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出血和血栓栓塞风险及预测标志物

2020-06-08 QQY MedSci原创

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的D-二聚体水平升高。早期报道提示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有较高的静脉血栓栓塞(VTE)和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的概率,但无明确数据。

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的D-二聚体水平升高。早期报道提示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有较高的静脉血栓栓塞(VTE)和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的概率,但无明确数据。

本研究是一项多中心的回顾性研究,旨在评估采用标准剂量预防性抗凝的400名住院COVID-19患者(包括144名危重症患者)的止血和血栓并发症发生率及严重程度。比较有无凝血相关并发症患者的凝血和炎症参数。

多变量logistic模型检验了这些标志物在预测凝血相关并发症、危重症和死亡方面的效用。

经影像学证实的静脉血栓栓塞率为4.8% (95% CI, 2.9-7.3%),血栓并发症总发生率为9.5%(6.8-12.8%)。总出血率和大出血率分别为4.8%(2.9-7.3%)和2.3%(1.0-4.2%)。在危重病人中,经影像学证实的VTE率和大出血率分别为7.6%(3.9-13.3%)和5.6%(2.4-10.7%)。

初始入院时D-二聚体升高可预测住院期间凝血相关并发症(D-而聚体>2500 ng/ml,血栓的校正OR为 6.79[2.39-19.30],出血的OR为3.56[1.01-12.66])、危重症和死亡风险性。入院时其他可预测住院期间血栓风险的标志物有:血小板计数>450×109/L(校正OR为 3.56[1.27-9.97])、C-反应蛋白(CRP) >100 mg/L(2.71 [1.26-5.86])和红细胞沉降率>40 mm/h(2.71[1.26-5.86])。

血栓并发症患者的ESR、CRP、纤维蛋白原、铁蛋白和降钙素原均高于无血栓并发症患者。DIC、临床相关性血小板减少和纤维蛋白原减少非常罕见,并伴有明显的出血表现。鉴于观察到的出血率,需要进行随机试验,以确定强化抗凝预防对COVID-19患者的任何潜在益处。

原始出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心血管疾病患者采用阿司匹林抗凝的最适持续时间

AUGUSTUS试验显示,房颤、近期发生过急性冠脉综合征和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的患者采用阿哌沙班治疗的出血事件少于采用维生素K拮抗剂(VKA),安慰剂处理的少于服用阿司匹林的。但安慰剂组的缺血事件量明

JACC子刊:TAVR或SAVR老年患者的虚弱和大出血

虚弱与TAVR和SAVR老年患者术后的大出血相关,而虚弱反过来又与中期死亡风险升高相关。

Clin Gastroenterol H:结肠息肉切除术后30天内出血的处理和预后

DPPB患者经常过度使用了结肠镜检查。研究人员确定了活动性出血的独立危险因素,可用于确定最有可能从结肠镜检查中受益的患者。

Blood:获得性血友病A(AHA)的出血风险及对止血治疗的反应

获得性血友病患者在获得部分缓解前,有很高的复发性出血的风险。 VIII因子的残余活性和临床表现状态与复发性出血风险相关。

Blood:静脉血栓栓塞(VTE)和出血评估模型所忽视的预测因素

中心点:通过系统方法,本研究确定了23个静脉血栓栓塞和15个出血的预后因素。这些因素在大多数广泛使用的风险评估模型中均没有被纳入考虑。摘要:可能存在许多住院患者静脉血栓栓塞(VTE)和出血的预测因素,但迄今为止,还没有系统研究和评估证据。Darzi等人开展了一项系统回顾,从开始到2018年5月,检索Medline和EMBASE,以明确住院患者VTE和出血的预后因素。审查员独立提取重复的数据,并使用

大脑大静脉瘤合并脑积水钻孔外引流后脑干出血致死1例

患者,女,16岁,因“慢性头痛1年加重1周”入我院。患者入院前在当地医院行全脑血管造影,发现大脑大静脉瘤畸形(VOGM,见图1A-B)。患者入我院时,查体神志浅昏迷,双瞳等大等圆,直径3.5mm,光反射迟钝,双侧肢体肌力查体不配合,肌张力不高,双下肢病理征可疑阳性。头部急诊CT扫描发现三脑室和松果体区巨大占位,密度稍高,合并梗阻性脑积水,脑室扩张伴脑室周围外渗明显(见图1C-D)。