疗史发现,4例接受过EGFR-TKIs治疗的患者在NGS检测前均发生疾病进展,表明FGFR融合可能是EGFR-TKI继发耐药机制之一。

FGFR作为一项新的靶点,已有新药问世,今年FDA刚刚批准了其靶向药物用于胆管癌,详细见:FDA批准胆管癌FGFR靶向药pemigatinib获批, 这个靶点在NSCLC中有1.9%的突变率,在今天看来也不算罕见了。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姚煜教授:抗血管生成单抗联合TKI治疗有望成为EGFR 21L858R突变晚期NSCLC治疗金标准

众所周知,EGFR 19外显子缺失突变(19del)和21外显子L858R突变(21L858R)对EGFR TKI的敏感性存在差异。在不久前公布的CTONG 1509研究亦指出,21L858R患者接受

Lancet Onocol:NSCLC脑转移的免疫治疗依赖PD-L1表达

因为血脑屏障的存在,脑转移一直是传统化疗药物尚未攻克的战略高地。近几年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 ICI)的出现,让我们对其在脑转移方面的数据翘首以待。

褚倩教授:EGFR 19del和21L858R突变阳性NSCLC的差异与治疗选择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是亚裔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最常见的突变类型,自IPASS研究开启了肺癌靶向治疗之后,人们对EGFR通路的认识越来越深入。在追求精准再精准的今天,EGFR 19

刘晓晴教授: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一线治疗进展颇丰,治疗药物选择需综合考虑

EGFR敏感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日新月异,新药新组合、新的治疗模式不断改善着患者的总生存时间。

疫情终将过去,陆舜教授谈不可切除Ⅲ期NSCLC的诊疗与管理

新冠肺炎来势汹汹,对于高危易感的肺癌患者,更是雪上加霜。对于不可切除的Ⅲ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可能需要接受放疗、化疗和免疫治疗多种治疗手段。疫情之下,临床医生对于这类患者应该如何管理?放射

梅志红:疫情之下,NSCLC患者居家康复经验分享、就诊注意事项及心理疏导

突如其来的疫情,牵动着我们每个人的心,也影响了正常的生活。目前,新冠肺炎的疫情已有所好转,但仍不可松懈。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免疫力低,是新冠肺炎的高危易感人群,需要更多照护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