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基金的研究那么多,咋评选?抽签吧!

2019-12-02 医咖会 医咖会

筛选研究是基金拨付的重要工作之一,传统的人工审核方法可能会导致主观想法妨碍筛选的公平性。新西兰健康研究委员会于2015年启用了一种新的方式,即一部分通过随机的方式获得要资助的研究名单,而越来越多的机构也开始选择类似彩票的这种方式。今年早些时候,生物学家David Ackerley获得了15万新西兰元(约96,000美元)的资助,以研发杀死细胞的新方法,而他获得资助,是因为在委员会年度资助抽签中出现

筛选研究是基金拨付的重要工作之一,传统的人工审核方法可能会导致主观想法妨碍筛选的公平性。新西兰健康研究委员会于2015年启用了一种新的方式,即一部分通过随机的方式获得要资助的研究名单,而越来越多的机构也开始选择类似彩票的这种方式。

今年早些时候,生物学家David Ackerley获得了15万新西兰元(约96,000美元)的资助,以研发杀死细胞的新方法,而他获得资助,是因为在委员会年度资助抽签中出现了他的号码。

这种方法的支持者认为,盲选应该在科学体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不仅仅是用于资助申请,或许还可以用于其他方面,例如帮助选择要发表的研究,甚至是学术研究候选人的任命。

中奖的运气

经济学家Margit Osterloh表示:“随机的方式可以使思想变得更加开放。”她认为传统的筛选流程效率低下,研究者们必须准备冗长的申请报告,而其中许多研究从未获得过资助,评估小组花费大量的时间来为这些研究排序,低质量和高质量的研究很容易排序,但是大多数申请都处在中间位置,工作量巨大。最重要的是,她认为传统评估的效果不如预想的那样,很多评估机构并没有很好的工作标准。

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SNSF)最近也开始通过随机挑选来获得资助对象的名单,今年早些时候,该基金会要求评估小组以抽签方式决定哪些青年科学家应获得博士后研究基金。

其他采用类似形式的还有另一项新西兰政府基金,即“科学技术创新国家科学挑战赛(SfTI)”,该基金于2015年引入了随机筛选方式。德国最大的私人资助机构——Volkswagen Foundation in Hannover,也使用了抽签方式分配了一些实验,自2017年起拨款。

并不是完全随机

事实上,这一过程并不是完全随机的,通常,基金会首先会筛选出达到最低申请标准的研究,然后给研究进行编号,再由计算机进行随机选择,直到分配完所有基金为止。

审核研究的专家Don Cleland表示,“这消除了很多麻烦,假设有20个研究可以获得资助,审核小组就不必为了哪项研究排名20哪项研究排名21而纠结了,不错的研究全部放进来,进行随机选择,就会避免很多麻烦”。

Cleland说:“基金会随机筛选的方式得到了申请人的积极反馈,被刷下去的人不会感到失望,他们明白自己是有能力获得资助的,但只是缺少一点运气而已。”

这个想法也有一些理论上的支持,许多研究人员分析了各种研究评选的方法,表明随机筛选与传统方法比有很多优势,例如可以减少研究资金拨款中的种族和性别歧视,提高受赠者的多样性等[1]。

当然也要调整一些标准,例如,在筛选中对来自少数民族或所在机构资金缺乏的科学家赋予更多的权重。因为来自资金充足机构或有特权背景的研究者,通常事先就可以了解到资助申请的标准,加以准备的话,研究通过率就很高。

Cleland表示,“传统的筛选过程往往可以使这些人受益,因为它侧重于候选人过去的成绩,而不是研究本身,我们希望那些拥有最佳创意的人能够获得更多的资助。”

还存在很多争议

尽管这种随机筛选的方式好处很多,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这一做法。Ackerley表示:“我花了很多时间筹建审核小组,目前审核小组的工作做得很合理。我在竞争性资助方面已经做得很好,比较自私一点的原因是,通过随机筛选的方式,我可能做得不好。”

进入随机筛选的研究,仅需要满足基本标准,所以审核的时间往往会缩短。Ackerley说:“我认为可以编写一本高质量的建议书,应该会有更大的价值”。

Osterloh最近在《Research Policy》上发表了一篇关于随机化方式选择资助研究的论文[2],引发了激烈的辩论。

她表示:“随机选择可以公平对待每一位研究者,可能会使传统方法上申请希望不大的研究者受益,如果研究者们意识到自己的研究是通过随机化筛选出来的,可能也会挫挫一些高傲科学家的锐气,从而让他们变得谦逊,这也正是科学研究所需要的态度。”

参考文献:

1.Fang, F. C. & Casadevall, A. mBio 7, e00422-16 (2016).

2.Osterloh, M. & Frey, B. S. Res. Policy 49, 103831 (2020).

本文整理自: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3572-7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首次实现“出海”的 抗癌原研药到底好在哪?

2013年至2017年间我国抗肿瘤药物的市场规模稳步增长,市场规模由834亿元增长到1394亿元,占中国医药市场百分比由8.4%提升至9.7%。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的预测,2022年至2030年我国抗肿瘤药物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2.1%,2022年、2030年抗肿瘤用药市场销售额分别可达2621亿元和6541亿元。近期,我国自主研发的一款抗癌药

85%中国青少年身体活动不足!全球160万青少年调查:八成每天活动不足1小时

科技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模式。用“睡得少、坐得多、走路少、开车多、身体活动少”来描述当今的生活再恰当不过。青少年积极活动可改善心肺功能、肌肉骨骼发育和心脏代谢,还能预防肥胖,这些健康益处可以延续到成年。近日,《柳叶刀》儿童和青少年健康子刊在线发表了146国160万11~17岁的青少年调查,在2016年,81%没有达到世卫组织提出的活动目标,即每天至少活动一小时。图1 全球青少年身体活动不足

国家基因组科学数据中心:整合中国组学资源,打破数据孤岛

用好科技资源 支撑创新发展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组学数据库权威杂志《核酸研究》对前一年的全球基因组数据库建设进行总结,鲜见地在美英两个老牌的数据库以外,提到了中国的GSA(组学原始数据归档库)。“美国国立生物技术信息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简称NCBI)和英国欧洲生物信息学中心(European Bioinform

世界医学院校名录回应了!除名8所中医药大学,并不是针对中医质量,而是……

近日,中国8所中医药大学被《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下称《名录》)除名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11月20日,据澎湃新闻报道,《名录》相关工作人员解释除名背后的缘由时称,除名决定并非源于对中医的质量或重要性评价,而是因为这些学校没有提供在中国境外获得临床执业资格的课程。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该《名录》在1953年至2000年间列有中、韩等国的传统医学院校。但当前,《名录》将“医学院”定义为,能够为学生提供完整

舌尖上的研究:蘑菇、葡萄、蓝莓、香菜等防病功效盘点

近期JAMA、JAHA等多本杂志开始关注美食了。蘑菇:一周6两,可防老人变“糊涂”一项新加坡研究,对600多位60岁以上华裔老年人进行分析发现,那些每周吃两次、每次约150 g蘑菇的老年人,比每周吃蘑菇少于1次的老年人患轻度认知障碍的风险降低50%。蘑菇之所以有这种效果,研究者认为是其中含有的一种名叫“麦角硫因”的物质在起作用。麦角硫因具有抗氧和抗炎的双重作用,但人体无法自行合成,主要含于蘑菇中。

2万余医药卫生岗位“虚位以待” 儿科、护理等专业成热门

记者从16日于广州举行的第22届全国医药卫生行业人才招聘会上了解到,2万余个岗位“虚位以待”,儿科、护理、麻醉、医学影像、医学检验等紧缺专业成为现场招聘热门。本场招聘会由国家卫生健康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办。据国家卫生健康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主任、党委书记张俊华介绍,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围绕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国家重大发展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